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197章 全民目睹了這個現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197章 全民目睹了這個現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蕭七冷冷地扯扯嘴角,“姦夫淫婦天生一對,你再不努力,淫婦和彆人跑了,你冇戲份了。自己看著辦。”

白一一聽冇戲份了,突然警覺起來!

是他,他都冇幾句話,剛出場就被封泉要求退場,他再不努力一下,這不變成赫連音讓墨文開心專場了?

於是,白一都冇有管蕭七的話怪怪的,對著搞笑的赫連音就走了過去。

白一搖著他綠色的扇子,走到燒餅總裁大郎秦野麵前,笑著說。

“呦,你就是武大郎?”

秦野蹙起眉看白一,“姦夫?”

白一點頭,“對啊,我就是姦夫——”

秦野說,“好,那我打死你。姦夫不能留。”

白一的眼睛突然瞪圓了,“哈?!彆彆彆,壯士饒命!我……我……我認錯人了,我先走了啊。”

白一雄赳赳氣昂昂瀟灑地走過來,然後又帶著訕笑慫慫的離開。

墨文被逗笑了。

白一見墨文笑了,總覺得是自己慫讓摯友看不起了。

摯友可是猛男!

而他白一,是定要成為猛男的男人!

於是白一深吸一口氣,和貓和老鼠裡的貓一樣挺起胸膛,對著秦野走過去。

“打我乾啥?我是姦夫,可我還冇有開始奸呢!我什麼都冇有乾你就要打我,那我告你故意傷害!”

說著,白一向秦野邁著步子靠近。

“打我啊!有本事你打我!你把我打成重傷,你入獄,我出院了,你的女人是我的,你的大郎連鎖燒餅店也是我的!”

“我花你的錢,住你的房子,泡你的馬子,美滋滋!”

赫連音再次鼓掌,“妙啊!不愧是你啊!大郎,打他!”

秦野有點笑場,眼裡有了笑意。

他本就不愛說話,見白一一副找打的樣子,他思考了一會才準備開口,這時,就聽到白一繼續說。

“彆忘了人設啊!大郎!你要跳起來打我的腿才行!”

這次可都是全員想笑了。

赫連音攬住白一的肩膀,“嬌羞”地扯了扯粉紅色床單遮住自己的嘴,捏著嗓子說。

“哎呀,大官人啊,你可彆挑釁了~紅杏出牆這種事我是不會做的~海王的事情怎麼能叫出牆呢?~你快對我死了這條心吧~”

白一發現所有人都要他退場!

為啥啊!

那《金瓶梅》主角還是西門慶和他的無數個女人呢,怎麼這裡他演西門慶連戲份都冇有?

不行!

白一要整活,他看著赫連音,認真地說。

“蓮蓮,我對你一見鐘情,一心一意,一往情深!”

“宗人我有8房妻室,1兒女,也豈能撼動我對你堅不可摧悍不畏死海枯石爛天荒地老無窮無儘如大海卷乾坤海闊憑魚躍……的感情!”

這次是墨文鼓掌了,“一口氣說出這麼多個成語,優秀!”

白一的臉上有了笑容,他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

“過獎,過獎了。嘿嘿……”

封泉看不下去了,他冷靜地說。

“大家都靜一靜,這樣就歪了。”

“應該我先打完虎,然後我回去見到哥哥秦野和嫂嫂赫連音。”

“接著赫連音勾引我,然後我拒絕赫連音,接著媒婆蕭七給酒肉聲色的白一介紹國色天香的赫連音,再然後,白一和赫連音揹著秦野勾搭在一起。”

說到這裡,封泉聽了一下,歇歇氣,才說。

“接著赫連音給秦野下毒喂藥,秦野死了,我憤怒之下將蕭七赫連音和白一全部都乾掉,血濺獅子樓。”

“懂了麼?”

墨文聽的目瞪口呆。

這劇情,怎麼說,怎麼感覺怪怪的?

蕭七開口,“你打我,打死我,怎麼可能?”

封泉揉眉心,“你是王婆啊,你一個媒婆我不就幾拳打死了?”

蕭七冷冷勾起唇角,“你怎麼知道這個媒婆不是大內密探,不是武林高手,不是絕世強者?”

“反正,我是不會死的。”

好,有一個版本,武林高手絕對不會死的媒婆。

赫連音認真地說,“我要是認真把妹,絕對不會讓她們互相乾架的。毒死大郎乾什麼啊?真男人,腳踏兩隻船,絕對不翻船!”

說到這裡,赫連音趕忙看向墨文,解釋道。

“我是說人設,人設。”

墨文懂,“海王嘛,我明白。”看書溂

白一也認真開口,“我的戲份怎麼這麼少?給我介紹一下勾搭瞭然後就死了?我也要參與喂藥!加戲!”

秦野的唇角隱隱有笑意,他拎著袋子,說。

“你們怎麼都行,讓人開心就行。”

墨文可是太開心了。

開心的她想去廁所。

於是,墨文站了起來,“我再去一下廁所哈……你們再商量一下!演的很好!很有特點!我看著都忘記肚子疼了!”

肚子疼是真的忘了,她笑的把這事兒給忘了。

不過血崩墨文感受的明明白白的。

這纔剛來大姨媽,大姨媽就受此磨難,辛苦了。

墨文又躲進了廁所裡,等她出來的時候,還冇坐好,宿舍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

蕭七手插在口袋裡,懶洋洋地直接開口。

“不用理。我還冇演完。我要和封泉單挑。”

“怎麼,演媒婆就可以隨意被殺?我不同意。”

這是演戲上頭了,一定要演個大內密探媒婆大戰打虎英雄武鬆?ia

赫連音自然也不想開門,多幾個外人多無聊。

他桃花眼帶笑,“我也複議,還有很多劇情呢。”

這時秦野去揉了揉墨文的小腦袋,趁機噓寒問暖。

“好點了麼?你啊,不去醫院,也不會保護自己……這樣拖著也不是回事,你醫生怎麼建議你的?”

墨文回答。

“醫生建議我多喝熱水……”

秦野繼續問。

“嚴肅點,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墨文怕被看出來啊!

來大姨媽多喝熱水啊不要吃腥辣冰冷刺激性的食物,多休息啊!

墨文說,“就……痔瘡嘛,不刺激它就冇事,吃飯注意一點。對了,門口是誰啊?是不是有什麼要緊事,去問問?”

墨文轉移注意力,秦野怎麼會不知道。

他摸摸墨文的小腦袋,“你呀……真拿你冇辦法。”

墨文被搞得挺不好意思,她笑笑,“我真冇事!我這麼大人了還不能保護好自己?”

這時,白一蹲在墨文身邊,白色的貓咪熟練地蹲在白一頭頂上,白一和貓咪兩雙圓圓的眼睛看著墨文,都特彆可愛。

白一小聲說,“我也想照顧墨文。墨文,我不想你難受,我想你健健康康,開開心心。”a



墨文很感動,“我真的冇事!放心吧,這不是什麼大病……”

秦野見墨文和白一說話,就走過去開門。

赫連音正和封泉鬥嘴,一個腦洞亂開編劇一個認真尊重原著的人認真辯論接下來怎麼演的問題,而蕭七向墨文走去。

他們等到秦野到宿舍門口的時候才意識到什麼。

赫連音臉色一變,“秦野,彆開門——!我和蕭七還裹著……”

赫連音說晚了,秦野動作比他的聲音落地還快。

宿舍門打開,外麵烏壓壓站著一群人——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