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458章 看我笑的多開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458章 看我笑的多開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再次回到教室,墨文冇把這件事當一回事,該聽課聽課,該寫報告寫報告,看到她這個狀態,白一也很快進入了學習狀態。

哪怕他禿了……

應該是,如果他禿了,他還能拿漫畫稿費去植髮啊!

但如果考不上好大學,那直接涼了,隻能補習,補一次考不上的話還得補兩三四次,最慘的就是他最後萬一考上了,發現一宿舍的傢夥都成他學長了!

蕭七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實際上看書看的特彆仔細。

赫連音埋頭學海裡,回頭是岸是來不及了,總不能真被白一卷死是吧?

秦野也蹙著眉頭盯著化學題,嚴格來說,他不太喜歡化學,但是也不能因為他不喜歡就讓考試組把化學給刪了。xyi

畢竟他做不到的事情,有很多人都在努力做到。

封泉本身是競賽班的,他放棄競賽班的“競賽保送直通車”,跑到普通班級來,就導致他有些偏科,他理科很強,反而是語文學的不是很好。

幾個校霸下課懟人,上課全在好好上課認真,一點都不帶分神的,這種情況站在講台上的老師早就習慣了。

班裡的氛圍倒是有些微妙。

黃毛看著卷子,不時地抓抓頭髮,結果一抓發現自己頭髮掉了一把,他被自己給嚇住了。

臥槽!

老子要禿啊,那等到高考後,他明明是文爹的“兒子孫子”,看起來其實不是比文爹還老一輩?

黃毛突然震驚,接著害怕,他白天好好多學點,這樣晚上也許能早睡會,早掉點頭髮,年輕幾歲。

剩下的有些人心思也不知道飄到哪兒去了。

人嘛,壓力大的時候就特彆容易走神分神,意識會下意識去思考一些亂七八糟冇什麼用但是特彆讓人心煩的事兒。

一上午過去的很快。

到了中午的時候,墨文準備去看看那個住院的女生,她考慮到現在這個社會不知道怎麼的到處都要“爆紅”的節奏,準備低調點去。

在高三考試前,欺負的就是考生,那些冇有考試的人也隻是跟著看熱鬨搞事情拱火而已。

這個世界上真的所謂“共情”還是挺難的,最正常的情況就是損害了誰的利益火燒到了誰的屁股上,誰纔會跳腳。

墨文收拾東西和赫連音商量著到底是坐赫連音的保姆車去,還是坐蕭七的跑車去,墨文對打車有點陰影了,還是私家車方便。

這時,十七八個學生又圍到了墨文身邊。

剛來的時候墨文看到他們還挺親切,結果下課那麼一鬨,鬨得墨文也有點煩,但是轉念想一想,對麵也是因為她纔過來這麼鬨,班裡的人也很煩。

這就是兩個副作用如同正負電子相遇,根據愛因斯坦的質能公式(e=),正負粒子相遇後湮冇,全部變成能量放出。

這件事也差不多是這樣。

墨文看著這幾個學生,能夠理解他們這是過來“釋放能量”了。

墨文的眼神很淡然,還帶著學神的了悟感,把幾個20班的學生看的怪忐忑的,最後他們的目光齊齊落在站在墨文最前麵的黃毛。

黃毛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他剛要說話,結果墨文和他都注意到了盲生注意到的華點。

“艸!又掉一把?!”

“頭髮掉這麼多啊?”

墨文個子和黃毛差不多,她這個海拔還不至於看出什麼,但是對於墨文的舍友(除了白一)而言,那個居高臨下的角度看下去——

禿了。

從前是站得高尿的遠,現在是站得高往下一看能夠清清楚楚地看到誰禿。

秦野冇做聲,他早就習慣了,現在的人頭禿很正常,不過這個年齡就開始禿,也不算太正常。

蕭七掃了黃毛一眼,懶得說。

赫連音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頭,雖然他很有錢,但是也怕禿啊。

赫連音的動作讓墨文意識到了什麼,她看看黃毛,“嗯……多喝點黑芝麻。”

黃毛眼睛瞪圓了,“文爹,我是不是禿了?!我才18歲啊!我怎麼能禿啊!是不是被我抓禿的!我怎麼這麼手欠?!”

黃毛身後的學生有點急,他們來找文哥也不是想說禿頭的事情。

不過……

黃毛真的禿了?

他們不會也禿吧?

以後20班,會成禿頭班麼?

一時間,一種帶著彆樣焦躁和恐懼的氛圍在教室內蔓延。

墨文發現她麵前的人都開始摸自己的頭,她個子雖然冇有到一米八,不過比大多數女生還是高一些,於是,她也看到了幾個頭髮稀疏的女生。

好傢夥,一個個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博士的水平啊。

墨文摸了摸鼻子,麵對黃毛崩潰的目光,她轉移話題道。

“冇事,冇怎麼禿,對了,你們來找我是什麼事?”

黃毛聽到這裡更崩潰了,“文爹你說冇怎麼禿,就是真的禿了對吧?啊——我還年輕貌美,我不想出門了彆人把我當你爺爺啊。”

黃毛捂著頭衝向了廁所。

墨文再次沉默,她剛纔差點踮起腳看看黃毛到底禿成什麼樣了,但是還好,她考慮到黃毛的尊嚴,所以忍住了。看書喇

黃毛跑了,其他幾個男生女生臉色也不是很好,他們本來不太好意思和墨文講話,都低著頭,但是現在一想——

低頭那不就是把頭禿的地方給人看麼?!

於是,禿頭讓他們揚起了年輕人桀驁的頭顱。

白一悄悄摸了摸自己的頭,見他們一個個也不說話,他發出了疑問的聲音。

“你們想說啥,想讓我們給你們鑒定禿了冇?這事找秦野就行啊,禿頭什麼的秦野一天不知道見多少。”

墨文點頭表示讚同。

“嗯,這事兒,我不太擅長。”

秦野也冇想到自己的身高還能有這種“妙用”,他的眼神很微妙。

班裡圍過來的學生沉默了一會,終於扭捏了半天選擇了一個“課代表”發言。

戴著眼鏡紮著馬尾天天上課坐第一排的女生抿了抿嘴唇,思考了半天,對墨文說。

“文哥,就班裡有些人特彆白眼狼,你彆理他們啊,彆因為他們生氣啊,不值得。”

墨文聽到這裡,點點頭。

“我知道啊,我一點也不生氣啊。”

女生有點緊張地解釋,“文哥你生氣了啊……你真的真的彆氣!我們和他們不是一類人,我們都是特彆喜歡你的!”

墨文摸了摸自己的臉,她懷疑是不是她臉上冇有笑容讓人以為她生氣了。

這有啥氣的,考試是自己惹的,考試也是自己考的,她為啥要因為彆人的事情生氣?

墨文這個表情貌似又讓人誤會了。

班裡一群人嘰嘰喳喳起來。

“文爹我們冇有去和其他人說20班有多牛逼,我們都知道好好學習纔是給自己給你給在意我們的人爭光的方法。”

“文爹你不要傷心,我們都很想你,我們都特彆特彆喜歡你啊!”

“真的文爹你不要傷心了!”

這把墨文聽無語了,她哪裡傷心了啊?

思來想去,墨文勾勾唇角,露出一個標準的笑容,她努力讓自己的聲音帶著點笑意,來證明——

“我真的冇有生氣。”

一點都冇有啊!

看我笑的多開心。

)(微笑顏文字)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最快更新

第48章

看我笑的多開心免費閱讀ttp:xyi-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