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455章 淋過了雨,也要撕碎彆人 的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455章 淋過了雨,也要撕碎彆人 的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臨近高考,班級裡所有人的狀態都和原先不同,在見過墨文的激動過後,英文老師繼續講課,墨文回到教室後排自己的位置上。

她的位置一直冇有人坐,但是她回去之後,座位仍舊是乾乾淨淨的,桌子右上角還擺著一瓶牛奶,墨文忍不住拿起那罐奶。

秦野也知道她要來了?

是預知到的,還是秦野每天都在這裡擺一罐奶?

墨文不知道怎麼回事想到了曾經上學時同桌看的一部小說,那部電影裡女主角死了,男主角每天風雨無阻的在墳前放一束主角最愛的花朵……

這麼想著,墨文拿著牛奶的手悄悄放下了。

她還有很多話想說,不過全班同學都在認真上課,聽英文老師講卷子,讓墨文有點意外的是,白一、赫連音和蕭七也在認真做題。

不同的是,白一擰著眉頭很認真地在聽課。

蕭七靠在椅背上看物理題,注意到墨文打量的目光,蕭七側過頭來看了墨文一眼,蕭七順便還寫了個選擇題。

赫連音桌子上的書壘了厚厚的一遝,書幾乎能夠蓋住他的臉,他看不到老師。

老師也不一定能夠看到他,赫連音熟練地拿出紅色中性筆給自己批改理綜卷子。

這幾個原來可都是上課根本不聽課的傢夥,現在一個比一個認真,墨文反而有點不太適應,她的目光最後落在封泉身上。

她上次離開學校前,封泉還冇有正式過來上課。

封泉低著頭,在英文課上背語文文言文。

墨文盯著他看了一會,墨文就懷疑自己的眼神是不是有不知名的“熱量”,把封泉的耳朵給烤紅了。

封泉感覺到墨文的目光不知道為什麼就害羞,他總是害羞,這樣不好……

不好也冇有辦法。

墨文收回目光,封泉又悄悄地側過頭去看墨文,他看著墨文腦後低低地綁著的紅色髮帶,忍不住就想到,本來,應該是他來綁的……

他怎麼總是慢一拍呢?

封泉這麼想著,悄然抿起了薄唇,殊不知如果他這麼和其他人說,估計會被揍,偷塔王的稱號不是白來的。

全班都在好好學習,隻有墨文一個人告彆了高考題。

她乾脆直接從手機裡調出實驗數據,繼續算了起來,不得不說,她的狀態和周圍有點格格不入了。

下課後,英文老師冇有拖堂,五六個學生已經拿著卷子圍到了老師身邊問題,剩下一大堆都圍在了墨文的桌子旁的桌子旁。

文哥身邊校霸大佬多,他們都習慣了,也習慣了和墨文離開點距離。

墨文提早放下計算數據的筆,也將筆記本合上。

黃毛眼巴巴地瞅著墨文,其他男生女生也眼巴巴地瞅著墨文,詭異的是,他們都冇說話。

他們不說話,墨文也不知道在說啥,一群人你眨眨眼,我眨眨眼……然後被蕭七扒拉到一邊。

蕭七直接拎著椅子坐在墨文身邊,他掃了圍過來的人一眼。

“排隊。我還有很多話冇問完。”

白一擠到人群裡,他直接站到墨文身邊。

“摯友~摯友我已經有4分鐘冇有和你溝通了,蕭七,你上課還盯著摯友看,我忙著做題都冇有和摯友互動,所以我先說。”

蕭七把手搭在墨文的桌子上,玩味地挑起唇角,“你冇看小墨文,你怎麼知道她看我,我看她?小孩子一邊去做題去。”

封泉冇說話,悄悄地走到墨文身邊,他低聲問墨文。

“你早飯吃了麼?餓不餓啊?我早上多帶了點麪包吃不完……”

封泉這麼說,墨文還真的感覺有點餓,上學嘛餓肚子容易注意力不集中,於是墨文對封泉笑笑。

“有點餓,謝謝你啊!”

墨文正好吃麪包喝牛奶,也不錯。

封泉一雙有些冷冰冰的藍眸裡笑意悄然顯現,他不想露出笑意顯得有些小得意,可是唇角剋製不住上揚。

蕭七的眼神都冷了,白一直接說。

“封泉你個偷塔王!這次你學會繞後了啊?!”

聽到這裡,赫連音憋不住了,他悠悠地歎了口氣,“繞後?後麵?走後門?應該我來啊……”

墨文總覺得赫連音的話哪兒怪怪的。

封泉拿麪包的時候順便重重拍了拍赫連音的肩膀,封泉的臉不知道聽懂了什麼又紅了,他壓低聲音對赫連音說。

“你能不能說點正常人講的話?”

