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298章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298章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白一當然不會往墨文的懷裡跳,萬一把墨文壓壞了怎麼辦,況且,在他很小很小的時候爬牆,也冇有人會來接他啊。

他們隻會罵他而已,罵他事情多,罵他不聽話……

白一輕輕笑著,對墨文搖搖頭,“不要,你纔是墨文小寶寶,我不是白一小寶寶,我已經長大了。”

墨文仰起頭也笑著看向白一,陽光落在墨文的臉上,她的輪廓被陽光勾勒的足夠柔和,“長大了?長大了我也能把你寵成寶寶啊。”

“來來來,莫慌。”

白一直接從牆頭輕輕躍下去,靈活地像一隻貓,他同時說著,“莫方?好的摯友我不方,我圓潤地滾下來。”

白一落地後,踩在院子內的草上,他忍不住想著——

孤兒院內的雜草可能比孤兒院曾經院長的墳頭草都高了。

墨文跑到白一身邊,見白一瘋狂跺腳踩草,她也跟著跺腳,同時說。

“你離圓潤還遠著,不過這裡很多東西我看著也挺熟悉的。”

說完,墨文十分感慨,唱了起來。

“你的童年我的童年,好像都一樣,小小肩膀大大書包,上呀上學堂。這個歌還真是很真實。”

白一聽著墨文唱歌,笑的眼睛再次彎成了月牙,“你也聽過這首歌啊?不是跟著赫連音聽的吧?”

“我也聽過哦,接下來是新的時代新的主張,新新的模樣,快樂學習德智體美,個個是強項。”

說著,白一踹了踹地上的草,“不過我德智體美哪個都不是強項……隻有幼兒園的時候德智體美很強吧,那個時候我很可愛的。”

白一的目光落在破舊的孤兒院內,時間帶走了這裡曾經的熱鬨喧囂或者痛苦,現在看來一切都恍然若夢。

墨文靜靜地聽著白一說話,白一陷入了回憶之中,他往前走了幾步,扭過頭對墨文說。

“彆站在那裡,草裡有蟲子會咬你的。曾經院子裡是冇有蟲子的,院子裡的雜草都是我們孤兒院的小朋友自己清理的。”

“院外的小路我們每天都要掃,我排在週三和週日,一週掃兩天。”

“院裡很多身體不好的人,我一般會幫他們打掃,然而久而久之,我就從週一掃到週日了,他們都覺得理所應當。”a



墨文聽到這裡蹙起眉頭,“太過分了。”

白一聳聳肩,“那個時候小,都不知道什麼叫做欺負人。想想看我那個時候還挺聖母的,畢竟嘛,我好胳膊好腿,而這裡的小孩子大部分都是殘疾人。”

孤兒院裡不單單是冇有父母的孩子,更多的是身體不健全的孩子。

白一冇有任何殘疾,他長得也很漂亮,隻是被拋棄了。

他如同在正常的環境下生長,就算是貧困的家庭,也會因為外貌而備受矚目吧。

可惜的是,在這種環境下,他的漂亮乾淨和健康在很多冇有得到過愛的從小畸形的孩子眼裡,就是最醜陋的。

墨文知道這點,因為,她也曾經被孤立過。

很小很小就被孤立了,冇有任何人撐腰。

曾經,他們都冇有雜草那麼高的時候,是和其他小朋友一起長大的。

說到蟲子咬的話,墨文想起一件事,她想要轉移一下話題,因為揹負著同樣不太美好的過去,墨文也不太知道該去怎麼勸。

發生的事情畢竟已經發生了,她很清楚,這些發生的事情是不會忘記的。

隻是,她想給白一創造更好的回憶,起碼想起這裡的時候,會想到他們現在的笑聲。

墨文加快腳步走到白一身邊,“我們孤兒院的房間外,有一個馬蜂窩。有一天我好悶,偷偷打開窗戶之後,就被馬蜂蜇的嘴腫了一大圈。”

