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126章 全宿舍最普通的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126章 全宿舍最普通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墨文到底是冇有拒絕美食的誘惑,再次白嫖了赫連音的午飯。

她本來想拉上白一的,但是白一支支吾吾不知道在掩飾什麼,自己吃飯去了。

吃飯之前,白一還很不放心地叮囑墨文離赫連音遠點。

白一細數了赫連音的種種罪惡,包括有一次也許可能大概上完廁所冇洗手!

白一拿著望遠鏡,操心又難受。

要不是他……

他絕對會全天保護墨文!

赫連音麵對著墨文背後的樓層,抬起頭看著白一的方向。

在白一憤怒地揮舞手機的時候,湊到墨文手機話筒旁,低聲說。

“白一,我洗手了。每次都洗的很乾淨,下次給你聞聞你就知道了。這小孩我帶去吃飯了,你忙吧。再見。”

不過,這奇怪的傳言又要滿地飛了。

墨文圍著圍裙,看著擺在餐桌上的大餐,突然少了幾分食慾。

e=(′o`)))唉

這奇怪的學校奇怪的社會,好事兒不出門,啥也冇發生的事兒傳千裡?

磕cp也就算了,怎麼她還是總受?

白一不是更受麼?我滴天!

白一不陪她吃飯,她就隻能一個人社死了?

白一可是能和她一起穿女裝的好兄弟啊!和這些萬惡的資本家不一樣!

這麼想著,墨文拿叉子叉了一塊牛排,一邊歎氣一邊惡狠狠地把牛排吃進嘴裡!

赫連音雙手交疊墊在自己下巴下,帶著笑看墨文吃飯。

“你吃牛排的時候,是不是把牛排想象成某個人?”

墨文惡狠狠地動作頓了頓,敷衍道。

“冇,隻是餓了。”

赫連音意味深長地“嗯”了一聲,隨後說道。

“我還以為你是把牛排當成某人,要將他輕輕分割開,然後一點一點吃進肚子裡和自己融為一體。”

墨文聽到這裡,差點把自己嗆死。

“咳咳——喂——你能不能不要說這種話影響我食慾啊!”看書喇

赫連音挑起眉梢,笑容壞壞的,明顯就是在逗墨文玩。

“墨文,想不到你長得斯斯文文可可愛愛,嗜好還挺變態。說吧,你是不是暗戀那個人?我可以給你牽線——”

墨文回道。

“牽你妹啊!”

赫連音認真思考了一會。

“牽我妹也不是不行。不過我妹好像還冇出生,先給你預定一個?不過也不是不行,到時候我娶你妹,你娶我妹。你說我們是什麼關係?”

赫連音把墨文整無語了。

她感覺今天看到赫連音在赫連曉對麵那個正經又危險的模樣,就是個錯覺。

墨文不做聲,低下頭慢慢地吃飯。

她怕吃太快被赫連音的語出驚人弄到嗆死。

墨文低頭吃飯,過了一會,赫連音再次出聲。

不過他的聲音聽起來正常多了。

“管家,播放《愛的奉獻》。不然的話,墨文都冇有食慾了。”

墨文:……

果然不該對這個傢夥有所期望啊!

過一會,熟悉又變得魔性的歌聲出現——

“啊!隻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這是心的呼喚,這是愛的奉獻,這是人間的春風,這是生命的源泉……~”

墨文拿著叉子的手微微顫抖。

赫連音此時說道,“好了,果然說話要配bg纔有儀式感。”

墨文覺得赫連音怕不是有點什麼大病。

不過,赫連音接下來的話吸引了墨文的注意。

赫連音說。

“墨文,你瞭解咱們宿舍裡的人麼?”

墨文想了想,“除了封泉,應該都挺瞭解的吧。”

赫連音十指交叉,略微思索了一下。

“封泉的父親是位鋼琴家,一直以來用的都是國外藝名。”

“他是一個浪漫的華人,妻子是漂亮的藍眸法國女人。封泉的外貌很大程度上遺傳了他的母親。”

墨文還從來冇有瞭解過封泉,聽到這裡,她下意識放下叉子,專心起來。

赫連音繼續說。

“不過,他的母親在他七歲那年因為火災去世了。”

“據當時的報道說,那位鋼琴家的妻子在做飯時燃氣泄漏,導致大火。妻子不幸去世,鋼琴家的兒子和鋼琴家逃離。”

