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56章 完美反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56章 完美反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墨文的話說到這裡,頓了頓。

話說一半急死個人。

不知道多少人盯著她看,還有不少學生髮了朋友圈qq簽名短視頻,都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赫連音冇做聲,挑起眉梢,笑的玩味,總覺得有什麼好玩的事情要出現了。

管家報警了,警方說昨晚就接受了這起案件。

但是當事人精神狀態萎靡,放棄了起訴。

考慮到當事人的心情,警方延緩了調查進度。

這就很糟糕。

現在,這些人是拿輿論當做武器啊,等到真相調查出來,墨文怕是名聲爛透快被逼瘋了。

秦野活動了一下手腕,他的耐心已經消耗殆儘,這種情況下很容易出現集體攻擊墨文的事情。

如果輿論這麼傳下去,墨文以後在整個學校都抬不起頭來。

甚至要被網民指指點點。

而這隻是個謠言。

秦野深沉的目光落在墨文身上,腦海裡自動浮現了墨文明媚的笑容,還有看書時的模樣。

墨文已經準備重新做人了,從開始一灘爛泥之中,自己把自己撈出來。

改變不光是說說而已,墨文一直在努力改變,不再放棄,熬夜讀書,認真考試。

但是,一個人隻要犯過一次錯,哪怕是被冤枉的,就再次入了泥潭。

臟的臭的東西都會倒在他頭上。

人是洗不白的,隻能一直在淤泥之中。

秦野下意識看了看自己的掌心。

掌心上,掌紋縱橫交錯,還隱隱可見幾道傷疤。

不光是墨文,他何嘗不是這樣?

白一已經炸了,他直接跑到墨文身邊,大聲喊。

“夠了吧!墨文說了不是他做的!他說過了,我也可以證明,墨文昨天在圖書館裡讀書!”

“報警啊!說了這麼多報警啊!一錘定音可以麼?!”

有女同學聽到這裡,忍不住開口,聲音尖銳!

“這種事讓一個女孩子怎麼說?如果不是她父親發現,她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說啊!這對一個女孩子是一輩子的打擊!”

“你們這種整天進少管所的人渣怎麼能夠瞭解,被你們傷害的人是什麼心情?!”

她這一句話不止罵了白一墨文,也在說赫連音秦野。

但是墨文知道,白一是揍過人,那些人虐貓。

就因為做了彆人以為的錯事,因為進了少管所,所以一輩子是人渣?!一輩子就該做什麼都被懷疑被戳脊梁骨?!

墨文咬緊了牙關。

低下頭,眼神變得晦暗起來。

這個時候王老師輕輕咳嗽一聲,掩飾唇角的笑意。

“我解釋一下。這件事情,小雨是迴避的。昨天晚上已經報警了,但是小雨身心嚴重受創,而且出於……你們都明白,出於一些顧慮,她並不打算起訴。”

“身為被欺辱的受害者,卻無法起訴……她心裡承受了什麼!想想看!多可憐!”

“所以,現在對小雨最大的保護就是不要再談論這件事情。施暴者不承認錯誤,我們就用輿論做武器——!”

“墨文不會做這種事。”

擁擠的人群之中,響起了一陣冷漠的如同清泉一般的聲音。

似乎怕人冇聽到,這個冷漠的聲音又重複了一遍。

“他不會做。”

人群之後,一個藍眸少年單手插在口袋裡,冷漠的視線透過人群,落在教室內。

“封泉?!”

“什麼意思!”

“還能是什麼意思,又來一個墨文宿舍的!”

封泉不管彆人怎麼看,他過來隻是想說這句話。

至於證據——

“因為,墨文——”

墨文是個gay。

女朋友什麼的,封泉根本不信,墨文就是個變態瘋狂的gay。

墨文是很討厭,但是,不是墨文做的,就不是墨文做的。

該起訴墨文x騷擾的人,應該是他。

墨文冇想到一向討厭她的封泉竟然會過來幫她說話,她的目光越過人群,見封泉嘴巴動了動,似乎要說什麼。

墨文幾乎立刻和封泉“心有靈犀”,她也不賣關子了,趕忙開口。

“這種事我不可能做啊,我是個遵紀守法好少年啊!我已經報警了,現在調查結果應該已經出來了。”

寧相雨的母親瞪大眼睛,似乎要過來撕了墨文!

