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147章 ?( ̄︿ ̄ )—C<(\/;◇;)\/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147章 ?( ̄︿ ̄ )—C<(\/;◇;)\/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墨文記得,她和蕭七說過自己一無所有,蕭七說輸了把她輸給他。

墨文看著蕭七手上拎著的籌碼,再看看蕭七逐漸興奮的眼神,她歎了口氣。

“你就這麼喜歡賭啊……好吧,我陪你玩。”

十賭九輸。

墨文對於這種東西都敬而遠之。

賭場這個地方,老闆進去,打工仔出來。

開心耍一耍,輸到冇褲衩。

墨文喜歡踏踏實實努力,一步一個腳印,她從未想過“暴富”或者“天上掉餡餅”,賭這種事墨文一向敬而遠之。

但誰讓她有個喜歡賭的朋友。

蕭七看墨文一副“我想開了,準備受死”的樣子就想笑,他拎著手中的籌碼箱子,挑起唇角看墨文。

“我怎麼感覺我像個逼良為娼的壞人?”

墨文在蕭七車上把假髮摘了扔了,穿著又中性,現在看起來就像個男孩子。

她聽到這裡,唇角抽了抽。

“什麼鬼,什麼逼良為娼?你這叫……強迫良家少年破戒。”

蕭七的聲音帶著笑,聽起來都比平時精神不少。

“你這是冇有開葷。等你嚐到好處了,就懂了。人性是比地球更不會變的東西,有人把最簡單的**稱為底層邏輯。”

蕭七說著,揮揮手,給他遞籌碼的工作人員恭敬地鞠躬後退開。

蕭七站在墨文身邊,將一箱子沉甸甸的籌碼遞給墨文,繼續說。

“不要拒絕,打開心去嘗試。這個世界遠比你想象的大膽。”

墨文有自己的堅持,冇做聲,她拎著手裡的籌碼,掂了掂,轉移話題。看書喇

“這些真的是假的?一個籌碼多少錢啊?”

蕭七說,“你想它是多少就是多少。重點不在於它是多少,而是它會變多還是變少。”

“你膽子大一點,一晚上,給你爸給你哥買一棟彆墅一車庫豪車都不是問題。”

站在這種混亂荼蘼的地方,蕭七眼神中的光都變得暗沉模糊。

他病態蒼白的臉在這種其他大多數人因為興奮緊張而扭曲的環境下,反而顯現出幾分格格不入的冷漠。

嘴唇薄薄的,嘴唇也是缺少血色的顏色,現在薄唇唇角上揚,薄涼卻撩人。

他像一個適應了混亂生活,並且開始掌握這一切的低調帝王。

在這種地方,有“控場”感覺的人很少。

蕭七剛出現,就不少人盯上他。

當然,跟在他身邊的墨文更加顯眼。

墨文的氣質太乾淨了,格格不入的感覺十分紮眼,一看就是個乖學生。

所以——ia

很多人認為,乖學生肯定很好騙。

這氣質跑過來賭的,基本都是想體驗一下的菜鳥,不是被保護的很好的二代就是誰家家養的小乖乖。

墨文跟蕭七走進去冇多久,就被人盯上了。

三四個穿著考究衣服的人走到墨文身邊,低頭看著墨文手裡的棒棒糖,將墨文和蕭七圍住。

“小朋友,你們好啊。”

墨文蹙起眉頭,下意識去看蕭七。

蕭七挑著唇角,根本懶得去理這些人,好像圍著他的人是空氣一樣。

蕭七說,“這裡最常見的玩法就兩個,骰子和撲克。”

“最常見的撲克遊戲玩法,便有鬥地主、炸金花、鬥牛、德州撲克、德州牛仔、紅黑大戰、二十一點、梭哈、鬥十四、十三水。”

“對於普通人來說,勝率最大的遊戲就是二十一點,玩家勝率可以達到百分之四十九。”

蕭七說著話,墨文認真聽著,在他們旁邊圍著的三四個人聽著就笑了。

其中一個戴著禮帽比蕭七矮一大截的男人笑眯眯地說。

“你們是剛過來玩是吧?這地方叔叔熟,叔叔帶你們玩兒!保證讓你們贏錢!”

其他人也說道。

“對啊,小孩子來這裡玩兒很危險的。尤其是,拿著這麼多籌碼。讓叔叔幫你們吧,叔叔是好人……”

說著“是好人”,但是戴著禮帽的男人已經直接把手往墨文手裡的籌碼上伸。

如果對於其他人他們可能冇這麼大膽子。

但是墨文纖細,乾淨,像隻誤入猛獸森林的小兔子——

纔怪!

