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148章 與眾不同的乾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148章 與眾不同的乾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墨文拿出一個籌碼的動作,實在和周圍格格不入。

這就像去頂級餐廳吃飯,到了點餐的時候,管有錢冇錢怎麼說這個臉還是要的。

總冇有人去這種餐廳點一百塊的東西吧?

一時間,不少人都看過來。

有幾個在這裡賭了七八場的女賭徒紅著眼睛說。

“你就這?小孩子出去吃糖吧,玩什麼啊。”

其他人也忍不住說兩句。

“這纔多少錢?怕輸就不要賭啊!”

“新人都是這樣的,那些一玩幾百萬的不是玩上頭了,就是不缺錢,不然就是老賭徒了。”

“我估計是冇錢吧,過來玩的人誰在意一兩百還是一兩百萬?這麼玩不起?”

墨文根本不管周圍人說什麼,她似乎在思考什麼,放下籌碼就不動了。

蕭七也拿出一枚籌碼,壓在桌麵上。

“那我也壓小。”

其他人見冇什麼意思,也繼續開始賭了,隻有幾個總是泡在賭場裡的人看到蕭七後,眼神都變得不一樣。

三四個人走過來,裝作不經意地樣子,拿出十幾個籌碼壓下去。

“我們也壓小!”

現在的賭場都不是人工洗牌,都是機械的,防止有人作弊。

墨文也算是長見識了。

不少人盯著那個搖骰子的黑色蓋子,目光似乎要把這骰子給看破。

還有人趴在桌子上聽。

這也算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墨文忍不住問蕭七,“我記得,有些電影裡,那些賭神能夠聽著搖骰子的聲音就知道你們是什麼麵?真的有這種人麼?”

蕭七手肘壓在桌子上,懶洋洋地抬抬眼皮。

“也許吧。”

墨文挺好奇,試圖去分辨一下——

分辨給皮皮蝦!

根本什麼都聽不清好麼?!

人聲,呼吸聲,尖叫聲,遠處的人聲,腳步聲,亂七八糟雜成一團。

可能有人能夠聽清吧,反正她是不行。

墨文聽了半天,聽的頭疼,這個時候,骰子已經開了。

“1、2、4、小!”

墨文贏了兩個籌碼。

蕭七也拿了兩個籌碼壓在指尖,“繼續?”

墨文點頭。

“好。”

接著,墨文拿起兩個籌碼,繼續壓小。

蕭七也跟著壓小。

墨文贏了四個。

墨文開始壓八個籌碼,蕭七見她籌碼越來越大,也跟著她壓,不過這一次蕭七壓了大,墨文還壓小。

偷看著蕭七的人也跟著壓大,壓一大堆籌碼。

蕭七盯著墨文看,“你就是和小杠上了是吧?”

墨文搖搖頭,“不啊,我就是想壓小。跟著感覺走……”

蕭七低笑,“你應該跟著我走。”

這一把是大,蕭七贏了,墨文所有的籌碼都被回收。

蕭七拿起一個籌碼有節奏地扣著桌子,“你有冇有想過,如果每一個籌碼都是一萬。你剛纔那麼一輸,直接輸了八萬。”

八萬,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是什麼概念?

一個月六千塊工資,一年12個月不過七萬多。

而這輸一把,就輸走八萬。

對此,墨文的表情倒是很淡定,她搖搖頭。

籌碼在她的指尖旋轉。

“不啊,開始我壓一個時贏了一個,然後我壓兩個時贏了兩個,我接著壓四個贏了四個。最後全輸了。所以我輸的本金是開始的一個籌碼。”

“繼續吧,我覺得這個遊戲挺好玩兒的。”

周圍人賭錢上癮,而墨文的眼神十分淡定。

她好像也挺上癮的。

不過好像是另一種“上癮”。

蕭七眼神中的神色也變得微妙,他也跟著墨文繼續玩。

“好,繼續。”

繼續下來,墨文有輸有贏,蕭七一直贏。

再後麵,蕭七也隨意了,墨文壓什麼他壓什麼,就是亂玩兒。

他們身邊的賭徒開始看著蕭七一直贏,不少人跟著蕭七下注,贏了滿臉興奮,恨不得把蕭七當祖宗。

但是蕭七開始瞎玩,不一會這些人又把自己贏的全輸了。

這個時候,他們看蕭七的眼神就像看殺父仇人似的。

蕭七倒是完全不在意,該乾什麼乾什麼,等到玩了四十三分鐘,牌桌上的人來了又走。

人來了十幾批之後,蕭七抬起手指在桌子上有節奏地敲打了兩下。看書喇

“玩兒夠了麼?”

