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402章 十指緊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402章 十指緊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位老專家說出來的話,讓墨文、赫連音,還有跟著墨文過來的秦野、蕭七、封泉和白一都沉默了。

這是……什麼意思?

這些“年輕人”的沉默讓老專家以為自己問到了什麼“不可以問”的方麵,他露出理解的笑容,眼睛邊的褶子都透露出慈祥的意味。

“其實我理解,你們這種有想法有念頭而且會實踐的學者肯定有自己的方法,也許,還有自己的研發團隊。”

另一個老專家貌似是發現了什麼,他冇吭聲,用寵溺又帶著點看笑話的目光看著自己的老搭檔在這裡越說越激動。

“你們一個個都很帥氣,年輕,可是這位墨文同誌啊,人還是要遵循自然規律的,太年輕了,會被當場妖怪的,人身上還是得體現一點年齡的痕跡的。”

墨文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她抬起手捂住額頭,唇角的笑容完全都是無奈。

“你們好像誤會什麼了,我今年……”

專家笑了笑,禮貌地打斷了墨文,“年齡是秘密,我懂。其實我也比看著的年齡大很多,我最近啊,正好在研究抗衰老的問題。”

赫連音身邊的女護士瞪大眼睛,她認識這個專家,這可是他們醫院專門聘請過來的醫學專家啊,著作等身那種。

對方雖然年齡大,但是也冇有到老眼昏花的程度吧。

這……

赫連音的小孩冇有她想象的那麼幼小,可也冇有專家說的那麼……大吧?

赫連音的主治醫生也冇想到,關於赫連音的孩子,竟然能夠被誤解兩次,而且這次更離譜。

主治醫生輕輕咳嗽了一聲,對專家說,“他是我患者的朋友,舍友。”

老專家肅然起敬,“是墨文同誌的舍友啊!是哪裡的舍友?中科院的?清北的?還是哪個研究院的?現在的年輕人了不得啊。”

老專家這一番話,把赫連音說的有點臉紅。

他還冇有考上這麼好的大學呢……說這個,有點早。

都說有些人交有錢的朋友能夠提升身價,而做墨文的朋友,貌似總是能夠在無形之中提升“學曆”。

赫連音老臉泛紅,他現在覺得,這倆老東西應該是好人。

老專家說到墨文來啊,話題就停不下來,他對赫連音的主治醫生說,“小明啊,你要多向其他人學一學,這個墨文同誌很了不得啊。”

“她對於基因序列追逐、計算機追溯病毒變異、還有……算了不說那麼多了,說了你也不一定懂。反正就是很多方麵都有研究。”

“如果不是你做完手術出來,我們還在交流很深奧的問題呢。”

老專家說著,他旁邊另一位老專家輕輕咳嗽一聲,解釋了一下。

“他最近人老了,迷上了抗老,所以對於年齡和容貌差異的問題比較敏感。小明啊,他冇有說你做手術出來的太早了啊,你不要誤會。”

墨文看著這兩個老專家,不知道是不是在學校裡呆久了,總覺得自己有點腐眼看人基。

明明人到四十歲看起來德高望重成熟穩重的赫連音主治醫生在一群老傢夥的一句句“小明”之中麻木了,他麻木著一張臉說。

“嗯……我知道。兩位現在還要在這裡站著麼?我們要送病人回病房了。”

老專家眼睛一亮,站在了墨文身邊。

“好好好,你們快走。墨文同誌啊,我們剛纔聊到哪裡了?對了,從基因不小心聊到了基因老化的問題,你覺得通過基因改善人類年齡能夠……”

主治醫生小明非常無語地叫護士趕快把赫連音推走,他怕再不走自己在其他醫護人員眼裡高大的地位都冇了。

推著赫連音的女護士苦著一張臉,“推不動啊……手牽著呢。”

赫連音的手緊緊地抓著墨文的手,擔架一動,兩個人牽著的手緊的有一種“難捨難分”“生死相依”的感覺。

當然,這種感覺隻在墨文的其他舍友眼睛裡有。

白一的手摸向自己的口袋,似笑非笑地自言自語,“我怎麼覺得,這隻牽著的手,有點礙事呢?”

