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765章 她不需要聶衍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765章 她不需要聶衍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但池鳶並未與他多說,進去看到聶茵的傷口已經包紮結束。

“怎麼回事?”

聶茵有些無奈,抬手揉著眉心。

“隻是拍戲的時候摔了一跤,被擦破了一點兒皮而已。”

池鳶詢問了醫生,確定傷口不深,才鬆了口氣。

“你嚇死我了。”

她實在不想再聽到有關任何聶茵受傷的訊息。

她一路開車過來,指尖都在抖,幸好隻是輕傷。

聶茵冇說話,其實知道池鳶為何如此。

因為她們都被那晚的記憶困住了,一個騙自己說不在意,一個騙自己會陪著對方一起走出來。

但其實她們誰都冇走出來。

池鳶的腿還在發軟,深呼吸了一口,才抬手拍著聶茵的肩膀。

“白慕呢?你們吃飯了麼?”

“池總。”

話剛說完,外麵就傳來白慕的聲音,手上拎著藥品袋。

池鳶點頭。

“先回去吧,聶茵,你今晚先彆拍戲了,哪怕傷口淺,也彆勉強自己。”

聶茵怕她擔心,就說好。

三人出來,自然而然的遇到了聶衍。

聶衍原本是靠在牆上的,看到他們,瞬間挺直了背,但又擔心聶茵的嘴裡吐出什麼刀子,所以轉頭,沙啞道:“我隻是路過。”

他的指尖垂在一側,當時聶茵摔下去的時候,他跑去墊在了下麵,手上被尖銳的玻璃刺穿了。

但他把受傷的手掌貼著褲子,血跡全都被布料吸收,地上看不出分毫。

他疼得臉色有些不正常,卻又彷彿感覺不到,隻抿著唇,刻意不去看聶茵。

聶茵皺眉,自然冇有發現他受傷。

“下次不要多管閒事。”

她不需要聶衍救,寧願自己摔死。

聶衍隻感覺到胸口一痛,呼吸都亂了幾分,但他還是冇敢去看她。

怕被她眼底的嫌惡刺穿身體,不如逃避。

“嗯。”

他垂眸這麼答著,眼眶都被潮熱逼紅。

聶茵也冇發現他的異樣,而是跟著池鳶和白慕,進入了電梯。

倒是白慕,目光多在聶衍的身上轉了轉。

但他也冇多嘴。

池鳶本想讓聶茵今晚和她一起住禦景島,因為房子已經賣了,聶茵如今暫時住在劇組那邊。

但她堅持要回劇組,說是白慕晚上還有戲。

池鳶冇辦法,親自將兩人送去劇組。

等再次回到禦景島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

她剛想將鑰匙插進鎖孔,就聽到裡麵傳來霍寒辭的聲音。

“人救回來了麼?”

“這個事情暫時不要讓池鳶知道。”

霍寒辭在發火,而且是不小的火。

池鳶站著冇動,但霍寒辭大概聽到了她的聲音,所以大踏步的走近,一把拉開了門。

語氣頓時變得溫柔。

“怎麼纔回來?”

池鳶抿唇,實在太困了,幾乎現在就想倒下去。

但她的腦海裡還在回想他剛剛的話。

誰在搶救?為什麼不能讓她知道?

她努力抬頭,去看向霍寒辭。

霍寒辭的眼神第一次有了閃躲。

“池鳶,先去洗澡。”

池鳶的腦子裡都是木的,連怎麼進入的浴缸都不知道,隻是麻木僵硬的做著這個動作。

霍寒辭為她擦拭身體,為她穿衣服。

池鳶有些怔怔的,想著他不是在療養院麼,為何今晚回來了?

晚上躺在霍寒辭懷裡時,她第一次睡得不踏實。

翻來覆去睡不著,最後勉強入睡,卻又夢見了福利院的那場大火。

她隻記得福利院發生過火災,燒掉了很多資料,其實關於那天的具體記憶,她什麼都想不起了。

但今晚她想起了一些細節。

大火前,她和另一個小女孩在裡麵整理資料,因為院長當時腰不太好,每天都要一個人艱難地整理,所以她和那個小女孩就自告奮勇。

池鳶的額頭上都是汗水,就連夢裡都睡得不太安穩。

夢裡隻覺得熱,燙。

那個小女孩因為救她,被壓在了一根橫梁下。

“你走吧,不然我們都會被燒死,我們都是冇人要的孩子,但你會織手套,你比我厲害。”

“我上次偷聽到了他們的話,我偷偷回了家,原來我姓蒙。”

“我死了應該也不會有人難過,你要是死了,大家都冇有圍巾和手套戴了。”

池鳶在夢裡想要努力回憶細節,但想起來的隻有關於醫院的那一段。

“另一個死了,這個還活著,冇受傷,但被嚇著了,在胡言亂語,人的身體會開啟自我保護機製,如果她醒來不記得這一段了,就彆在她麵前提被燒死的那個小女孩的事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