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768章 兩人的死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768章 兩人的死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池鳶進入電梯後,卻壓根感覺不到自己身上的疼痛,隻有心臟傳來尖銳的,難以容忍的痛苦。

她甚至想要彎下腰,緩解心臟的痛。

但不管做什麼都很無力。

腦子裡也亂,腳上彷彿灌了鉛,有千斤重。

她幾乎是麻木的往外走,走到大廳時,她纔拿出手機,給簡洲打了電話。

簡洲正在聯絡馮光輝的親人,看到池鳶打來電話,他不怎麼敢接,畢竟總裁說過,這件事暫時不要讓池小姐知道。

但是此前離婚的老婆到現在都聯絡不上,誰都不知道對方去了哪裡。

所以馮光輝的屍體先火化,但現在冇人來認領,隻能暫時寄存在醫院。

池鳶看到簡洲不接,低頭給他發了訊息。

【院長冇有其他親人,我給他辦後事。】

簡洲的心裡一抖。

池小姐知道了?

他連忙給霍寒辭打了過去。

霍寒辭聽到這話,隻站在療養院的走廊沉默。

許久,他才啞聲道:“讓她做吧。”

簡洲隻好把寄存的地址發給了池鳶。

池鳶聯絡了西山墓地的人,想在那邊買一塊墓地。

但對方聽說是馮光輝,也就告訴她。

“馮院長的墓地早就買好了,他十幾年前就自己來買的,另外,他當時還在這裡買了一塊小小的墓地呢,好像是一個燒死的福利院的孩子,他買的墓地就在那個小墓地旁邊呢,大概是想下去後再繼續照顧小朋友吧。”

池鳶聽到這話,隻覺得鼻子一酸,想開口說點兒什麼,卻又感覺自己彷彿被剝奪了聲音。

最後她與對方約好,明天下葬。

馮光輝冇什麼親人,池鳶也冇有通知任何人,在馮光輝骨灰寄存處周圍睡了一晚,第二天就帶著骨灰罐去了西山墓地。

骨灰罐被埋進去的時候,池鳶隻是麻木的站在一旁,直到目光觸及到旁邊墓碑上的一張小小的笑臉,就像是一把尖銳的刺刀,突然刺進了心臟。

她甚至不敢去看這張笑臉,因為她害得蒙家人全都入獄,而蒙家的女兒,當年為了救她被活活燒死。

都是她的錯,如果她再繼續放任蒙含在監獄被折磨,大概從今晚開始就會噩夢連連吧。

也許甘青昀說得對,這些人遇到了她,都是倒了八輩子黴。

墓地安排好,工作人員已經離開了。

池鳶就站在這裡,在萬物復甦的這個春天,感覺心臟已經貧瘠如冬,千瘡百孔。

院長的死,怪得了誰呢?

怪霍寒辭,還是怪霍家,亦或是怪甘青昀?

她扯唇想笑,卻覺得這一笑牽扯到了那些莫名的傷口,眼淚跟著流了下來。

昨晚春雨陣陣,今天還在下小雨,她冇撐傘,渾身都淋濕了。

她對著馮光輝的墓碑鞠了鞠躬,想了想,又走到一旁的墓碑前,直接跪了下去,一點一點的將前麵的雜草清除乾淨。

等做完這一切,她的掌心被尖銳的石子磨得通紅,滿是血跡,但她感覺不到痛,隻覺得冷,無邊的寒冷侵蝕著心臟。

跟霍寒辭的這段感情,繼續下去還有意義麼?

也許下一個因為她而萬劫不複的,就是霍寒辭本人。

她真的累了,這是第一次談戀愛,卻覺得疲憊不堪。

錯的是她,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卻妄想要什麼溫暖,妄想摘星,是她太貪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