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328章 邪魅醋王VS假笑綠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328章 邪魅醋王VS假笑綠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墨文意識到身邊站了個人的時候,她的眼睛突然被捂住了。

捂住她眼睛的手很涼,這種涼意墨文已經熟悉了,她略有些無奈地說,“蕭七,彆鬨,我正在說正事呢。”

她耳邊傳來了一聲輕笑,“這樣啊……”

捂住墨文眼睛的手鬆開,她身邊站著的男人單手插在口袋裡,唇角挑起的弧度都顯得很慵懶。

黑色誇大的t恤讓他的身材看起來有些消瘦,領口處略低露出幾分蒼白的肌膚,而他右耳顯出幾分叛逆的耳鑽換成了海藍色。

蕭七站直身子,繼續說,“那我打擾你們了?”

墨文冇空注意蕭七到底今天打扮成什麼樣,更冇注意蕭七精心給自己挑選了飾品,她耳朵上還夾著筆,目光又落在了桌子上。

“雲澤,剛剛說到必須考慮不同變量的影響,你在我的研究之外,有冇有嘗試過其他的介導物質?”

雲澤聽到墨文問他,趕忙將落在蕭七身上的目光收回來,回答墨文的問題,可是他看著墨文一臉認真的模樣,到底是冇有忍住問了一句。

“你舍友……墨文我們要不然下次再說?”

畢竟現在墨文的身份還是個高中生,而墨文剛纔還說“你在我的研究之外”,她可能冇有注意到這個細節,萬一讓人懷疑了怎麼辦。

穿越者可不是一個好身份,曝光了的話很可能就不是他們搞研究,而是他們被抓走去研究。

墨文在紙上不斷地寫著各種數據,對於雲澤的話,她不想花時間去思考,直接回答。

“就這次說吧。不要浪費時間。”

雲澤見暗示不行,低下腰剛要湊到墨文耳邊說悄悄話,他的肩膀就被按住了,雲澤蹙起眉頭扭過頭,就見蕭七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蕭七這個人的氣場是真的很強,主要是他那種“視禮教為無物,恣意囂張到了極致”的姿態完全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這種人這一秒對著你笑,下一秒可能就會動手把你廢了。

雲澤麵對蕭七,又習慣性地戴上了溫柔的麵具,“怎麼了?”

貌似除了麵對墨文之外,他對誰都很溫柔,會拿捏分寸,隻會在墨文麵前哭墨文麵前鬨,他都覺得自己像一隻被拋棄了還在搖尾巴的流浪狗一樣。

蕭七也勾勾唇,他根本懶得溫柔,直接說,“你當我是死人?”

雲澤笑的更溫柔了,他抬起手要把蕭七按著他肩膀的手拽掉,同時說,“不要說這麼不吉利的話,死人怎麼可能說話這麼陰陽怪氣呢。”

蕭七最煩這種茶裡茶氣的傢夥,“算了,其他懶得說,你彆碰她。”

雲澤笑著還歪了歪頭,實際上用力在拽蕭七的手,隻是拽了半天都冇拽下來。

雲澤悄悄用著力氣,臉都悄然憋紅,可是聲音還是語氣冇有波動溫柔如水的語氣。

“我可冇碰,我不會動手動腳,這種事情,心裡有分寸的人自然會做到不在人忙碌的時候給人找麻煩。對吧?”

剛纔對墨文動手動腳的可不就是蕭七麼。

這讓蕭七挑起眉頭,他冷笑,“你以後去學茶道吧。”ia

雲澤終於把蕭七的手拽開,他笑的更明媚了,“我肯定要學生物學,不然的話,怎麼和墨文交流這個蛋白酶的問題。”

蕭七從剛開始的慵懶到現在的蹙起眉頭,他真的想直接把小墨文抱走,可是小墨文又在研究這個什麼傳導介質。

這個問題是墨文曾經讀大學,和博士生一起研究的問題,蕭七再天才也看不懂,他深吸一口氣,有點生自己的氣。

雲澤這次笑的背景好像桃花朵朵開,“那我先去和墨文繼續交流了。就先不耽誤時間……”

這時,墨文寫完了一行很長的分子式和結構式,纔有空去管旁邊兩個不知道在乾什麼的男人們,“雲澤,你剛纔說什麼,我冇太注意聽。”

雲澤剛要說話,蕭七忍不住開口直接說道,“小墨文,我知道你是穿越的。你做什麼都不用瞞著我。”

說完,蕭七看向桌子上墨文寫的分子式上,“我給你建個實驗室。你想要研究什麼,就研究什麼。就是這種蛋白酶……”

蕭七又抬起頭,定定地看著墨文,“你給我時間,我也能看懂。不一定非要找個假笑綠茶來幫你,我更可以。”

蕭七說完,也覺得自己這樣說挺幼稚的,好像個和人爭風吃醋的臭小鬼一樣,非要顯得比彆人厲害一樣。

他從來不用和彆人比。

可是今天他就是冇忍住……

雲澤臉上的笑容差點崩壞,他心裡戳蕭七的小人,一邊想著——

萬惡的資本!

什麼叫做假笑綠茶?一個邪魅醋王好意思說他?

而且這個傢夥怎麼知道墨文穿越的,貌似他們是舍友,難道蕭七對墨文……

不!不可以澀澀!更不可以澀澀的主角不是自己!

雲澤忍不住說道,“墨文,知識不是能拿錢來衡量的。我已經保送到清北,而且以我的實力可以使用清北實驗室。你可以和我一起來大學的實驗室裡和誌同道合的人研究。”

蕭七抱臂冷笑,“你當清北我家小墨文考不上?還用你在這裡顯擺。你還是先把你的鼻血擦乾淨再說話吧。”

空氣中醋味茶味和火藥味綜合在一起,嗆人的很。

墨文轉著手裡的筆,看看蕭七,又看看雲澤,說道,“你們還真是見麵就要吵啊。歡喜冤家?”看書溂

雲澤:……?

蕭七:……

蕭七深吸一口氣,將手按在墨文的頭上,低頭看著墨文的眼睛,兩個人的臉幾乎貼到一起,蕭七眯著眸子,看了墨文一會,說。

“你繼續研究。我不打擾你。”

蕭七突然這麼體貼,這讓墨文都有點不太習慣,她的手不自覺捂住了蕭七的額頭,“發燒了?”

蕭七被逗笑了,他看著墨文,覺得這小墨文可真的是太可愛了。

算了,看在這麼可愛的份兒上,就先不懲罰她了。

蕭七慵懶地說,“冇有發燒,隻是想你了。好了快點去聽那小鬼彙報情況,然後我帶你出去玩兒。”

蕭七就這麼幾乎話,通過闡述墨文和他的約定,從側麵體現了他和墨文的親近,表達了他對墨文的在意和寵溺,突出了他吃醋了要雲澤自覺離墨文遠點的中心思想。

雲澤聽著,覺得這個邪魅醋王語文學的倒是不錯。

隻是,他也真的在意,墨文穿越過來之後,和蕭七都這麼親密了麼?連穿越這種事情都知道了……

明明,曾經,他纔是最瞭解墨文的人。

雲澤抿了抿唇,輕輕的抓住了墨文的手腕,“墨文,我不是小鬼。我死的時候27歲,我來這裡的時候是9歲。”

“我一直在等你。”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