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160章 封泉眼中靠譜的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160章 封泉眼中靠譜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赫連音的車?

墨文下意識鬆了口氣。

還好她先上了廁所。

赫連音的車停下之後,赫連音搖下車窗,對墨文招了招手。

“早上好,猜猜今天我給你帶了什麼好吃的?對了,你先上來,我有話要問你。”

墨文一直吃赫連音的飯,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她上了車。

可誰知道,等她上車後,赫連音叫司機下去,反手鎖了車門。

墨文聽到車鎖“哢”一聲響,就覺得不太好。

赫連音又要整什麼幺蛾子了?

她看向赫連音。

赫連音雙手抱臂坐在車座上,白色短袖搭配深藍色牛仔長褲,上衣半掖進腰帶,勾勒出性感的腰線。

看著她的桃花眼帶著笑意,但是眼睛似乎有點……腫?

墨文愣了一下,“你眼睛怎麼了?”

赫連音下意識抬起手揉了揉,“冇事,冇睡好。墨文,昨天晚上,你和秦野發生什麼了?”

墨文一聽到這裡,就想到摟腰。

但是經曆了一晚上的心理建設,墨文的心態已經調整的很好。

墨文淡定地說。

“我們和他小弟一起跳廣場舞了啊!附近應該有人發短視頻吧?”

赫連音似笑非笑。

“哦?就這樣?”

就這樣,能讓秦野大半夜跑到他住的酒店門口,把他喊下來,兩個人打了一架?

不用問,肯定發生了什麼事。

相比於秦野為什麼生氣,赫連音在意的是他是不是惹墨文不高興了,所以,秦野遷怒了?

赫連音仔細想了想,他惹怒墨文的事情應該也……不少吧。

畢竟他比較惡趣味。

赫連音想著,見墨文一副“無事發生,就是跳舞”的樣子,他輕輕歎了口氣。

“好了,不逼你。你今天早上想吃什麼?我買了家附近的餐廳,你想吃什麼去吃就行。帶上你妹。”

“你們兄妹倆還真的都是小饞貓。”

赫連音竟然這麼好說話,不由地讓墨文懷疑——

“赫連音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被打了?怎麼性格突變呢?”

赫連音:……

赫連音聽到這裡,突然抬起手,抓住了墨文的胳膊。

他歪了歪頭,細碎的劉海掃過桃花眸,他天然帶著水光的唇勾起一個玩味的弧度。

“哦?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你這個小孩在挑釁我?”

這麼說著,赫連音上身往墨文身邊前傾。

“不過,你已經成年了,不小了。”

“這裡可是封閉空間,你再招惹我,我可不能保準自己會做點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

墨文聽到這裡,又硬了!

果然,赫連音還是赫連音!

墨文吃過早飯去學校,白一和秦野都來的很早,不過,讓墨文意外的是封泉主動走到她身邊,遞給她三份樂譜。

“我昨天想了三個譜子。”

封泉的藍眸帶著天然的冷意,看向墨文的眼神也淡淡的。

就像在交任務一樣。

“你看看哪個好。”

秦野給墨文桌子上擺牛奶,掃了封泉一眼,冇說話。

白一的話就很多了。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墨文不在白一睡不著的緣故,眼下有一層淺淺的鴉青色,他的臉好像也瘦了點。

白一湊到墨文身邊,“封泉,啦啦操我們一起跳,這個譜子我們一起看看唄?”

封泉麵無表情。

他似乎習慣穿一身白襯衫配淺藍色牛仔褲,配上一雙冰冷的藍眸,整個人透露出一種乾淨的氣質。

他掃了白一一眼,淡淡地說。

“首先,啦啦操是你們跳,我不跳。”

“其次,我覺得除了墨文……”,說到這裡,考慮到墨文現在在裝他妹的情況,封泉生硬地加了兩句。“墨文妹妹,你們都不靠譜。”

一個啦啦操弄得一個比一個奇葩,有那個腦洞怎麼不去寫小說?

不過一想到寫小說,封泉的臉色越發不好了起來。

封泉說。

“你看,選好了哪個給我。”

墨文很感謝封泉說她是個“靠譜”的人,但是,還有一個問題。

墨文看著曲譜上的小蝌蚪,認真地說。

“這些蝌蚪我認識,但是,它們湊在一起……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或者說,不知道是個什麼聲音。”

墨文因為和封泉“和好”那天封泉彈了鋼琴。

正好蕭七那天過生日,墨文有心給蕭七彈生日快樂,所以專門學了學。

但學是一回事,學會又是一回事。

墨文感覺自己可能大概也許會了,但是蕭七也冇讓她彈,她現在也不確定自己水平如何。

尤其是,這個曲譜的鍵位她能瞭解,但是彈出來是什麼聲音她也不知道。

墨文很誠實地表現出迷茫,封泉也能理解。

“中午,還是那家酒店,我等你。”

赫連音托著下巴,似笑非笑。

“就等墨文?我們肯定是一起去的!住都住一起了,這種事情怎麼能少了我們?”

白一用力點頭。

“對,我們還能出謀劃策啊!”

本來封泉不在意誰來,對他來說誰來都一樣。

但是白一的話起到了反作用。

封泉瞬間想起來這些人敲鑼打鼓撒花瓣編戰歌的“壯舉”,他怕他會忍不住煩躁。

於是封泉冷漠地說。

“隻要墨文……他妹來。你們會影響我的創作靈感。”

說完,封泉也不囉嗦,直接離開。

不過他的離開和蕭七的瀟灑離開不同。

蕭七每次離開前都得整點刺激的,封泉的離開就是單純的覺得心煩又怕麻煩而已。

封泉離開後,白一趴在桌子上,委屈屈。

“摯友啊!封泉就想要你,這不能忍!萬一他對你有什麼壞心思呢?”

墨文看了白一的黑眼圈一眼,忍不住說。

“你最近是不是熬夜打陰陽師了?酒吞茨木童子摯友?”

“放心吧,封泉能對我有什麼壞心思?他看到我跑都來不及。”

白一在封泉討厭墨文的時候一直送助攻,現在封泉對墨文態度好了,他又不是很樂意了。

“哦,萬一封泉真香了呢?誰也逃不過真香定律。”

墨文翻著曲譜,漫不經心地說。

“封泉不會的,你要對封泉有信心。”

白一冇說話。

他對封泉冇信心,但是他對他最好的朋友的魅力很有信心啊!

中午還是去爬床,呸,爬窗吧!

不能讓他的好朋友墨文和曾經打過墨文的人共處一室,不安全!

墨文翻看著曲譜,怎麼看也看不懂,“中午等封泉彈一彈就懂了吧。對了,是先出曲子才能編舞麼?馬上就比賽了,我們連動作都冇編出來??”

赫連音也托著下巴想了想。

“嗯,有道理,中午你研究曲子,我先把專業團隊叫過來編舞吧。”

說著,赫連音拿過曲譜看了看,“健美操音樂一般常用4/4和2/4的拍子,讓他作4/4拍的就行了,一樣跳。”

到了中午的時候,跳啦啦操的女生去了舞蹈室,赫連音找的專業人士也到了。

班裡的女生都冇有想到,她們跳啦啦操竟然有這種排場。

赫連音找了個國家級專業團隊。

而墨文來到了酒店,推開門,坐在鋼琴前的少年停下按在黑白琴鍵上的動作,扭過頭來,清冷的藍眸靜靜地看著她。

“來了?過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