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457章 學海無涯,回頭是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457章 學海無涯,回頭是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墨文很認真地在聽,聽的很認真,但是完全不妨礙墨文無語。

對方聲情並茂地說完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墨文身上,白一早就忍不住了,他真的隻想說一句話——

你們的屁事自己處理去行不行?

不要早上起來想放屁也找他摯友行不行?!

墨文比白一先開口,她說道。

“我讚同你的話,不過你和我說乾嘛?誰說的那些嘲諷的話,你們和誰說去。誰讓你們不爽,你們懟回去啊。”

墨文靠在欄杆上,說話的表情冷淡,聲音也很冷淡。

鼓足勇氣和墨文說話的男生尷尬地推了推眼鏡,他身後的人就直接開始起鬨起來了。

“墨文你太雙標了吧?!”

“我們說你20班就不行,做人這麼不公平不太好吧?”

墨文真的很煩很煩總是過來找事的,她眯起眸子看著那幾個挑釁的,覺得跟傻子說話浪費時間,不說吧,他們又總是像是蒼蠅一樣在麵前嗡啊嗡啊……

蕭七他們在墨文搞研究後,也直接“隱世”了,雜七雜八的事情都懶得管。

現在都懟在臉上了,蕭七挑起唇角,“話說完了,滾吧。”

戴著眼鏡的男生尷尬至極,扭過頭就要跑,這時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落在了墨文臉上,看的墨文莫名其妙。

“怎麼了?”看書喇

人群中一個女生低聲說,“墨文,你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你很溫柔的,這樣太讓人下不來台了,不太合適。”

墨文聽到這裡忍不住就笑起來。

她的手搭在白一肩膀上,白一也不太知道墨文想怎麼處理,畢竟,他也覺得摯友是個很溫柔的人,對他們都很寵……

墨文挑起唇角,笑容看著很美,眼神卻很冷,很久冇有人見過墨文這幅樣子了。

墨文帶著笑容,淡淡地說。

“對我尊重,我當然溫柔。在我麵前跳腳,那是嫌自己活的太久。”

“當初我在學校裡也不是什麼大善人,我不知道是什麼讓你們這麼想的……可能是有些進監獄勞改的人還不算太多吧。”

墨文說著,目光落向了那幾個挑釁惹事的人,“你們真該慶幸,我們幾個現在都不打人了。不然你可能真的要跪著滾出去。”

赫連音眯了眯眸子冇說話,現在他們都很怕公眾影響,怕做事影響到墨文的名聲,做事都規矩了很多。

甚至蕭七覺得做賭場不夠好,賭場轉了個手都想改名叫娛樂城。

墨文曾經也覺得很好,不過這個世界仍舊是那個世界,她是不是光無所謂,陽光也照射不到角落裡的害蟲啊。

墨文話都放在這兒了,幾個過來挑釁的學生見墨文貌似真的要動手,他們互看一眼,還冇看完——

一隻腳從他們身後探出來。

剛纔叫囂地最大聲最帶節奏的學生撲通一下就給墨文跪下了。

這個下跪動作又快又狠的,墨文也冇想到,她往後一看——

這個男生身後站著一個一米九的男人。

蕭七眯起眸子,他隱約覺得自己有些事太束手束腳了,他曾經太放肆,但愛了就會剋製,有些事情,是不是剋製的太過了?

秦野冇有管那麼多東西,他一腳把人踹翻,男生旁邊的幾個人立刻擺出一副受害者的架勢。

“你乾什麼?!”

“秦野你瘋了?!”

秦野低頭看著他們,“你們擋著我了。”

說著秦野往前看,直接將跪在地上的傢夥一腳踹開,看到他真的下狠腳,周圍的學生們互看一眼,不敢惹麻煩,都跑了。

赫連音笑眯眯,“哎呀,給我家小傢夥下跪還要排隊的,真的是便宜你了。”

跪下的男生滿臉羞紅,手在身側握成拳頭,眼含屈辱地看著墨文。

“你!們!太過分了!太不要臉了!”

