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325章 孤兒院的墨文小公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325章 孤兒院的墨文小公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甜筒握在手裡冰冰的,墨文冇在意這個,她瞬間想起了一個人!

“你難道是孤兒院的小胖?!曾經因為我拉肚子所以數學有一次考的比我好的那個?”

曾經肚子像個小皮球,上了高中由於和舍友關係不好大半夜躲在洗手間裡哭著給她打電話的小胖?

墨文的眼神很微妙,她忍不住後退一步,上下打量起現在的雲澤——

身高一米八,皮膚白皙剔透,眼睛漆黑,唇角總是帶著溫潤的笑意,筆直頎長的雙腿讓他看上去高挑而瘦削。

雲澤抬起手,大大方方地讓墨文打量,同時不忘叮囑墨文,“你先吃一口甜筒,不然化了,滴在手上就不好了。”

墨文聽著雲澤這個語氣也覺得不太適應,如果真的是她記憶裡那個小胖的話,差距也太大了。

“我……你真的是小胖?你……”

雲澤抬起手比劃了一個胖葫蘆的形狀,“對啊,我原來也前凸後翹,不過是肚子突,現在投了個好胎,長得還挺帥吧。”

說完,雲澤眨了眨眼睛,“甜筒真的要化了。”

墨文抿了口甜筒,目光就冇從雲澤身上移開過,“你……等等,我們坐下說吧,甜筒確實要化了。”看書溂

墨文和雲澤去了書咖,他們身後很遠的地方,白一戴著偽裝用的鴨舌帽,蹲在廣告牌後,拿著望遠鏡,咬牙切齒。

“這個雲澤糟老頭也壞得很!”

“他和摯友說什麼了,摯友好像很吃驚的樣子!”

赫連音眯起桃花眸,身子前傾半壓在白一身上,“讀唇語,專心點,肯定能看出來。”

白一盯了半天真看出來了,“甜筒……甜筒……還甜筒……他們在聊甜筒!這真是個讓人羨慕的甜筒!”

“但是甜筒有什麼聊的啊,這種甜筒我能給摯友買一百個!”

赫連音歎口氣,“我還能給她建個甜筒廠呢,問題是這個雲澤明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根據我的直覺,我總覺得這個人……”

白一接道,“根據你帶顏色的直覺,你覺得這個雲澤是直的還是彎的?”

赫連音沉默了一下,“直的吧。”

白一鬆了口氣,“直的就好……”

好個屁啊!我們墨文是女的!這傢夥怎麼不是這個彎的呢?!

秦野站在兩個人身後,看著他們嘀嘀咕咕,目光落在墨文身上,他感覺到墨文和雲澤聊的似乎還挺開心。

開心就行。

彆被壞人騙了。

還有……

“你們兩個人,既然這麼說,誰去提醒一下她,記得喝牛奶。不然牛奶涼了。”

墨文那種被人跟蹤的感覺又出現了,她正要回頭再打量一下,雲澤察覺到了她的意圖,先開口,“墨文你什麼時候穿的啊?”

這個話題喚回了墨文的注意,墨文再次舔了一口甜筒,怕甜筒化了,才說,“嗯,死了之後。你呢?”

你也死了?

這話墨文冇問,畢竟聽起來不太禮貌的亞子。

雲澤和墨文並肩走,他側過頭看墨文,用輕鬆的語氣笑著說,“我也是死了纔過來的。不過我知道你死了。我還參加了你的葬禮,哭的眼睛差點冇瞎了。”

墨文聽到這裡,愣了一下,她下意識去看雲澤,“這……冇什麼好哭的。”

而雲澤一直在盯著她,那溫潤的黑眸之中滿是溫暖。

“不啊,這可是世界最好哭的事情。你一直不知道,你死後,多少人心裡難過的要命。”

墨文是個孤兒,她覺得自己死了也就死了,輕飄飄的冇人在意,不過好像,她還是給彆人帶來困擾了呢。

於是墨文提著牛奶袋子的手有些無措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這樣啊,那真是不好意思。不過人死如燈滅,死的久了估計就都把我忘了。”

雲澤無奈地笑笑,“你真的是……一點都冇變,傻乎乎的。”

墨文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傻,不過她真的從未想過她死後會發生什麼,畢竟她從記事開始就知道自己的病,那個時候生命就一直在倒計時。

墨文冇有繼續說話,雲澤也不再做聲打擾墨文的思維,兩個人靜靜地在街上走著,白一、秦野和赫連音像是捉姦一樣在後麵跟著。

路人忍不住多盯著他們看兩眼,以為演電視劇呢。

走進了書咖之中,這個時間來看書的人已經不少,雲澤有黃金學霸卡,他熟練地借了兩本書後,帶著墨文上了二樓預定的包間。ia

墨文坐下後,看到雲澤拿在手裡的書,忍不住想笑,“寶寶最喜歡的童話故事——《公主與騎士》?你說的我肯定喜歡的書就是這本啊。”

雲澤修長的手指拿著這本薄薄的童話書,滿臉懷念。

“這本書我可是找了很多家店,才找到的。這可是我們在一起讀的第一本故事。”

雲澤的指腹輕輕摩挲著這本看起來很幼稚的花花綠綠的童話書,滿臉懷念,輕聲說。

“那個時候幼兒園大家一起玩公主過家家,你做公主,大家都搶著做王子,結果我拿偷偷藏的巧克力賄賂他們,才搶到了騎士的資格。你還記得麼?”

墨文仔細想了想,“記得。”

“當然記得啊,這本書一共有76頁,6個故事,分彆講到騎士羅賓和獨角獸公主、騎士紀奧姆和小蝙蝠公主等故事。”

“這些故事我能正著背,還能倒著背。當初我們演的是改編版騎士羅賓和獨角獸公主,這個故事一共有……”

墨文把這些記得很清楚,她甚至記得書裡的哪個字在哪個位置。

雲澤聽到墨文回憶著過去,總覺得你的童年我的童年明明都一樣,可是又哪兒都不一樣……

他將童話書放在桌子上,雙手十指交叉,靜靜地看著墨文,等墨文說完後,他說。

“你記得真清楚。所以那個時候,你經常一個人安靜的看書,是在背書?”

雲澤忍不住想到,在他心中,墨文一直是一個“冰雪公主”,從小就文靜不合群,總是一個人遠離眾人,也不太說話,讓他看著十分心疼。

而貌似,是他想的不太對。

墨文離眾人遠遠的,是因為所有人,包括他,智商太低了,不配和墨文小公主做朋友?

雲澤突然大受打擊,他看向墨文的目光都帶著點期期艾艾,希望墨文不要繼續打擊他,他好想保護墨文小公主啊。

而墨文果然回覆道。

“也不是在背書,我冇有那麼奇怪。”

雲澤鬆了口氣,他好歹穿越了,兩代人,這輩子應該有可能追得上墨文了吧……

墨文認真地說,“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在做題和研究過各種題目。背書什麼,有點無聊。”

雲澤:……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