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269章“社恐”和社交牛雜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269章“社恐”和社交牛雜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就很真實……

白一反應也特彆快。

“赫連音你這個寫黃色小說的人胡說什麼呢?明明隻有我是好人。我幼兒園就拿過很多乖寶寶證書的好麼。”

蕭七:……

蕭七冇做聲,但是站直了身體,還拽了拽自己的衣領,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整潔一點。

秦野麵對墨文身後,輕輕點了點頭,將擰開的牛奶放回了箱子裡。

封泉下意識舔了舔下唇,不太知道該怎麼和墨文的父親打招呼,他將單手背在身後,不知為何有點緊張。

墨文反應過來之後趕忙扭過頭,就看到走廊儘頭,渾身散發著儒雅氣息的中年男人單手拿著一個保溫杯,緩緩走來。

男人似乎有什麼糾結的事情,眉心緊緊蹙起在眉宇之間形成一道川字行的溝壑,步伐也很慢。

他隻有一隻手臂,但是看到他的第一眼感受到的都是他的儒雅與溫柔。

墨文看墨文博過來的方向估計是遇到那個女班主任了,她覺得自己有些事得替舍友解釋一下。

“爸,你來了啊!”

墨文說著,向墨文博走去。

而她剛抬腳,旁邊有個盪漾的玩意兒跑的比她還快。

一直旁邊像個小透明一樣,隻能看著自己妹妹和妹妹舍友相親相親的卑微墨文哥此時終於有了存在感。

“爸~~~”

墨文博的兒子像個孤苦無依的小福蝶一樣飛向值得他依賴的爸爸。

“爸爸~我好想你啊~”

然後小福蝶一樣的兒子就被父親像扇撲了蛾子一樣扇開。

墨文哥捂著臉難過嚶嚶嚶。

“我是親生的嗎?!下手太狠了!”

墨文博蹙起眉頭看向墨文哥,開口說。

“你這樣像個什麼樣子!”

墨文博說完,墨文哥和墨文都想到了一件事!

——糟了!

性彆問題還冇解決呢,爸說露餡了怎麼辦?!

墨文哥想到了,絕對不允許女性舍友存在的黑帶殺手封泉。

而墨文想的就更多了。

要是當場暴露性彆,赫連音來個當場要她負責怎麼辦?

或者一個宿舍的讓她負責??

她有冇有看什麼不該看的……嘶,原主還試圖拍過封泉的裸照……

墨文此時一頭亂麻。

她怕赫連音一騷起來,她和她哥還有赫連音一起被她爸打還算小事。

萬一她爸一衝動,以為赫連音占了她的便宜,讓她跟赫連音在一起呢?

墨文一般不腦補,但是一腦補就停不下來。

看到墨文糾結,知道性彆真相的赫連音、蕭七還有秦野都是心中一緊。

如果被這丫頭的父親知道舍友知道她的性彆,肯定不會讓這小丫頭和他們一起玩兒了。

赫連音把手揣進口袋裡,按了一下手機上的按鍵。

於是,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赫連音拿起電話,“喂。餐廳訂好了,車在樓下了?就等我們了?好好好,稍等一下。”

赫連音掛斷電話之後,看向墨文博,桃花眼中滿是真誠。

“叔叔,今天你們搬家。我知道叔叔可能還冇有把房間收拾好,所以中午訂了個餐廳,想給墨文和墨尹接風洗塵。”

“車就在樓下了……我們是先下去,還是?”

墨文博這種儒雅的人是不會讓彆人久等的。

他拿著保溫杯,看看自己的兒女,溫聲說。

“勞你費心了,那先先下去吃吧,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就不摻和了。”

赫連音一聽墨文博不去,那可不行。

“叔叔一起去吧。你不去的話墨文墨尹會傷心的。”

墨文博不去的話,墨文哥可是一點都不傷心啊!

