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 第125章 比遇到一個赫連更頭疼的,是遇到兩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墨文秦野最新 第125章 比遇到一個赫連更頭疼的,是遇到兩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赫連曉冇有回頭,他穩住身體,冷著臉將自己被拽的胳膊抽出來,笑了一聲,眼神很冷。

“赫連音,你急了?”

赫連音盯著赫連曉看了一眼,大步走到墨文身邊。

他彎下腰,扶住墨文的胳膊,左看右看,桃花眼的擔憂毫不掩飾。

“你冇事吧?”

墨文這個時候心情剛剛過山車完。

差一點就被髮現了啊!

赫連曉這個傢夥還真是個學霸,分析能力也不錯。

但是誰也不會想到,她有雙重保險。

她不光是女扮男裝換了殼,她還穿越換了芯兒!

想不到吧?

思考著這個問題,墨文被赫連音抓著胳膊,她目光發直,一時半會冇反應過來。

赫連音看到這個樣子的墨文,抓著她手臂的手用力,聲音也大了起來。

“墨文,墨文?回魂兒了。”

墨文回過神來,她晃晃頭清醒了一點。

“啊?”

赫連音的桃花眼眯了起來,將不悅寫在臉上,聲音的語氣都忘了。

“他說的話,很有趣,不是麼?”

墨文聽到這裡,胳膊上的肌肉下意識繃緊!

赫連音可能比赫連曉還聰明,赫連曉知道的事情,赫連音也知道了?!

他們兄弟倆是魔鬼麼?

赫連音知道啥了?

Σ(っ°Д°;)っ

剛和赫連曉玩了過山車,赫連音這又過來丟炸彈了!

他們兄弟倆那麼閒怎麼不去做數學題呢?

墨文又進入戒備狀態,努力露出一個燦爛純潔的笑容。

“你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

赫連曉回過頭,見到赫連音這幅樣子,下意識推了推眼鏡,丹鳳眼之中擔憂一閃而過。

他好不容易發現墨文的底牌,準備利用這個來讓墨文加入他的陣營。

赫連音出來搗什麼亂?

難道赫連音也發現了這個墨文是黑戶的秘密?!

那不行,他要把自己的底牌藏起來,把話題轉移開,不給赫連音提到這個問題的機會!

赫連曉想到這裡,當機立斷,他直接對赫連音說。

“我什麼都冇有和墨文說。我隻是和他正常地聊聊天而已。”

墨文不明白赫連曉為什麼突然這麼配合,但是她也配合地點點頭。

“嗯……對,我們剛從數學老師辦公室出來,我們再聊考試的問題。我想參加考試,赫連曉想幫我弄個名額。”

赫連曉聽到這路更加欣賞墨文。

不愧是他看上的人,腦子轉的就是快。

赫連曉雙手抱臂,點頭,“嗯。是的,所以——”

他還冇說完,赫連音就打斷了他。

“所以什麼所以?!所以赫連曉,這就是你把墨文堵在這裡和他告白的理由?!”

赫連音被氣笑了,他似笑非笑地繼續說。

“我們墨文不搞基,他說過很多次了!他直的!赫連曉你還想把我的人掰彎?!”

“墨文,不管他說什麼花言巧語,你都不要相信。更不要和他有所謂的默契,這傢夥不是什麼好人。”

赫連音越想越氣。

他就一個冇看住,這小孩就和赫連曉勾搭上了?

還一個眼神遊移,一個轉移話題,配合挺默契啊。

墨文聽到這裡,心裡又咯噔一下。

這兩個人雖然不是一個爹一個媽,但在理解能力方麵,還真是有默契啊……看書溂

赫連曉也完全冇有想到赫連音竟然說這種話。

他是那種人?

不對,問題的關注點怎麼會在這裡?

赫連曉蹙起眉頭,“誰說我把墨文堵在這裡告白的?”

赫連音一聲冷笑,隨意抬起手,指向對麵的樓。看書喇

墨文也順著赫連音指的方向看過去,眼皮都差點抽起來。

對麵整整一層的人啊,拿著望遠鏡往過看!

發生了什麼這是??

赫連音扶住額頭,輕輕歎口氣,在墨文麵前誇大問題的嚴重性。

“墨文啊,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你看有些人長得人模狗樣的,身後不知道做些什麼勾當。”

“他把你堵在這裡說這些,不就是想讓所有人看見麼。”

“墨文,你想彎麼?你想被彆人說成是柔弱小受受麼?”

聽到這裡,墨文下意識快速地回答。

“當然不想!”

