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234章 遇到病嬌就跑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234章 遇到病嬌就跑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秦野回到去的時候是晚上9點。

墨文在認真做題。

前世的時候她冇有家庭,但是她有引以為傲的“獎狀牆”。

她的成績總是掛在學校的榮譽榜上,還有她是孤兒的故事也總是在老師和家長的口中流傳。

她總是被當成“教育孩子聽話”的榜樣,老師總是說——

“看看咱們班/隔壁班/你們學姐墨文,是個孤兒,但是她靠著自己的努力取得瞭如此優異的成績!再看看你們!”

墨文很不喜歡被這樣說,就好像在一次次揭開她的傷疤。

但是她也無法堵住所有人的嘴,尤其是這些人自認為“這是對你好”,她能做的隻有繼續努力,不斷地離開讓她討厭的環境。

罵我嗯做題間,不知不覺時,周圍都安靜下來。

除了全神貫注做題的墨文,其他人都下意識看走來的男人——

秦野今天的狀態和平時不太一樣,人看起來異常的凶,劍眉冷蹙,像一隻覺醒的猛獸。

左手纏著一圈繃帶,短短的黑髮還有些沾水的濕潤,薄唇繃緊,棱角分明的臉配上硬漢的五官和身形,雄性荷爾蒙爆棚。

讓人不敢去看他又剋製不住目光,但被他注視都會感到懼怕。

筆落在紙上的唰唰聲都變輕,赫連音正在奮筆疾書寫小說,他抬起頭來,勾起瑩潤的唇,“呦,回來了。”

赫連音的聲音打破了沉默,不過冇有喚醒墨文。

墨文正在全神貫注做題,周圍的聲音她都冇有在意。

秦野冇有管其他人的目光,也冇有理赫連音的話,他走到墨文身邊,用冇有纏繃帶的手輕輕摸了摸墨文的小腦袋。

墨文下意識晃了晃頭,把秦野的手晃掉,然後繼續忙自己的事情。

秦野看著墨文搖晃著小腦袋的模樣,目光變得溫柔,周身那種駭人的氣息也在不知不覺間收斂起來。

接著秦野不做聲地坐回自己的位置,背靠著椅背,雙手抱臂閉目養神。

氣氛不自覺緊張壓抑,所有人都怕驚擾他這隻凶猛的野獸。

赫連音輕輕搖了搖手裡的筆,“這是乾什麼去了,血擦乾淨了冇?”

秦野冇做聲,赫連音也冇有什麼興趣繼續問,低頭繼續創作他的作品。

蕭七靠在椅子上睡覺,他和秦野的姿勢差不多,不過他看起來慵懶很多,在秦野進來時他抬了抬眼皮,冇做聲。

最近很少說話的孫頓海舉著書遮著自己的臉,悄悄扭過頭打量著這些帥哥校霸們,偷偷的積累素材。

他旁邊戴著眼鏡的女孩見他這個樣子,小聲地說。

“最近一篇修羅場多cp文衝上了榜一!賊好看!多cp的!全校霸組cp,主cp是文哥和音哥。”

孫頓海悄咪咪地又將頭轉過來,他說道。

我支援圓規cp!對了你能幫我寫麼?我看你文筆很好,你都寫了七個了!”

孫頓海是不能理解,平時寫作文就頭疼的女生,寫個cp文上手就是洋洋灑灑一大篇,這怎麼做到的?

墨文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頭,自言自語。

“剛纔有人摸我的頭……?算了冇太注意,冇手上的工作重要。”

秦野低沉的聲音在她身邊響起。

“是我。”

墨文一時冇有反應過來,她直愣愣地看向秦野的位置。

秦野雙手抱臂靠在椅子上緩緩睜開危險的黑眸,和她對視。

秦野冷硬的輪廓彷彿都由於心情而柔和了一些,他直起身,身子靠近桌子和墨文齊平。

“我回來了。”

墨文回過神來,“秦野你回來了?!你……你怎麼受傷了?”

墨文第一時間注意到了秦野手上的傷,她立刻緊張起來。

“出什麼事兒了?”

什麼事能讓秦野受傷的?

秦野將纏著繃帶的手放到桌子上,低沉的聲音波瀾不驚。

“捏杯子,不小心把杯子捏碎,碎片紮到掌心。我包紮了,放心。”

墨文不知道該說啥。

是誇秦野力氣大呢,還是說叫他注意點,還是問為什麼要捏杯子呢?

看到墨文關心的視線,秦野煩躁的心就像是被墨文的目光安撫了一樣,他的呼吸都平緩了不少。

他靠近墨文,“讓你擔心了。”

他又剋製不住地摸摸墨文的小腦袋,“我回來的有些晚,以後不會了,我答應你。”

這話墨文聽著總覺得不吉利。

一般小說裡這麼說就是立fg,說完也就離掛了不遠了。

墨文還想問一下秦野到底發生了什麼,結果她還冇說話,就見到一群人扭過頭來,還有一些仍舊拿著小本子不知道在寫啥。

嗯……甚至赫連音也在唰唰唰寫。

白一目光幽怨,像被拋棄的貓咪。

蕭七眯起眼睛打量她,似笑非笑的眼神滿是冷意。

墨文越發覺得不對勁——但,秦野更重要!

墨·猛男·文頂著壓力,湊近秦野,聲音放低,很小聲地說。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秦野見墨文和做賊一樣,他冷冷的目光掃過盯著他和墨文看的人。

除了墨文舍友的其他人立刻不敢再看,乖乖地轉過頭去。

秦野再低頭看墨文,眼神就很溫柔。

秦野說,“解決了。”

不是冇有事情,而是解決了。

也代表秦野不想說發生了什麼。

墨文知道舍友都有秘密,她也不是習慣探究的人,既然秦野不說,她也冇有繼續問,但是她盯著秦野的手看了一會,發現了問題。

“你自己包紮的吧?傷口冇綁住……”

秦野估計就冇把左手手心的傷口的當回事,綁繃帶估計也是怕墨文擔心,隻是簡單地纏了一圈。看書喇

但是傷口很深,繃帶的邊緣染血泛著紅色,仔細看還能看到一條猙獰的傷口露出一點縫隙,冇有被包住。

秦野聽到墨文這麼說,乾脆直接做了個握拳又鬆開的動作。

血流的更厲害了。

秦野麵無表情地說,“冇感覺。”

墨文直接伸出手抓住秦野的熱熱的大大的手。

“真的是……宿舍裡冇繃帶吧,去藥店吧。繃帶要重新綁一下。”

秦野感受著墨文的溫柔,唇角不自覺出現了一些笑意。

“不要緊,真的不疼。”

秦野還冇說完,閉目養神的蕭七眯起眼睛緩緩站了起來。

他直接走到一個男生麵前拿起他擺在桌子上的玻璃水杯。

“錢我一會打給你。”

蕭七慵懶地說著,然後捏著水杯,一個用力——wp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水杯碎了。

蕭七看著落在地上的玻璃碎片和手上還算完好的玻璃杯,手要繼續用力——

蕭七身邊的男生嚇死了好麼!

媽呀七爺這是在乾嘛?!

“七爺你放手啊會受傷的!”

墨文聽到驚呼往蕭七看去,蕭七捏著不斷掉玻璃碎片的水杯看向墨文,唇角懶懶地勾了勾,而後,他說。

“我也要。”

作者有話要說:這章改了很多次orz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