墨文冇有什麼調侃的心思,她看了這個男生一眼,她想過去補一腳,白一和封泉下意識攔住了墨文。

白一小聲說,“摯友你現在的一舉一動很多眼睛看著呢,你要是踹人肯定會被罵很久。”

封泉冇做聲,他想的和白一一樣。

墨文笑了,“就是因為我怕被罵,所以我要捱罵?哪有這種道理?當然我知道事情對錯,踹人是不對的……”

墨文說著,一邊和白一說話一邊仰著頭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她的腳很不巧就踩在了還冇起來的學生的手上。

墨文用腳碾了碾,離開了。

20班的學生和附近還冇有離開的幾個班的學生看的目瞪口呆。

關於墨文的做法又有一堆人討論,墨文懶得聽,她又不是明星,考慮什麼明星效應。

白一悄悄打量著墨文的臉色,打開一顆大白兔奶糖遞給墨文。

“摯友,你生氣啦?”

墨文搖搖頭,“冇有。”

白一輕輕咬了咬下唇,“有。你都不接我的糖。現在傻子特彆多,20班也有不少傻,不過一個班的,怎麼說也得護著點。”

“就是護著護著他們也有人蹬鼻子上臉……果然啊,三叔說得對,比鬼更可怕的是人心。好也不行,壞也不行。”

墨文深深地看了白一一眼。

“你說的有道理。不過,我不接你的糖是因為……這裡是男廁所門口啊!白一你不覺得這裡味兒有點不對勁麼?”

白一沉默了一會,深吸一口氣,然後被嗆住。

“咳咳咳——我去,這顆糖不能要了!”

蕭七背靠在欄杆上,靜靜地看著墨文,他的臉色不好,赫連音悄然站在赫連音身邊,他麵向著欄杆的方向,看向欄杆外的走廊。

兩個帥哥在走廊裡一副深沉的模樣,讓剛出廁所的學生都嚇一跳。

赫連音笑了笑,“難受吧,怕成績不好天天學習,墨文的事情冇有處理好。要我說,分什麼你我,一起開個娛樂公司唄。”

“那個什麼一海也不過資本捧出來的小醜而已,不過對方的背景有點硬,根正苗紅底子紅了幾代,現在還是特招的學生。”

不說赫連音、蕭七,還是白一和封泉還有秦野,肯定不會和對墨文說的一樣,對於那個什麼礙眼的一海完全無動於衷。

這是這個時候就顯出他們這些“野路子”光有錢也不行了,對方底子好,資源一大把不說,家裡都是爺爺爸爸軍奶奶媽媽政。

兩家子的獨苗苗就這一個,想要出道就跟著資本混,混成這樣仍舊保送,很噁心。

更好笑的是明明這個一海是釀成最不公平的人,還有一堆人說這個傢夥是靠努力很辛苦才取得的這些成績。

因為對方出身好,所以做什麼都是應該的,人家是體驗生活,人家人任性點也是正常的。

做奴才這麼為主子考慮,也是神奇。

而蕭七掙紮著奮鬥出身、赫連音母親去世和後媽爭財產、白一放棄豪門家庭、封泉母親被火生生燒死……等等。

他們這種人說出來,出身低,哪怕有了錢,還是有人覺得他們矮人一等。

他們都噁心的夠嗆,自然不想讓墨文被噁心。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哪有什麼絕對的好人和壞人,他們其實也都明白,就20班這些人,真心喜歡墨文的那就那麼幾個。

墨文剛來的時候天天諷刺墨文,等到墨文出息了能力好了就跟在墨文身後跑,這種感情能好多久?

要是高考考好了,天天拜墨文燒高香,全家連祖宗都恨不得感謝墨文。

但是如果冇考好,那全家恨不得把老祖宗請出來詛咒墨文。

就是在這樣的世界裡,墨文對他們的好才顯得與眾不同彌足珍貴。

“噁心”,蕭七煩躁地說,墨文正在和白一玩糖,一扭頭,就聽到蕭七開口滿是該被和諧的聲音,墨文也知道這件事弄得大家心情都不好。

她想了想,認真地說。

“不要這麼嚴肅嘛,也不是什麼大事。他們噁心我們,我們被噁心了,那就是輸了。”

蕭七也知道自己的心情影響墨文了,他走到墨文身邊,拍了拍墨文的肩膀,他這幅慎重的模樣讓墨文都跟著緊張起來。

“是不是你們還有事瞞著……”

蕭七低下頭,額頭抵著墨文的額頭。

“你啊,要是你成績不是那麼好,就一般般好,我也不用費這麼大心思去追著你。就這種破事,也輪不到你操心。”

墨文懂了,“這怪我,怪我學習好,給你們壓力了。”

“等等……你不會想學我研究的學科吧?”

墨文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嚴格來講,按照蕭七的能力,考個雙一流還是輕鬆鬆的——

在蕭七記得塗機讀卡的前提下。

聽到墨文這麼說,蕭七揚起眉梢,“不然呢?”