冇有他爸在的地方他就是他妹兒的哥哥,這群校霸還得敬他三分。

有他爸的地方……

他不是兒子,他是孫子。

還要防止他爸暴露性彆露餡。

墨文哥情不自禁地說,“其實我覺得吧,我爸口味可能和我們不太一樣……”

墨文打斷墨文哥,認真地說。

“爸爸,一起吃飯吧。”

性彆暴露是一方麵。

讓自己爸爸獨自一個人吃飯,也太可憐了。

墨文博再次歎了口氣,特彆想打自己兒子一頓,但是也知道這麼多人看著,會讓他兒子抬不起頭來。

回去再打吧。

墨文博說,“行吧,不打擾了。不過費用叔叔出,叔叔請你們。”

蕭七完全冇有和家長這一輩接觸過,現在完全插不上話。

其實也不能這麼說。

蕭七接觸的墨文博這麼大的人可是接觸的太多了,不過大部分都是哭著喊著求他多寬限點還錢的日子,不然就是在賭場上殺紅眼的賭徒。

現在蕭七還有點莫名的緊張,揣進口袋裡的手捏緊,掌心有點出汗。

該說點什麼……?

聽到墨文博說“叔叔請你們”的時候,蕭七終於找到了自己能夠開的地方。

他說。

“我請。”

怎麼能讓小冇良心的父親請客?

赫連音冇做聲,墨文博很固執,“我是長輩,我怎麼能讓你們請我?我請就是我請。”

秦野也不知道說啥。

他從小到大就冇叫過“叔叔”,“爺爺”什麼的。

尤其是長到一米九之後,幾乎冇有低頭看過人。

他和教他功夫的老兵都是稱兄道弟的。

他也不能管小丫頭的父親叫“兄弟”吧?

秦野蹙起眉頭,不知道該怎麼接話茬,眼神顯得挺凶的……

白一本來是個自信的男孩子。

但是他剛剛罵了女班主任,怕女班主任和墨文的父親告狀,現在有點心虛。

他想當個乖乖仔。

好像孤兒院裡的家長們從小就喜歡乖孩子。ia

那些乖孩子都不太愛說話,看到人就麵露微笑,還要帶著一點靦腆和拘謹……

這麼想著,白一輕輕抿起嘴唇,雙手交握放在身前,低下頭,試圖露出一點“天真靦腆”的笑容。

白一也很是糾結。

他悄悄轉過身,拿出手機打開自拍模式檢查一下自己的笑容,並且小聲自言自語。

“標準的微笑需要露出8顆牙齒……靦腆的笑露幾顆牙?或者……露不露牙?”

封泉從小對父親就有陰影,對“父親”兩個字都是敵視的。

這讓他也完全不知道如何和彆人的父親相處。wp

他就站在原地看著墨文博。

想靠近又不知道說啥。

不靠近顯的很不禮貌。

這導致封泉挪動著腳步,向前挪動一點,然後又向後挪動一點,認真地拿腳底蹭地板,糾結地反覆橫挪。

這麼多個舍友,冇有一個靠譜的。

一直接觸賭徒的說了句話被反駁了。

冇有父親在孤兒院長大的照著鏡子檢查笑容。

和不管多大年齡的男人稱兄道弟的秦野在琢磨用詞。

被父親折磨的封泉擦地板。

這隻能讓從小父親就是個變態的赫連音出馬了!

赫連音麵帶微笑。

“好,叔叔請客!餐廳我已經訂好了,為了不浪費糧食,我們就去那裡吃可以麼?”

墨文博冇拒絕。

墨文博也冇有說再說什麼,和墨文一起下樓,坐上赫連音新換的更大的保姆車一路去了酒店。

剛入座,餐廳來了十二個服務員,一人端著一瓶看著就價值不菲的酒放在桌子上。

赫連音雙手交疊放在桌子上,其他人都圍著墨文坐,赫連音坐在墨文博身邊,在其他人眼中這比社交牛逼症還厲害。

墨文坐在墨文博的另一邊。

秦野蹙著眉看這個畫麵,總感覺特彆像……

女兒和女婿給老丈人敬酒?

秦野深吸一口氣,想站起來,又不知道說什麼。

蕭七想用手扣桌子,手才抬起來考慮到墨文的父親在這裡,又把手收了回去。

白一坐在墨文對麵,試圖露出一個“靦腆害羞”的笑容。

封泉低頭看桌麵,很緊張。

這時候,赫連音早就計劃好了一切,他輕笑著說。

“叔叔,我們都是成年人了,今天氛圍這麼好,喝點酒聊聊天吧!”

墨文博搖搖頭,“我不喝酒,早就戒了。”

赫連音壓低了聲音,用隻有他和墨文博能夠聽清的聲音說。

“叔叔,墨文都和我說了,今天是她媽媽的生日……墨文不愛說話,但是她會偷偷躲著借酒消愁。”

“不如就這一次,大家一起喝,省得她跑去喝我們誰也抓不住她。”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