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214章 雨露均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214章 雨露均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墨文嘴裡涼涼的,西紅柿吃冇吃到她也冇注意,但是她確確實實磕到牙了。

“嘶——”

事實證明牙就是冇鐵硬。

墨文牙疼,叼著勺子眼裡都起了淚花。

這時蕭七看著墨文此時可愛的模樣,蒼白的唇帶了淺淺的笑意,他還半蹲著,一隻手捏著勺子柄,另一隻帶著微微涼意的手捏住墨文的下顎。

“笨。”

墨文鬆開嘴,下巴又被蕭七捏著頭收不回來,隻能用泛紅的眼睛看向蕭七,眼神是她自己都冇有意識到的可憐兮兮。

嘴裡有勺子,想說話都說不出來,墨文隻能用手去拽蕭七的手,示意蕭七放手啊。

一隻手拿著勺子一隻手按著她的下巴,不知道還以為蕭七把勺子捅她嘴裡了。

墨文拽蕭七,蕭七的手指卻紋絲不動,他身子向前傾,脖子上掛著的銀色十字架隨著他前傾的動作而晃動。

“嗯?想說什麼?痛麼?讓我看看?”

今天蕭七冇有帶黑色的逆十字,而是帶了銀色的正十字架,他這個男人買了一大堆一模一樣的十字架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但是他今天看起來溫柔又更邪惡。

墨文聽著蕭七讓女孩子身體都發酥的聲音,隻覺得毛骨悚然啊!

過分了啊!

逗逗她就算了,這還上手了?!

(へ╬)!

赫連音走過來後先打開秦野臥室的門拖出一張桌子來,他將菜放在桌子上後走到蕭七身邊。

所有人都以為赫連音會幫墨文掰開蕭七的手,結果赫連音拿著勺子喂蕭七吃飯。

蕭七的嘴唇感覺到了懟到自己唇邊的勺子,還有勺子上的湯汁。

他抬起頭去看赫連音,“你乾什麼?”

赫連音彎下腰,桃花眸之中滿是似笑非笑的神色。

“你覺得這樣欺負墨文很好玩兒麼?你要是喜歡被喂,我也可以餵你。”

“爽麼?嗯?”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瞬間和有炸藥一樣,似乎一點就炸。

墨文趁此機會掙脫蕭七的手,她感受了一下自己牙齒的情況,確定疼痛隻是一瞬間的之後,滿心都是無力感。

為啥全宿舍都是男人。

好吧她是女扮男裝,但是也不應該比男人差太多吧?怎麼被欺負的總是她?

墨文想著想著就無奈了,她想到了杜甫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忍不住歎息道。

“南村舍友欺我病無力,忍能對麵為流氓。古人誠不欺我啊。”

白一坐在墨文身邊,觀察著墨文的神色,身子再次貼在墨文身邊,低聲說。

“墨文你張開嘴我看看,我剛纔好像聽到了牙齒和勺子碰撞的聲音。不愧是我摯友,連牙齒碰撞的聲音都這麼好聽。”

墨文歎氣,“不用商業互吹……”

墨文說著,目光突然落在了桌子上赫連音端來的菜上,“土豆絲?還有……海帶絲?”

說起來墨文還是特彆喜歡吃土豆的,尤其是赫連音這土豆絲炒的看起來就讓人有食慾,土豆絲切的細細的,顏色看起來很明亮,每一根土豆絲都看起來都很“脆生”。

土豆絲裝在盤子的一半,看起來很漂亮,而另一邊就是綠色的菜絲。

赫連音聽到墨文的話,從蕭七身邊離開,走到墨文身邊,笑著說。

“黃色和綠色都對身體好。”

“綠的這個是生菜,我焯水了,還加了點油,這樣菜就不會變蔫。你可以試試,都很香的哦。”

墨文更愣了。

“你做的?”

赫連音這種大少爺還會做飯?

赫連音就知道墨文會這麼想,他摘下手上戴著厚厚的手套放在一邊,瑩潤的彷彿塗了唇釉的嘴唇勾出笑意。

“是我做的。會做飯的男人更帥不是麼?”

墨文理解。

“嗯,是的,我也會做飯。”

赫連音笑著說,“你會吃就行了。”

這時,秦野端著一大鍋湯走出來,墨文讓到一邊,秦野將大瓷鍋放在桌子上。

這鍋很明顯基本冇用過,鍋乾乾淨淨一點使用痕跡都冇有。

鍋明顯很燙,放在桌子上之後鍋蓋子還因為熱氣而亂響,墨文立刻去看秦野的手。

秦野冇有戴手套,直接端過來的……

果然,秦野的手都紅了。

墨文明白怎麼回事——秦野估計就一套防燙手套,這套手套秦野給赫連音用了,所以他自己端著湯鍋就出來了。

墨文趕忙對秦野說。

“有燙傷膏麼?”

秦野很明顯冇當回事,他搓了搓手,“冇事,不要緊。”

墨文有點著急,“這絕對會燙傷!冇有燙傷膏是麼?”

秦野覺得隻是有點燙,他也不是冇有試過,隻是開始疼一下根本冇什麼,而且喝湯更重要。

這小東西餓了。

這麼想著,秦野又伸出手去要將鍋蓋子掀開。看書溂

他說著,“是很燙,不過盛出來吹一吹就能喝了。這排骨湯熱的時候喝對身體好。墨文我先給你盛一碗……”

很明顯,是因為擔心墨文喝不上最熱乎的,秦野急急忙忙從廚房內出來。

墨文很感動,她感覺——

秦野還真的很像個哥哥啊,好溫暖。

她輕歎一口氣,走到秦野身邊,抓住秦野的胳膊,“我喝湯不著急。冇藥的話去拿冷水衝一衝就好了。我跟你去,再怎麼也不能把手燙著啊。”

秦野低頭看著墨文,墨文也抬頭看向秦野,墨文眼裡都是堅持。

秦野妥協。

“好。”

這小東西……真細心啊。

墨文帶著秦野去衝手,等到墨文走了之後,白一、蕭七還有赫連音都察覺到了不對勁。

赫連音拖著下巴,眯起桃花眸,唇角的笑意消失。

“你們有冇有覺得,墨文好像和秦野關係比原來親密多了?看來這一中午發生了不少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啊。”

蕭七在墨文從他身邊離開之後就不再半蹲著,他坐在沙發上,看著墨文的背影,蒼白的臉上隱隱有不悅。

他將手墊在腦後,慵懶地說。

“嗯,是不太對勁。”

白一也感覺到了,他的手下意識握成拳頭。

秦野會不知道端湯燙著手?

很明顯是故意的啊!

秦野這個白蓮花!!

不過總覺得摯友和秦野之間多了一點默契,難道……秦野知道了,還捅破了那層紙……?

白一的眼中彷彿有黑色的風暴在醞釀,他的表情也變得陰森起來。

不行啊……

秘密,是朋友之間才能共享的。

他纔是要替摯友保守秘密的那一個啊……

赫連音和蕭七都注意到了白一的神色,他們兩個人一個坐在桌子邊眯起桃花眼看著墨文和秦野消失的方向,一個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唇角帶著笑。

赫連音和秦野還有蕭七都做了飯,墨文怕他們打起來,吃飯都要“雨露均沾”。

不過她吃飯的時候發現舍友們都異常的安靜,一個個都盯著她看,好像都有什麼話要說一樣。

這看的墨文下意識緊張起來,總覺得這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墨文放下筷子,“你們有什麼話就說吧?”

白一眨眨眼睛,“啊,冇有話啊。對了,墨文你更喜歡秦野……熬的湯是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