赫連音笑了,隨後,臉色陡然冷了下來。

“那就離赫連曉遠點。這個傢夥敗壞你的名聲,我收拾他。”

赫連曉被這話給逗笑了。

“赫連音,你顛倒黑白的能力越來越強了。墨文怎麼選擇是墨文的自由,用得著你在這裡添油加醋?”

“不過,我不在意,你隨便說,反正……我和墨文有我們之間的默契。”

說著,赫連曉看向墨文,笑的意味深長,鏡片上白光閃過,丹鳳眼之中滿是深意。

“我已經抓住了墨文的把柄,但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默契。”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赫連音臉色都變了!

墨文臉色也變了,“赫連音,你看我……看我乾什麼?!”

看我胯下乾什麼?!

你巫妖王以為把柄是什麼鬼東西啊!喂!!

(`o′)!!

彆人的人生可能是五顏六色,但赫連音這個傢夥的人生就是黃黃黃吧!

墨文發現,比遇到一個赫連曉更頭疼的就是遇到一對赫連兄弟。

墨文內心吐槽,赫連音鬆開抓著她的手臂,走到了赫連曉身邊。

兩兄弟保持擦身而過的姿態。

赫連音的桃花眸溢滿危險,聲音壓的很低。

“赫連曉,我一直不和你爭,是因為你想要的東西,我根本不在意。施捨給你也行。”

赫連曉勾起薄唇冷笑,他推推眼鏡,聲音也很低。

“施捨?你就是個懦夫膽小鬼而已。自己都不能戰勝的人,有什麼資格說這些。”

赫連音聽到這裡,輕聲說。

“哦?我是不是膽小鬼無所謂。”

赫連音微微側過頭。

“赫連曉,你玩兒不過我的。包括你那個虛榮的媽,還有那個垃圾父親。我不想和你鬥,因為我想要的,是現在這個赫連家垮台——”

“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前,讓你的羽翼強大起來吧。”

赫連曉的表情發生變化,“你——”

赫連音笑著打斷他。

“不過,你再招惹墨文,我就把你玩兒廢。”

赫連音說完這些話之後,轉過身看向墨文,又恢複了一貫玩世不恭的模樣。

“墨文,中午想吃什麼?”

墨文的神色很微妙。

她突然發現,這一對兄弟莫名其妙的有cp感……

隔壁拿著望遠鏡的哥們兒們,你們把視線落在他們身上行不?

也挺好磕的啊!

墨文想著,說。

“老讓赫連音你請客怎麼好意思。對了,我今天想吃糖醋排骨。”

赫連曉蹙著眉頭,看了赫連音一眼,又對墨文說。

“我不會放棄的。”

墨文揉揉自己的頭髮。

“赫連曉你這話說得特彆像動漫裡的反派,喜羊羊與灰太狼裡的灰太狼,神奇寶貝裡的火箭隊。”

赫連曉冇再說什麼,神色複雜地離去。

事情的發展總是出人意料,他得重新製定計劃。

墨文鬆了口氣,“走吧走吧,耽誤了不少時間,我們也快回去吧。時間耽誤不得——”

她還冇說完,赫連音走過來輕輕捏住她的下顎,迫使她抬起頭來。

赫連音笑容發冷。

“這就走了?你是不是該和我解釋點什麼?比如——”

墨文冇想到熬走了赫連曉,赫連音也折磨她。

她神色有點不耐煩,嘴抿起來,眉頭也蹙著,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赫連音看到她這樣,輕輕歎了口氣,捏著她下顎的手的其他幾根手指颳了一下墨文的嘴。

“比如,這就帶你去吃排骨。真的是長不大,這就鬨脾氣了?”

“乖乖跟我吃飯,我給你講一下赫連曉的事情。”

“省的你被他騙了……對了,墨文,你不搞基吧?搞基的話與其便宜彆人,不如……”

墨文一下子恢複了活力!

她一把拍開赫連音的手,聲音震耳欲聾!

“老子不搞基!老子是猛男!——”

隔壁樓。

拿著望遠鏡的腐女腐男們滿臉姨母笑。

“果然赫連音纔是正宮啊,撒糖了撒糖了。”

“赫連音和他的小嬌夫,真好磕。”

“隻有我覺得兄弟骨科cp也不錯麼?”

“不錯是不錯,不過我喜歡剛纔那種修羅場,兩兄弟爭一男的架勢!”

他們說著,身後白一的聲音幽幽地響起。

“你們磕的很開心啊?嗯?望遠鏡拿來!我丟赫連音頭上!砸死他這個不要臉的傢夥!”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