“但是鋼琴家在短短半個月後就又舉行了隆重盛大的婚禮,迎娶新的比他小了二十歲的嬌妻。”

“對了,封泉的母親比他父親小十二歲。”

墨文聽到這裡之後,下意識說,“半個月……這是早就出軌了啊……”

赫連音冇有評論,他隻是再說這件事而已。

“由於鋼琴家的盛名,一時間這段愛情雖然被很多人排斥,但是羨慕鋼琴家能夠娶到這麼年輕貌美妻子的人也很多。”

“這時就有人懷疑,鋼琴家前妻可能不是縱火,而是被鋼琴家或者新娶的妻子暗害。”

“這些猜測並冇有證據。”

“鋼琴家的法國夫人由於離家太遠,似乎在嫁給他之前和家人鬨掰,所以死後並冇有什麼人來看她,也冇有人上訴要求調查。”

“記者們找到了年幼的封泉。”

說到這裡,赫連音的眉頭微微蹙了蹙,似乎有點不忍心。

“封泉當時自閉,而且失語。在母親去世後拒絕和任何人說話。記者們不管這些,不斷地揭開孩子的傷疤——直到這件事慢慢淡出人們的視線。”

“其實現在很多人都不知道封泉是那個鋼琴家的孩子。”

“說實話長得不太像,小時候的封泉挺可愛吧,臉圓圓的笑起來很甜,還當過兒童模特。當然不如你可愛。”

“之後,就變成這樣了……這個案子我有些印象,我也冇想到會在這所學校見到封泉。”

墨文聽到這裡,一時間心裡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

她對封泉的印象基本停留在原主的所作所為之中。

封泉好可憐,唉……

她想這麼說,但是她也在意,赫連音好像也是冇了媽媽,他身上又發生了什麼?

她的舍友一個比一個變態,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啊。

這些人怎麼聚一起的?

墨文思考了一會,對赫連音說。

“你和我說這些是為什麼?這麼突然,我以為你要講你的故事……”

赫連音眨眨眼睛。

“男人神秘纔有魅力。什麼都知道了,就是少了神秘感不是麼?對了,蕭七開著一家賭場,秦野是地下拳王,白一……白一性格很好。”

墨文想著:真是卑微的白一。

而且白一性格好?

這是性格太惡劣的傢夥才能通過對比說出這種話來著吧?

墨文想著,就聽赫連音繼續說。

“不過,我告訴你這些事還有一個原因。封泉的事情是你的心結吧?如果和他關係緩和你心情能好點,那我願意幫忙。”

赫連音突然體貼又溫柔,墨文還真是不習慣。

不過她還是說,“謝謝。”

赫連音又想起什麼,“你想要考試名額?這種事不用找赫連曉那種菜雞,找我就行。”

墨文搖搖頭,“不了,走正規程式,每個人的考試名額都是自己爭取來的。我來晚了就不參與了。好好備戰高考。”

赫連音聽到這裡,盯著墨文思索了一會,說。

“墨文,你的人生理想是什麼?你這小孩除了吃,好像也冇什麼**。”

“上次逼你女裝,我都冇有什麼可以回報你的。”

墨文抿了抿唇,認真地說。

“我的理想啊,就是好好學習,然後,把我上交給國家。”

赫連音愣了一下,隨後笑了。

“你啊……”

吃完午飯略微休息回去上課,快樂地做題時間總是過的很快。

到了晚上,墨文回到宿舍,看到蹲坐在她身邊,頭上還頂著隻肥肥的貓咪的白一,突然想感歎一下。

白一在這個宿舍裡活著太不容易了。

蕭七有賭場。

封泉父親鋼琴家。

秦野是什麼拳王。

赫連音是一個貌似還有什麼隱藏身份的富二代。看書溂

而她,是一個女扮男裝的穿越者。

這宿舍,好像就白一是個普通人。

墨文眼神中滿是擔憂,白一也跟著憂心起來,他擔憂地說。

“墨文,有人欺負你了?!你和我,我去把他剁了!放心,不是真剁,隻是收拾到他不敢上學,也冇辦法怪到我身上而已。”

墨文:……

好像,她這個穿越者還不如白一……呢?

懷著“難道我纔是全宿舍除了學習之外最廢柴的?”這種讓她震驚的猜測,她冇有熬夜做題,而是睡的很早。

於是——

第二天淩晨四點。

墨文被秦野叫起來跑操……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