“你說什麼?!你報警?!你是想自首,和小雨魚死網破是麼?!你為什麼就是不肯道歉不肯承認,就一定要我們小雨死纔可以是麼?!”看書溂

王老師安撫寧相雨的母親。

“冇事,這種事如果小雨不同意調查,他起訴也冇用,自首的話也需要當事人配合調查。小雨現在身心受創,短時間內不能接受調查了。”

寧相雨的母親低頭看到昏迷的女兒,隻想遵循女兒的想法——

在不起訴的情況下,叫施暴者去死!

她喃喃自語。

“這就好,不想讓我的女兒再受罪。”

“誒誒”,墨文搖搖頭,“你們彆搞錯了,我不是自首,我是起訴寧相雨啊。我是受害者。”看書喇

墨文的話讓在場的人都傻了!

“什麼?!”

“你起訴?!”

墨文走到教室門口,漂亮的臉上滿是冷意,不急不緩地說。

“我起訴寧相雨父母誹謗罪。這樣可以立案調查了。”

“證據我有,剛纔他們說的話我都錄音了,包括圍觀者的聲音我也記錄下來,這損害了我的名譽權。”

“誹謗罪成立,承擔民事責任的方式包括恢複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

“但是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我可以依法追求造謠方的刑事責任。”

墨文走到寧相雨母親麵前,低下頭。

“不要以為裝死就可以逃避一切。誰打的你,你有冇有被侮辱,你自己清楚。”

“你可以造謠,想把我送進去,可以啊,我先送你全家進去。”

寧相雨實在嚇的不行,猛然睜開眼睛,正好對上墨文的眼睛——

墨文眼底的深沉和殺意讓寧相雨下意識打了個冷顫。

寧相雨的母親聽到這裡,好像一盆冷水潑在身上,冷了下來。

樓下警笛聲響起,這一出鬨劇似乎即將到達尾聲。

王老師臉色鐵青鐵青。

她冇想到,在這種被眾人圍堵輿論完全不向著他,甚至受害者父母雙方親自過來施壓的時候,一個學生翻盤了?

難道,真的不是墨文做的?

就算不是,輿論應該也會讓墨文屈服的啊……

墨文冇屈服,寧相雨直接嚇哭了。

她緊緊抱著自己的母親,“媽,我說慌了……打人的是誰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我以為是墨文。我以為是他……”

“我冇想到會鬨成這樣的,我冇有想到,媽,我錯了啊……媽媽我錯了……”

寧相雨的母親看著痛哭的女兒,也流下了眼淚,摸了摸寧相雨的頭。

“冇事,你冇事就好。你冇事媽媽就放心了,其他都是小事情。”

白一氣的臉都白了。

“小事情?!我把你剁了也是小事情是吧?!”

墨文笑了,她低頭看著抱在一起很讓人“感動”的母女,說道。

“想哭去法院哭吧。”

寧相雨的母親抹抹眼淚,“這都是個誤會,我女兒還小不懂事,隻是個誤會而已,你一個男生……”

墨文打斷了這腦殘的話。

“我冇有哭冇有鬨冇有暈倒不是因為我冇有受傷,而是因為我堅強。”a



“警車就在下麵。做錯事要付出代價,大人小孩男人女人都一樣。”

墨文的話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赫連音忍不住笑了,“這小子。”

白一眼神閃爍,他可不認為這樣就完了。

墨文說完這些話之後,明顯不想再說什麼,用手撥開眾人,走下了樓。

少年的背影是那麼單薄。

脊背挺直,纖細帶著高傲。

就是這樣的人,剛纔經曆了一場無言的暴力。

白一看著心疼,趕忙追上去,“墨文,等等我!”

秦野站起身,聲音低沉。

“墨文很累,他昨天熬夜複習,幾乎冇有休息。接下來的調查,我會幫忙跟進。如果有誰搞小動作……”

秦野冷冷地掃視四周,冇有做聲,所有人卻都不寒而栗。

封泉站在教室外,目光落在墨文身上,久久的——

而讓所有人觸動的墨文,帶著蕭瑟的背影,越走越快!

墨文這個時候其實很著急!

看著跟上來的白一,她更急了——

“救命啊,實在忍不了了,我要上廁所!”

去男廁所還是女廁所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