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786章 她對他那麼狠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786章 她對他那麼狠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滾!”

他再次吐出這個字,一把將人推開。

靳明月被推得摔在了地板上,手肘都疼得腫了起來。

今晚是她最好的機會,房間被鎖死了,霍寒辭又受兩種藥物的影響,如果她不在這個時候把人拿下,那以後迎來的就會是霍寒辭的徹底厭惡。

“寒辭......”

可霍寒辭直接拿過旁邊的凳子,砸向了房間內的窗戶。

難怪他從進入房間就覺得不對勁兒,不僅是門,就連窗戶都被鎖得死死的。

他的掌心都是血跡,因為這個動作,窗戶應聲而破。

玻璃碎片落了一地,靳明月的叫聲變成了尖叫。

霍寒辭的腿長,再加上管家今晚給他選的房間是一樓,一邁就能跨出去。

他冇回頭看靳明月,隻覺得噁心至極。

霍寒辭以前從未有過這樣的情緒。

他往前走了幾步,總算遇到了簡洲。

簡洲連忙扶住他,眼裡都是震驚。

“總裁?”

“回壹號院。”

簡洲連忙點頭,心頭有些憤怒,這是中招了麼?

在總裁的母親屍骨未寒的時候,在霍家人都在弔唁人的時候,旁支給霍見空推薦新人,其他人則給霍寒辭下這種藥。

豪門到底是怎樣一個肮臟的圈子。

有時候頂級的學識,資源,財富,並不意味著完美,在這樣的圈子內,從享受了特權那一刻開始,就把外界對於自己的吹捧,社會對於自己的優待當成是理所當然了。

人性逐漸丟失,個人利益占據了最重要的位置。

霍寒辭坐進汽車內,心裡蔓延一股不安。

他的額頭都是汗水,又熱,又難受。

他拿出自己的手機,在看到池鳶的通話記錄時,隻覺得眼前一陣氤氳。

是錯覺吧?

她對他那麼狠心,連他說悄悄在一起,都被她拒絕,她怎麼可能主動打電話聯絡呢?

池鳶的心來得比誰都狠,跟他在一起,也隻是為了報複霍明朝。

他隻是徹頭徹尾的工具,她報複霍家的工具。

霍寒辭眨了眨眼睛,不想去細看,卻又忍不住指尖抖動,撥了過去。

電話關機。

幸虧不是他被拉黑。

還以為她狠心說了分手之後,會拉黑他的一切聯絡方式呢?

霍寒辭想到白天的事情,嘴角就蔓延開一絲苦笑。

本想藉著盛娛那邊,牽住這與她唯一的一絲聯絡,卻被告知,盛娛已經成為了個人控股的公司,完全擺脫了霍氏的束縛。

除了池鳶,還有誰會這麼做呢。

原來她一早就佈局好了,這就是她的退路麼?

霍寒辭感覺到憤怒,一種被人利用之後,卻又狠狠拋開的憤怒。

他甚至覺得,既然是利用,為何不利用得徹底呢。

利用一輩子。

但在池鳶那邊,大概從來都冇想過一輩子。

那個狠心的女人。

霍寒辭閉上眼睛,心口在劇烈的起伏,一點兒都不能平靜。

再加上此刻身體的熱度,還有想起池鳶時,心底蔓延的涼意。

這兩種感覺折磨著,她覺得自己多半要瘋了吧。

他將背靠在汽車椅背上,最終還是吩咐簡洲。

“簡洲,查查池鳶的位置。”

現在身上有手機的人,極少會關機。

如果她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呢?

他不敢賭這萬分之一的機會。

霍寒辭閉上眼睛,眼眶發熱。

他對池鳶永遠狠不下心,池鳶對他卻是毫不留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