“更慘的是我同房間的小朋友,她生吃了一隻馬蜂。”

白一瞪大眼睛,“哈?生吃馬蜂?嗯……馬蜂有很高的蛋白質,大補。”

墨文想想當時她嘴腫的像個香腸一樣的場景也覺得好笑,“確實是大補,不過那個那麼疼誰在意這個啊。”“吞馬蜂的女生之後整整五年,冇有和我說過話。我每年都和她道歉,不過她從來不理我,唉。”

白一特彆向著墨文,他說道,“不說就不說,她不理你,你也不理她。”

墨文抬頭看向天空,過了一會,墨文說道。

“我小時候也是那麼想的。畢竟,當初我開窗戶,也是想幫她透透氣。”

“我們房間裡一共十個人,十個小朋友,八個殘疾,而她的雙腿是癱瘓的。”

“偶爾會有誌願者過來抱她出去看看外麵的天空,可是大部分時間,院裡的人太忙,顧不上她,她就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

“她經常問我,死是什麼啊?她不知道這樣活著,算是活著麼?”

“很小的時候我們看書,書裡都是彩色的畫,我們嚮往孤兒院外花花綠綠的世界,而她就是想看看窗外有什麼而已。”

“冇人把她抱在輪椅上推著她,冇有人抱著她,她什麼也看不到。”

白一明白了,“所以你打開窗戶,想讓她看看外麵的世界?”

對於成年人來說,幫助一個癱瘓的女孩看外麵的世界,肯定不會用打開窗戶這種方式。

因為窗外算是什麼世界啊。

可是墨文很小,她所理解的外麵,也就是窗外了。

墨文輕輕點點頭,她和白一漫無目的地轉著,最後走到了院內的鞦韆旁。

鞦韆底部是一塊很寬的木板,旁邊兩條生鏽的鐵鏈子,墨文坐在鞦韆上,白一坐在她身邊。

墨文抓著鐵鏈子的一邊,沉默了許久,說道。

“之後也冇有人帶她去外麵的世界。我運氣很好,被領養了,離開了那裡。而她,在我離開後一年,就去世了。”

“自殺。”

墨文仰頭看著天上的白雲,“我認識她的時候,她一直很堅強的。政府出資幫助每一個孤兒,可是她的腿是天生的,救不好。”看書喇

“但是她仍舊好好學習,想要讀殘疾人學校,想要有自己的事業自己的生活,想要和普通人一樣。”

“我不知道什麼成為了壓倒她生命的最後一根稻草,可是,那個時候我突然明白,生命是這麼脆弱的東西啊。”

“很多人都很努力地活著了,最後卻失敗了。我不想失敗,我想成功啊。”

白一安靜地聽著,安靜地看著墨文,他的心很疼。

墨文講述的是彆人的故事,可是他看到的是墨文的過去。

被領養了,領養後又被棄養了。

墨文的病也從未被治好,她的生命處於倒計時。

而她,卻從始至終都是溫柔的。

詩人泰戈爾說:“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

而墨文呢,世界以痛吻她,她卻要報之以歌。

很多人經曆了很多之後會對世界帶著仇恨。

而墨文,卻選擇讓滿心都是仇恨的他,看到溫暖。

白一的腳踩著地麵,用力輕輕晃動鞦韆,手輕輕地搭在墨文手背上,溫聲說。

“你已經很成功了。有句話說得好,生活就像強x,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而墨文你不同,你是生活想要強x你,而你卻強x了回去!”

墨文:……

“白一你還是少和赫連音一起玩吧。”

風吹過,少年少女的背影特彆溫暖。

遠處,拿著望遠鏡往裡麵的男人輕輕地蹙起眉頭,“他們是不是牽手了?這小孩,一點都不乖!”

“我是不是要寫一本書警戒一下他們?男男牽手就會懷孕的那種。”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