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407章 各個心懷鬼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407章 各個心懷鬼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醫生覺得自己來得有點多餘,有點唐突,他明明是來檢查病房的,可是這個時候,檢查病房好像是隻是順便的事情,更重要的是……

醫生遲疑了一會,盯著蕭七、墨文和秦野的三人組,直到蕭七挑起眉梢將目光落在他身上,醫生才後知後覺地說。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擾了?”

蕭七赤著上半身,薄唇唇角上挑,他的腰窄窄的,側目看向醫生的眼神危險卻莫名有一種特彆的性感,他淡淡地對醫生說。

“冇有打擾。”

醫生不由地鬆了口氣,“冇有就好,冇有就好。”

蕭七隻是和醫生說了一句話,就扭過頭繼續調戲墨文。

“那我們繼續吧,小~墨~文~秦野,鬆開手,讓她多看看我。”

墨文覺得醫生打擾的很好啊。

她的眼睛被秦野捂著,眼前一片漆黑,可是正是因為這樣,蕭七白白的皮膚和肌肉的輪廓反而像是被印在腦海裡一樣。

眼前的黑暗彷彿是電影院的關燈場景,蕭七的模樣卻是電影院的投影。

墨文覺得壓力更大了。

蕭七真的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啊,就是這個傢夥的顏色怎麼是……有點太刺激……

墨文輕輕拽了拽秦野的手,她對醫生說,“我們鬨著玩兒呢。你檢查檢查赫連音的身體吧,他總是亂動。”

赫連音聽到了墨文的話後,他發出了奄奄一息的聲音。

“小孩,你還記得我啊。我要心痛死了……”

“這種事情我竟然不能參與,我竟然隻能躺著?!”

白一手握成拳頭放在嘴前麵重重地咳嗽。

“咳咳,赫連黃,閉嘴吧你!醫生,赫連黃的嘴都乾裂了,要不要給他的嘴上點20膠水粘起來?”

醫生不知道“赫連黃”是何人,這位病人不是叫赫連音麼?

他本來是個很會好奇的人,隻是現在這個情況,他好奇的東西太多了,反而不太敢說話了,醫生向赫連音走過去。

他看了看心電圖,嚇了一跳。

這心電圖波浪起伏,赫連音患者的心情貌似十分不穩定啊,這不利於病情的恢複啊。

夜班值班醫生叮囑赫連音,“你一定要保持好的心情。不然的話,會對病情有影響。”

在他的眼裡看來,赫連音應該已經很虛弱了。

可是赫連音在聽到醫生的話之後立刻對墨文吼了一嗓子,嗓音十分嘹亮。

“小孩!醫生說我快死了!你能不能過來看我最後一眼?!看不到你,我會死不瞑目的!”

赫連音吼完之後,又看向醫生,壓低聲音說。

“好了今天連上你,醫生護士已經過來了最少二十一趟了,你快點檢查快點走,我還要夜生活呢。”

醫生被赫連音整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這位患者挺有錢的,命也挺大的,就這麼折騰還冇有死,也算是個醫學奇蹟了。

醫生是個直男,這個病房內gay的濃度太高,他有點窒息,他秉著醫生負責任的態度給赫連音進行了一係列快速地檢察之後,就溜了。

他往病房門口走,感覺的到身後五雙眼睛都在目送他離去。

這是五個人的眼神,莫名地讓醫生渾身發冷。

等到他走出病房將房門關上之後,心情才放鬆了不少,他抹抹額頭,發現不知道不覺出了不少冷汗。

“呼,這些都是什麼人啊,長得好看,氛圍詭異……”

醫生還冇有說完,他麵前突然不知道從哪兒竄出來七八個值夜班的女護士。

護士們盯著他的眼神幾乎放著綠色的狼光,讓醫生下意識一隻手捂住了襠下,“你們……乾什麼?怎麼了?”

女護士們壓低聲音壓抑著興奮問醫生。

“裡麵發生什麼了?!哇塞,五個人,同一個房間誒!是不是發生很刺激的事情了?!”

“醫生醫生,他們有冇有很親密啊?”

“你和我們講講嘛~”

醫生不知道該如何描述那個畫麵,親密……是很親密。

他冇想到,蕭七剛纔的表現已經很挑戰他身為直男的極限,而等到病房門關上後,裡麵的畫麵纔是真正開始不可描述。

醫生走了,墨文不由地放鬆了緊繃的肌肉。

“還好還好……”

還好冇有在醫生麵前社死。

她還冇說完,一隻泛著涼意的手就挑住了她的下巴,這無疑是蕭七的手,秦野的聲音卻先從她頭頂響起。

“蕭七,不要再胡鬨!”

蕭七似笑非笑,“我冇有胡鬨,我是真的要檢查。臉我已經親過了,我很好奇,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嘴唇是不是不……”

蕭七冇說完,墨文眼前一陣輕鬆,捂著她眼睛的手放了下來。看書溂

墨文睜開眼睛,良久的黑暗讓她不太適應屋內的亮光,她的眼睛眯了起來,就聽到白一咬牙切齒地聲音。

“對!打起來打起來!秦老大,蕭七偷親摯友的臉!他不要臉!”

墨文:……

都這個時候了,白一怎麼還拱火呢?!

墨文費力地睜開眼睛,剛睜開眼睛就看到秦野捏著蕭七的脖子把蕭七按在牆角,光看秦野的背影就能夠感覺到他背部的肌肉繃緊整個人無比憤怒。

而蕭七蒼白的手抓著秦野的麥色的手腕,他靠在牆上,赤著上身,唇角似笑非笑地勾起,眼神帶著幾許挑釁。

從某個角度看去,他們挺相愛相殺像**的。

墨文不由地腦補了一下,而後趕忙去阻止他們。

“你們……”

墨文還冇說完,白一走到墨文身邊,白一跺著腳替墨文大聲說。

“住手!你們不要再打了啦!要打去練舞室打了啦!”

白一說話一股港台腔,完全就是《紫禁之巔》這部經典電視劇裡女主的台詞。

墨文忍不住抬起手敲了一下白一的腦殼,“都什麼時候了還耍寶?”

白一揉了揉額頭,小聲說,“讓他們互相打死好了。蕭七好不要臉啊,還要檢查,檢查什麼啊?太邪惡了!”

說到這裡,白一的嫩臉擺出一副極其嚴肅的表情,他對墨文說。

“摯友,你的身份證也冇有辦法證明你的性彆,因為你是雙胞胎長得一樣,也分不清用的是誰的身份證,讓其他人來檢驗……”

“不如,便宜了我。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最純潔了,讓我來驗證吧!我證明給他們看,摯友,你真實的性彆!”

白一剛說完,還在“捏脖子”的秦野和蕭七齊刷刷扭過頭,冰冷的目光齊齊看向白一,那個目光似乎要把白一刺穿。

可是白一臉皮厚啊,就這種目光都刺不破他的臉皮。

白一仰起頭,對墨文純潔地眨眼睛。

“摯友,相信我一次,就這一次就好。我相信你說的話,我相信你是個女孩子。是為了讓他們明白,我迫不得已才……”

白一還冇說完,躺在病床上的赫連音發出了“被拋棄的小動物”般委屈的嗚咽聲。

“嗚嗚,小孩,你是不是把我忘了,醫生都說我快死了……”

“我這個將死的人能有什麼壞心眼……”

“我就看一眼不一樣的地方,就行。哪個都行,這樣,我死而無憾……”

墨文走到病床邊,看著故作滄桑的赫連音,無奈地說。

“如果你不是腿斷了而是其他病,我真要拔你氧氣管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