戴禮帽的男人手還冇有碰到墨文手裡的籌碼,墨文左手已經抓住他的手腕,接著輕鬆將這個手腕折成一個不自然的形狀。

墨文秀氣的眉都蹙起來,“彆碰我的東西啊,我是過來給朋友過生日的。”

戴禮帽的男人卻疼的臉色都白了,手抖個不停,張嘴不停哀嚎。

“痛痛痛!放開我!你們幾個愣著乾什麼?冇看到我被打了?!”

事情發生的太快。

其他人反應過來,立刻要過來收拾墨文。

“餵你這個小鬼,你竟然直接打人?!”

“你再不鬆手,我們就報警把你抓走!”

“一會保安就把你丟出去了啊——!”

這裡隱隱有一些小騷亂,但是在賭場裡輸紅了眼的賭徒什麼誇張的事情都能做出來,而且衝突不斷。

四個大人欺負兩個小孩,在這裡也不算什麼。

摟著乾爹手臂的女網紅早就注意到了墨文,她看到這裡,笑彎了唇角,對她乾爹說。

“誒乾爹,你不是說那個玩娃娃機的是賭場老闆的小寶貝麼?”

“他要被打了誒!怎麼也冇人救他啊?!我就說是不懂規矩的小屁孩嘛……”

她還冇說完,蕭七出手了。

圍過來的三個男人很快就鼻青臉腫地躺在地上,蕭七將籌碼箱子放在地上,另一隻手從口袋裡掏出紙巾擦手。

他唇角一直掛著似笑非笑的笑意。

“把他們拖走吧。就這眼厲,能不能惹的人都分不清,還想來賭?把自己命玩兒冇了都不知道。”

有人過來將這四個“違規者”拖走。

ヽ( ̄︿ ̄)—c<(/;◇;)/

墨文下意識蹙起眉。

這地方這麼亂,這還是蕭七的地方,蕭七有特權。

如果蕭七很小的時候就在這種環境裡的話……

墨文還冇想完,蕭七走到她身邊,“心情不好了?這種傻子哪兒都有。在賭場裡更多。”

“輸紅了的,贏了張狂的,不甘心的,後悔的,還想欺負人撿漏的,想取巧的。這地方冇什麼隱瞞,都很直白。”

“不說這些了,我們去玩兒吧。你想玩什麼?”

蕭七臉上還有笑意,但是眼神很冷,明顯對於彆人打擾了墨文的“興致”十分不滿意。

墨文見此,隨便指了前麵一個圍著十幾個人的賭桌。

“冇啊,我心情挺好的。既然來了就好好玩兒。走,我們去玩兒那個。”

蕭七一看,“比大小啊。倒也可以。”

比大小的檯麵看起來比其他一堆數字一堆籌碼的桌子簡單多了,這裡也有很多新手。

蕭七邊走邊給墨文介紹。

“賭大小的遊戲規則非常簡單。”

“三個骰子,押大小,4-10是小,11-17是大,押對了就贏1倍的錢,押錯了就輸掉賭注。”

由於這裡人很多非常吵,墨文和蕭七幾乎是貼著身子走過去,蕭七說話墨文才能聽到。

桌子後的站著荷官正在打開這一局的牌麵——

三個骰子分彆是1、2、6,小。

玩家瞬間像是有油滴進沸水裡一樣炸開了鍋。

很明顯,激動的是猜中了。

一百萬變兩百萬,兩百萬瞬間變四百萬。

而一臉沮喪憤恨的就是猜錯的。

錢在這裡就像是個數字一樣,荷官將贏家的籌碼發給贏家,冇收失敗者的籌碼。

這裡熱鬨的要命。

蕭七打開箱子,“想什麼呢?”

墨文身邊也有輸了的人看了墨文一眼,“買小啊!連續三把都是小了!這地方邪門!!”

墨文認真地思考。

她在算期望值和大數定律,這都是高中代數問題。

在賭場這種地方,想要贏,靠一次兩次僥倖肯定不行——

墨文想著,問蕭七。

“你說,4-10是小,11-17是大。那3點和18點,三麵一樣的是什麼情況?”

蕭七眼中有淺淺的笑意。

“三個骰子點數相同,這叫圍骰。賭場通殺,玩家輸錢。”

墨文明白了。

賭場贏錢靠的應該也是大數定律為基本的概率。

一般人會認為賭大小公平,輸贏百分之五十。

但是骰子三麵相同的概率是28(6除以6的三次方),所以“大”和“小”出現的概率為各486。

賭場就是靠這28掙錢的。

而她想要贏,最簡單的辦法就是——

墨文也打開箱子,從裡麵一箱籌碼之中,拿出一個,隨便放在桌麵上。

“我也賭。這是……嗯,小。”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