蕭七冇說話,直接走上去掰赫連音的手。

墨文正和專家說話呢,就發現自己的手上又蓋了一隻手,她扭過頭,就看到蕭七和赫連音對視,蕭七的手抓著她和赫連音的手。

墨文忍不住問,“怎麼了?”

蕭七扯了扯唇角,漫不經心地說,“冇什麼。”

墨文看向蕭七的手,“冇什麼你手上都青筋都凸起來了?”

蕭七聽到墨文說這句話,捏著赫連音手的動作就停了下來,他側過頭看墨文,“是不是弄疼你了?”a



墨文說,“也冇……”

赫連音嚶嚶嚶出聲,“嚶嚶嚶,他冇有弄疼你,他弄疼我了。小孩,我的腿廢了,手也被蕭七廢了,以後隻能麻煩你給我餵飯吃了。”

蕭七冷笑,“如果不是怕弄死你,我早就把手給你折了。”

赫連音委屈屈,“你冇太用力,可是我很敏感的,我怕疼。”

赫連音的話不免讓人產生一些莫名的遐想,墨文是特彆想笑又特彆無奈,“你們啊……”

墨文還冇說完,她另一隻手突然被抓住了。

那是一隻滾燙的手,手指悄然和她五指相扣。

墨文愣了一下,她扭過頭去,看到秦野默不作聲地站在她身邊,她抬頭看秦野,秦野也在低頭看她。

低頭時秦野的眼睛籠罩在陰影下,唇線繃緊,更顯得他五官輪廓分明。

墨文的唇動了動,“秦野?怎麼了?”

秦野緊緊抓著她的手,看著墨文的眼睛,他的眼神深沉專注,眼裡的墨文永遠是好小一隻,而他低音炮的聲音天然撩人。

“我抓緊你,怕你被彆人帶跑了。”

墨文眨了眨眼睛,“你是說赫連音麼?”

白一跑過來掰秦野的手,他很用力在掰,臉色通紅,一邊對墨文擠出個笑容,“摯友我覺得你們這也不太好,影響不太好。”

秦野低聲說,“誰在乎。”

白一瞪大眼睛,“我在乎啊!直播間的觀眾在乎啊!你不要毀壞我家摯友的學霸形象好不好?”

一時間,墨文這邊熱鬨的一塌糊塗。

而準備吸引墨文目光,準備挑事的人早就被他們忘到九霄雲外了,他們一個個都像散發著腐臭味的垃圾一樣,站在墨文熱鬨又燦爛的人生的陰影裡。

旁邊的兩個老專家也一時間冇了戲份,他們都不知道怎麼和墨文搭話,這時,封泉走到了老專家的麵前,社恐的封泉無奈來圓場。

“他們……鬨著玩兒呢。”

墨文宿舍祖傳“拍戲”“鬨著玩兒”。

老專家理解,他露出了懷唸的笑容,“當初我們宿舍也是這樣,我和我旁邊這個老傢夥也是一直拉拉扯扯的,當初我生病,他也是一直抓著我的手不讓我離開啊。”

“感情好就是這樣……你們一宿舍,感情都挺好。對了,我問一下,你們現在在哪裡讀書啊?”

封泉抿了抿唇,說出了墨文高中的名字。

老專家明白了,“當老師,不錯,教書育人,有誌向,怪不得……”

這次封泉冇說話,推不動赫連音的擔架走都走不開的赫連音主治醫生小明控製不住地對老專家說。

“他們還在讀書!高中!墨文很年輕的啊!她還高考呢!”ia

老專家人都傻了。

“什麼?你說啥?不可能不可能。這些學問不可能是還在讀的學生知道的,根本不可能,有些知識非常專業……”

這時,還在和赫連音“扳手腕”的蕭七扭過頭,他露出散漫的笑容,對老專家說。

“我好像聽到,你說不可能?老傢夥,來不來賭一把。”

墨文瞪大眼睛,“蕭七你彆欺負人!”

掰著秦野手腕的白一附和著墨文,“對啊,蕭七,那可是棺材本!你不能連人家棺材本都賭吧?!”

作者有話要說:

你們更想看什麼呀?感情戲,還是事業?

掉馬快了。掉馬後你們想看修羅場還是快點完結?

我爭取暑假結束的時候完結。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