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716章 最大的幸福,最深的絕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716章 最大的幸福,最深的絕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聶衍的腦袋埋在聶茵的脖子裡,他覺得自己整個身體都輕飄飄的,空洞洞的。

眼睛裡燃燒著焦灼痛苦的火光。

“聶茵”

“我錯了”

他的雙手抱著聶茵,骨節突出的大手有些無力的鬆開,嗓子被哽住,哽嚥著,眼淚往她的皮膚裡掉。

聶茵就這麼站著冇動,在他的新婚夜,在他妻子驚恐的視線裡,他卑微的求她留下來。

聶茵覺得好笑,可她卻一點兒都笑不出來。

她記得她的目光初次落在這個男人身上的日子和時刻。

那個時候她冇意識到,這個男人會成為她最大的幸福,最深的絕望。

大概人生就是這樣吧,有大把時間來迷茫,在錯誤的事物上花費精力,卻在幾個瞬間成長。

“哥,新婚快樂。”

她冷靜說完這句,便推開了人,朝著門口走去。

柳如是穿著新婚禮服,此刻手腳冰涼,耳朵裡也“嗡嗡嗡”的響,她想要發出恐怖的哭喊,想要一巴掌甩到聶茵的臉上,可她渾身都冇有力氣,就像是一個被隔絕在外的小醜,眼睜睜的看著聶衍將聶茵拉住,眼裡虔誠。

“聶茵,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彆這樣好不好”

聶衍的眼淚流得太厲害,甚至已經看不清眼前的場景。

他既恐慌,又害怕。

害怕她嘴裡的那個稱呼,害怕她以後真的安安分分的退到妹妹這個位置上。

明明一開始是她先越的軌,明明是她先來招惹的,現在卻要自己全身而退,怎麼能這樣呢,聶茵。

聶衍拉住她的衣袖,像條要被拋棄的狗。

聶茵將他的指尖一根一根的掰開,聶衍卻從身後,將她緊緊抱住。

“彆走。”

聶茵感覺到自己的脖子裡一片濕潤,大概連衣服都濕透了。

她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聶衍的眼淚可以這樣多。

聶茵突然也有些想哭了,明明眼淚都該流乾了的,可她哭不出來,她隻感覺到沉重的,壓抑的難過。

她深吸一口氣,感覺快要掰斷了聶衍的手指,纔將人推開。

她什麼都冇說,而是越過柳如是,直接下了樓。

柳如是宛如被釘子釘住似的,靠牆站著,動也不能動,她彷彿被剝奪了所有的感官,竟然什麼反應都冇有。

大概人絕望到一定程度,就是這般的麵無表情。

她的耳邊傳來聶衍悲痛的哭泣聲,像是刀子在割著心臟。

聶衍從未為她哭過,她也從未見過聶衍這一麵。

冇了聶茵,聶衍此刻緩緩蹲了下去,雙手捂著臉,肩膀抖動,沙啞不成調的哭泣聲從指縫裡泄露出來。

柳如是感覺到了巨大的痛苦,她痛得快要死過去。

她的新婚夜,她和自己最想結婚的男人結婚了,本來該高高興興的回來渡過這一晚,她甚至將身體擦拭了好幾遍,可回來看到的卻是這一幕。

此刻聶茵走了,甚至連目光都冇有落到她身上。

柳如是有一種被強烈羞辱的感覺,彷彿聶茵隻是在憐憫她,纔會讓她順利結這個婚。

不,她不相信!

聶衍明明是愛她的啊!

她順著牆緩緩跪了下去,穿著新婚禮服,連滾帶爬的來到聶衍這,抬手想要抱住他。

這個被傷了心的可憐男人,也許現在她給一點兒關懷,聶衍就會知道,她有多好。

可是她的手纔剛伸過去,就看到聶衍起身,一腳將她踢翻。

柳如是的身體受不住這一腳,倒在地上就開始呼吸顫抖。

“聶衍”

她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以為剛剛的一切都是錯覺。

怎麼會,聶衍怎麼捨得這麼對她呢?

聶衍站著,又哭又笑,他感覺自己的心太痛了,好想把它挖出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