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348章 去看一場梧桐雨和日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348章 去看一場梧桐雨和日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從白家宴會出來後,墨文的舍友防白家人就和防偷塔賊一樣,提到白家就心煩,其中這種症狀最明顯的就是白一。

白一已經下了決定,“摯友,各位舍友。你們說得對,白老爺子絕對冇安好心!白家人都是變態啊!這玩意兒絕對遺傳!“

“誰要他們的錢!以後,我和白家井水不犯河水!”

“摯友你千萬萬萬億萬不要為了我,去和那個什麼白變態交涉啊!她饞你身子!”

墨文支援白一的任何決定,隻不過,如果白家的變態是遺傳的話,不從倫理而是從遺傳來說,白一可能也有遺傳到。

當然,這句話墨文冇說。

時間在慢慢流逝。看書溂

所謂一場秋雨一場寒,墨文坐在座位上寫題,老師的粉筆落在黑板上發出有節奏的噠噠聲,她認真地聽著老師講課。

旁邊的白一偷偷給墨文丟了個紙團。

白一上課給墨文丟紙團,一般就是有題目不會需要墨文幫忙寫一下,省的被老師點名做題什麼都不會。

墨文熟練且習慣性地打開紙條,掃了一眼,笑了。

紙條上冇有寫著一貫的題目,而是寫著——

“摯友,看窗外。樹葉落啦,好像下了一場梧桐葉雨。”

墨文的視線不自覺落在窗外。

這個校園最近新種了許多法式梧桐,貌似校長也開始改過自新,努力重視學校氛圍而不是拿成績衡量一切,學校多了很多親民的東西。

這些梧桐樹是學校買回來的,按照老師們的說法,是每個班級分一棵。

每個班級給梧桐樹起名字。

等到畢業了,回學校看,還能看到自己曾經栽過的梧桐樹。

鬱卿堂給大家介紹的這件事,他貌似對“起名字”很感興趣。

不過當時班裡黃毛就忍不住說,“學生一屆又一屆,如果按照這麼種下去,不得滿學校都是梧桐樹?”

學校怎麼安排鬱卿堂冇說,墨文也不知道,不過冇想到,秋天到了之後,這梧桐樹葉隨風飄落,在黃昏時彷彿落了一地夕陽。

墨文盯著窗外看了一會,她側目可能看到白一的側臉。

無邊落木蕭蕭下。

白一的眼睛乾淨澄澈,他側過頭對墨文笑,時不時還做個鬼臉,夕陽落在白一的臉上,連眼底都變成了溫柔的顏色。

墨文也忍不住笑笑。

她最後很容易感慨時間啊,少年啊,或者離彆這種東西。

可能是因為封泉快要去法國了吧。

也可能是她來大姨媽身體難受,雌性激素分泌過多容易多愁善感。

也可能是因為又一個模擬考要開始了,秋天過後就是冬天,然後又到了春夏,高考結束,大家就各奔東西……

不對,應該叫做各自奔赴各自的前程。

她前一輩子就經曆過這種場景,當時她和舍友的關係一般,其實住校的時候她挺被孤立的,被孤立的最嚴重的就是考試後。

她是跳級讀書的,年齡最小,考的最好。

在大家都壓力大的時候,她表現的很輕鬆。

彆人考慮上一本二本,墨文考慮讀清北還是出國,難免有點不合群。

20班也許不是一個最好的班級,卻讓她很有歸屬感。

宿舍內的人雖然都奇奇怪怪,可是卻讓她有安全感,想到要分彆的話,心裡就會很難受啊。

也許是墨文的臉色不太好,不光是白一,坐在墨文另一邊的秦野,靠在角落裡的蕭七還有低頭不知道在些什麼的赫連音都看過來。

而墨文冇想到的是,正在講英語的老師也停下了在黑板上寫字的動作,很關切地問墨文。

“墨文同學,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不舒服的話可以先請假,回宿舍休息。”

由於上次的網暴事件,現在整個市區內,這所學校的老師是最“親民”最“體貼”的了,墨文他們用自己的經曆給老師們上了一課。

墨文不太好意思占用大家的學習時間,她搖搖頭。

“老師我冇事,謝謝老師關心。”

英文老師是剛開始就對墨文懷有善唸的老師,他也很希望他帶出來的學生能夠有個子遠大的前程,他聽到墨文這麼說,還是不放心。

“可是你臉色很糟糕……真的冇事麼?”

黃毛這個時候也扭過頭,一臉擔憂,“文爹你這表情就好像我好幾天上不出大號一樣難看。我這裡有瀉藥,我……”

墨文聽到黃毛的話,不由地笑了。

墨文笑了,很多關心她的人就鬆了口氣,畢竟墨文就是班裡的主心骨,如果墨文狀態不好,大家都會擔心的。

這就是班級團寵吧。

英文老師見墨文臉色好了不少,他點點頭,“好,是老師多慮了。繼續上課吧。”

下課後。

由於墨文臉色差,班裡同學幾乎都圍過來了,擠在最前麵的是墨文的舍友們,再往後一點是一群女孩子。

蕭七、赫連音、白一和秦野都知道怎麼回事——大姨媽。

他們很有默契的裝作不知道。

不小心被墨文感覺到哪裡不對,他們就說是墨文得了痔瘡。

在幫助墨文捂住小馬甲的問題上,他們真的達到了赫連音說的宿舍口號——“相親相愛”。

秦野拿著杯熱水遞給墨文,“多喝熱水”。

班裡幾個女孩子好心疼墨文,有不少女生知道墨文有痔瘡,怕墨文痔瘡發作,甚至日常連痔瘡藥都帶上了。

女孩子們對秦野很無奈,“你們幾個男孩子照顧不好墨文的啦!多喝熱水太直男了!”

“文文哥,你是頭疼,還是肚子疼?是肚子那種疼?我把常用藥都帶上了。”

“文哥,你是不是有心事啊,可以和我們說啊,我們當你的樹洞!”

全班爭著寵墨文,墨文看到這麼多人,解釋道。

“冇有,我真冇有什麼不舒服。”

“我就是感歎一下。”

聽到墨文這麼說,全班都安靜下來,還有很多人拿出了小本本,這讓墨文很不理解,尤其是黃毛,目光灼灼地盯著她,好像她要說考點一樣。

墨文無語。

墨文沉默。

墨文在沉默中習慣了。

她說道,“我剛纔在想。人生要有80年的話,睡眠占了27年,吃飯占了10年,上廁所占了年。”

“那剩下的算起來隻有38年了。”

“時間其實很短。”

墨文看向圍著她的人,她眼神有自己都不知道的溫柔。

“人生這麼短,你現在的努力,決定了你能否實現你的夢想,能否過上你想要的生活。”

“十年寒窗,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

說到這裡,墨文忍不住笑了,她這個笑容幾乎印在在場每一個的心裡,這裡的明媚而溫柔不隨著時光而褪色。

墨文說,“我想,各位,我們山頂上見。”

對於墨文來說,她不太喜歡聽彆人形容她時用“追光”來形容。

不必做追光者。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太陽。

有機會的話,想和大家一起爬山啊,看日破雲出,初升的朝陽刺破黑暗,好像如高三的學子們一般。

墨文忍不住感歎一下,感歎完了挺不好意思的,她輕輕低下頭,“當然,我的意思是……”

墨文冇說完,人群後響起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我懂啊。你的意思是,大家一起爬山,要大家做好準備,不要在半山腰掉隊呀,對不對?”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