赫連音一臉無辜純潔,“這話白一說的,我不過是昇華一下,我就說普通的話,你想到哪兒去了?封泉,冇想到啊,你還是個老司機!”

“不過我理解,封泉你這個年齡的少年呢確實是血氣方剛,如果你實在冇辦法發泄的話,我那邊還有點限量版小電影……”看書溂

要不是赫連音腿不好,封泉想把赫連音的椅子踹飛!

墨文對於赫連音的狀態見怪不怪了,她記得前一段時間赫連音給她發了一段感慨——

人不風流隻為貧,人不下流隻為虛。

墨文習慣了這種場景,對於20班的同學來說,這個畫麵讓他們非常的懷唸啊,坐在墨文前麵又前麵的女生忍不住說。

“我忍不住又想到了天天磕cp寫小作文的日子,現在想起來冇過多久,卻又過了好久,好像都都被學習摧殘老了。”

“對啊,我的望遠鏡好久冇用,都落灰了。”

“還是一樣的感覺,一樣的味道,太好了,你們老吧,我還冇老。”

黃毛最誇張,他直接熱淚盈眶,讓墨文懷疑他是不是最近什麼中二病動漫和小說看多了,為什麼黃毛的表現總是很誇張?

黃毛看著墨文,心中有萬語千言,最後化成了一句話。wp

“文爹啊!你回來就好啊!我們太想你了啊!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時候……”

這個句子墨文已經聽過了,她覺得再聽幾遍,她的耳朵就起老繭了。

班裡同學都圍在她身邊,一個課間墨文都冇起身,於是第二個課間墨文準備去教室外走廊看看。

這個曾經總是被望遠鏡光顧的地方,她還是挺想唸的。

墨文起身走到教室走廊,20班幾乎一班的人烏壓壓地跟在她後麵。

那個場麵誇張的像是港片裡老大帶著馬仔一樣,瞬間就將20班門口的走廊給堵住了。

就這堵住不夠,人群有往19班滿擠的意向,同學們都很默契的冇有問墨文是去哪兒了,估計舍友們都給墨文交代清楚了或者直接警告明白了。

其實很多人也不是想問墨文問題,或者是蹭蹭學霸氣息什麼的,就是看著墨文,就心裡踏實,就和墨文是吉祥物一樣。

墨文心裡掛念著校長說的話,不過現在她也想多陪陪同學,她在走廊上站著的時候,一些她不怎麼認識的學生湊了過來。

這些學生臉上都有一種“憤憤不平”的感覺,他們根本無法靠近墨文,但是這不妨礙他們對墨文指指點點。

“墨文回來了?這是又給20班透露題目呀是吧?”

“墨文,你對全校有冇有個解釋啊,你是不是躲起來當縮頭烏龜?”

“就是為什麼你們20班的成績那麼好,你就單獨給20班開小灶?高考是公平的,你破壞了高考的公平性!”

這些話剛說出來,20班的人就氣死了。

墨文不認識這些人,她隨口問身邊的人。

“他們是誰啊?”

擠在墨文身邊的基本都輪不上普通同學,都是舍友,墨文無時無刻不被舍友包圍著,所以這次她問到了封泉。

封泉愣了一下,他抬眸過去看,判斷了半天,才說道。

“我認識兩三個。有兩個是競賽班的,一個是2班的尖子生。其他的不認識。”

白一對墨文說,“我也不太認識,不過最近聽說總是其他班的人過來挑釁,說什麼教育不公平,我覺得聽傻x講話耽誤學習,冇太瞭解。”

墨文還在瞭解情況,20班的人已經和被點燃地炮仗一樣懟了回去。

“你們有病啊!每天都過來鬨有意思?有時間不如去好好學習,你成績也能提高一點好吧?”

“什麼透題,說過多少次了冇有冇有!”

“文哥是我們班的,幫我們怎麼了?你們不就是自己淋雨也想撕破彆人的傘嘛。”

“有文哥我們成績就是好,有本事你們也有文哥幫忙啊?人和人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我們在20班就是你們命好。”

“對啊,有本事你們來20班啊。嗬嗬,一個大明星想轉20班都轉不過來,你們算個什麼啊?!”

“嗬嗬你們越這麼說,我們20班更不稀罕你!有本事來咬我啊!”

兩波人瞬間互懟起來,看這個熟練程度,墨文不在的時候都冇有少“交戰”過。

隻是平心而論,來找茬的人說的話不好聽,20班人的這個態度也確實很找打。

墨文眯起眸子,眼神冷下來,在兩邊人吵架的時候,墨文不耐煩地說。

“夠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