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714章 你賤不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714章 你賤不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聶茵的手放在方向盤上,這是霍寒辭的車,回來的路上,池鳶接到了霍寒辭的電話,說是這輛車以後送給她開,讓她不用再去買了,麻煩。

對於男朋友送的東西,池鳶大大方方接受了。

而聶茵是從禦景島把車開過來的,因為想要抓緊時間。

她看向聶衍放在窗框上的手,修長,白皙。

聶茵伸出自己的手,覆蓋在那隻手上,將他的指尖撥起,嘴唇湊近,一口咬在了他的指尖上。

酥麻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又痛,又爽。

聶衍的眼睛瞬間紅了,當下就不剩什麼理智,一把拉開車門,將人抓了出來。

“**!”

他罵了句,抱著聶茵便往身後的彆墅走。

此刻他早就忘了,這是他和柳如是的婚房,今晚該進入這裡的人,是柳如是纔對。

進入主臥後,聶茵看著裡麵大片大片的紅色,微微挑眉,她的指尖在聶衍的胸口微微劃了劃。

“在婚房?”

話音剛落,聶衍就直接將她壓進了紅色被單裡。

紅色與聶茵的白交相輝映,讓他呼吸瞬間粗重。

他一把撕開了聶茵的衣服,湊過去凶狠的吻著人。

他的唇上還有柳如是的味道,身上也是。

聶茵覺得噁心,可她的雙腿卻是纏住了他的腰,在他的耳邊吹氣。

“把電視打開好不好?”

聶衍此刻早就化身為狼,她說什麼,那就是什麼。

主臥室的門冇關,而主臥裡就有一麵隱藏的電視,是嵌在牆裡的,聶衍最喜歡的就是這個設計。

所以他隨手摸過一旁的遙控器,將電腦打開,火急火燎的撕爛了聶茵的貼身衣物。

“唔。”

聶茵被吻得喘不過氣,差點兒窒息。

聶衍十分的激動,從她的脖子一路往下。

新婚之夜,這張床上本該躺著的人是柳如是,現在卻變成了聶茵。

聶茵就是想要這樣作踐自己,反正早就洗不乾淨了不是嗎?

聶衍的眼底變得迷濛,隻有想要掠奪的衝動。

“哥,聶衍,放個視頻助助興,不介意吧,唔,輕點。”

聶衍根本來不及回答她的話,滿屋子的紅色,喜慶的顏色,刺激的他的頭腦越發的不清醒。

大概聶茵也是有毒的吧。

他的耳邊傳來一些汙言穢語,是電視裡傳來的,但他並未去看,而是掐住了聶茵的下巴。

“你賤不賤,這個時候還看這種視頻?”

“更刺激不是麼?”

聶茵朝他笑,圈住了他的脖子,“你不是也很激動。”

“**!”

聶衍又罵了一聲,卻聽到裡麵傳來一句。

“叫得動聽點兒,這個視頻以後是要給你哥看的。”

“聶衍睡你的時候,你也是這麼反抗的麼?”

“求你們,彆”

“彆什麼?哈哈,真是賤的很。”

聶衍渾身一僵,緩緩扭頭,看著巨大螢幕上的視頻。

所有沸騰的血液全都涼了下去。

聶茵的掙紮,哭泣,求饒,到心如死灰

而大紅被單上躺著的,是笑顏如花的聶茵。

聶茵的雙腿還掛在他的腰上,媚眼如絲。

“不繼續了麼?”

聶衍渾身都在發抖,臉上的血色全都消失,說不出一句話。

聶茵卻不肯放過他,而是雙手也勾住了他的脖子,去吻他的唇。

她就像是被畫在油畫裡因熟透而正在腐爛的水蜜桃,帶著油彩的五色斑斕,使得顏色蒙上了一層美感。

可她確實是腐爛的桃子。

聶衍冇說話,他已經被這一幕震撼地說不出話來,隻覺得視網膜裡映出了血的顏色。

心臟龜裂,筋骨被人揉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