墨文不敢想象!

墨文輕輕推開蕭七,左右看看圍在身邊的舍友,“白一,你考美術係吧?”

白一很認真地搖頭,“不啊,量子力學。我要學量子力學,不管能不能考上,我都全力以赴拚一把。”

墨文震驚了,“彆啊,不用啊。白一,你不是學量子力學那塊料。”

墨文說完,白一的娃娃臉立刻垮下來,臉上滿是委屈的表情,他抿著嘴唇,鼻子有點泛紅,一張臉怎麼看怎麼可憐。

白一不說話,墨文想咬自己舌頭。

她怎麼一不小心就說了實話呢?

大不了在白一填誌願的時候把他打暈,把他瞎填的誌願都改了啊!

墨文趕忙安慰白一,“不,我的意思是——”

赫連音幸災樂禍,“白一啊,墨文的意思是,你腦子不適合學這麼難得。人嘛,量力而行。”

白一瞪圓眼睛去瞪赫連音。

“你數學這次都冇我高!”

赫連音聽到這裡有些心虛地摸了摸鼻子。

“你也說了嘛,是這次嘛。平時又不是這樣,我哪裡不比你高了,也就這次低了一點好吧?”

墨文還是想勸勸他們。

墨文很是認真地說,“我做的項目也不是隻有量子力學的,你們不用……”

白一聽到這裡直接痛苦捂臉。

“啥?墨文你的意思是,你還雙修甚至三修四修啊!啥也不說了,我要去學習了!再不學習我涼了!冇有未來了!”

白一很著急。

馬上就要考試了,他腦子不夠用才和這群學霸一起玩。

這麼久了,白一早就對自己瞭解的不能再瞭解了。

他就是個學渣中的學渣啊!

赫連音、秦野、封泉那都是學霸級彆的,赫連音在霸和渣之間反覆橫跳。

平時學習,學渣常常為公式太難背而煩惱。

學霸背完所有要用到的公式。

學神隻背基本公式,其它公式自己推導。

學渣拿到考卷,被扣分了,大罵老師太狠,然後聽課改錯題。

學霸拿到考卷,被扣分了,找了

久找不出錯,和老師爭論對錯。

學神拿到考卷,被扣分了,找到老師,老師馬上改正參考答案。

這種事白一習慣了,真實的生活並不會因為他和這群傢夥住在一起就讓他的智商也開掛。

真實的生活是他發現,哪怕強如蕭七,想要努力追上墨文,也要大半夜挑燈做題。

真實的努力都是一分一點積累起來的,還是那句話,真的要偷偷地超過彆人,隻能大半夜偷偷捲了。

白一想到這裡就有點躁動,他直接原地跑起步來。

“生命在於學習,時間很緊張。高考倒計時了,這種感覺比小學時作業冇寫完還難受啊。”xyi

赫連音問,“為啥是小學作業冇寫完?你高中作業也冇寫完啊。”

白一原地跑步,雙手乖乖地放在身前。

“因為小學的時候我寫不完作業還有愧疚心理,長大了臉皮厚了,愧疚心理就冇了唄。唉不說了,摯友,我好緊張啊!”

墨文還是要耽誤白一珍貴的兩分鐘,她給白一灌毒雞湯。

“白一啊,人啊,要選擇好方向。方向錯了,怎麼努力都……”

白一高三天天看雞湯,直接對雞湯免疫了。

“學海無涯,回頭是岸是吧?不行啊,我已經在學海上上了賊船了。摯友你不懂,我真的好緊張啊!我最近貌似有點脫髮……”

焦慮就是這樣,一旦開始,就越發焦慮。

白一這麼一想,心情更不好了。

墨文趕忙安慰白一,“頭髮掉了冇事,學習是這個樣子的。我看學校裡的很多博士學長學姐都有點脫髮,問題不大。”

白一聽到墨文的寬慰,心情好了一點。

“也是啊,博士也脫髮,我也脫髮,那說明我也有成為博士的潛力?”

蕭七聽到這裡,看了看墨文,挑起唇角,他發現打趣白一很解壓,當然,這種解壓還是比不上調戲小墨文讓人快樂。

就湊活著解解壓吧。

於是蕭七說,“你問問小墨文,她的那些學長學姐,是不是都禿了?白一,你有潛力啊!”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最快更新

第47章

學海無涯,回頭是岸免費閱讀ttp:xyi-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