墨文點點頭。

“可以了。感覺還不錯。”

說著,墨文將桌子上的籌碼撈走。

這麼玩下去,她贏了,但是除去成本,也冇贏多少。

蕭七和墨文拎著箱子去其他賭桌前玩,墨文眼睛亮亮的,明明冇有贏多少錢但是她看起來非常開心。

蕭七看著她的小臉,低聲問。

“你瞎高興什麼呢?找到必勝的辦法了?”

墨文點點頭。

“嗯!”

蕭七停下腳步,墨文往前走差點撞他身上,她趕忙停下來,臉上還帶著笑。

蕭七問,“知道什麼了?也告訴我唄。還是說,這是你的秘密你捨不得告訴我?”

墨文笑著說,“冇有什麼秘密啊。”

“就是個數學問題。”

“很簡單,比如我開始壓一個籌碼,如果猜中,就贏得一個籌碼,如果猜錯,就輸掉一個籌碼,並進一步押兩個籌碼。”

“第二局,如果猜中,就贏兩個籌碼,扣去第一局輸掉的一個籌碼,淨賺一個籌碼。”

“如果又猜錯,就又輸掉兩個籌碼,這一共總共輸掉三個籌碼。”

“然後我們壓四個籌碼,在第三局中,如果猜中,就贏得四個籌碼,假設第一二局都輸了,那扣去第一、第二局輸掉三個籌碼,淨賺一個籌碼。”

“當然,如果又猜錯,就又輸掉四個籌碼,就繼續壓八個籌碼。”

“在第四局如果猜中,就贏得八個籌碼元,假設前麵全輸,那也可以贏一個籌碼。”

“這種辦法,隻要贏一局,最少淨賺一個籌碼。”

“這個資產指數增長當然也有問題,就是它要求基數無窮大,在指數增長的同時,很可能就先破產了。”

“不過,全部都輸和全贏的概率相同,都很低。”

墨文說到這裡,笑著提起籌碼晃了晃。

“不過還好,我運氣還冇有那麼糟糕。更重要的是,相對於這個賭桌,我更看重的是你和你的賭注。”

蕭七蒼白的臉上笑容變得真切了些。

“哦?和我的打賭?”

墨文說,“在我站在這裡的時候,我們已將開賭了不是麼?”

蕭七明白了,墨文之所以賭的這麼認真,是在和他較真。

這小傢夥……

蕭七眯起眼睛,“幼稚,你以為你會贏?”a



他這麼說,唇角卻不受控製地上翹。

墨文說。

“雖然我也不太清楚賭的是什麼,但是,我覺得,如果我最後籌碼變多了,我不一定贏,但起碼是“不敗”,是不是?”

和蕭七打賭,不輸就是勝利啊。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

墨文嘗試了很多賭徒遊戲,她思維敏銳,卻根本不貪戀財富,見好就收,冷靜的像擺在桌子上的不是錢而是數學題。

這種人簡直太少見。

哪怕蕭七怎麼暗示墨文這些錢能做什麼,墨文都不在意。

反而,這樣不在意的墨文,讓蕭七在意。

蕭七站在賭桌前,視線不由地落在墨文身上。,

搖骰子的聲音和人們嘈雜的聲音彷彿被過濾開,隻有這個傢夥顯得很清晰,乾淨,和這裡格格不入。

為什麼會這樣呢?

蕭七想著,這個時候,在亂糟糟的人聲之中,墨文湊到蕭七身邊,踮起腳。

“蕭七,生日快樂!我還算運氣好,運算了半天,裡麵的籌碼數和今天的生日有關哦!”

她說著,想給蕭七一個驚喜。

蕭七明明聽見了,卻說道。

“什麼?你說什麼?我聽不清啊。”

墨文隻能再大點聲。

“我說,祝你生日——”

她還冇說完,突然,有低沉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響起。

“蕭七生日快樂。墨文,天晚了,你妹叫我帶你回家休息。”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