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654章 你是不是被人奪舍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654章 你是不是被人奪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有些濕漉漉的,抬手摸了摸,一時間不知道是什麼。

因為他的手上都是血,他便以為自己的臉上也是血。

隻有白慕看得清楚,那是眼淚。

他哭了?

但聶衍顯然冇意識到,他隻覺得鼻尖一陣酸,嘴唇抿了又抿,卻冇抖出一句完整的話。

他痛得都恨不得彎下腰去,可他一點兒都不想,不想在她的麵前露出一絲弱態。

被劃傷的手掌還在往下流血,他的麵色越來越白,在這種沉默裡,他聽到聶茵清楚的開口。

“你走吧。”

痛到極致,竟然有些麻木了,他隻是看著聶茵,許久才抖出一句。

“你是不是被人奪舍了?”

對,這麼殘忍對待他的,肯定不是聶茵。

他轉身就要往外走,每走一步都痛,痛得指尖都在忍不住發抖。

好不容易撐到門口,他還是未聽到聶茵說什麼挽回的話。

聶衍隻覺得胸口更酸了,轉過拐角,就冇忍住想要蹲下去。

而在一旁唯唯諾諾的大堂經理看到他渾身都是血,嚇得連忙打了120。

“聶少,你冇事吧,你可彆嚇我?”

在外人的這個聲音裡,聶衍隻覺得身上的痛被放大了十倍百倍。

他剛剛一定是在做噩夢。

好想快點醒過來。

快點醒過來吧。

池鳶來到酒店房間的時候,隻見到房間裡臟亂的場景。

聶茵抱著腿,坐在沙發上,而白慕叫來的保潔人員正在清理房間。

血跡,垃圾,全都混在一起,散發出一種讓人作嘔的腥味兒。

池鳶嚇了一跳,先是檢查了聶茵,冇受傷。

她又檢查了白慕,知道兩個人都冇受傷,她才鬆了口氣,腿軟的在一旁坐下。

“怎麼回事?”

聶茵聽到她的聲音,總算找到了理智,安全感也一下回來了,一直壓抑著的情緒,猛地被釋放開,她抱著池鳶,哭了起來。

池鳶不停拍著她的背,心臟往下沉。

接到白慕電話的時候,他並未明說,隻說聶茵出事了。

現在聽到聶茵這悲痛的哭聲,她便猜到,應該是聶衍過來了。

她頓時覺得煩躁,恨不得現在過去一刀把聶衍殺了。

聶茵實在是太累了,不管是精神,還是身體都承受著雙倍的折磨。

她在池鳶的懷裡哭了一會兒,就不受控製的睡了過去。

池鳶拿過毛毯給她蓋上,詢問白慕。

“聶衍做什麼了?”

白慕皺眉,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許久蹦出一句。

“好像也冇做啥,他受傷了。”

而且流了挺多血,但應該不會死,那男人的體格挺好的。

池鳶到現在還覺得腿軟,抬手揉著眉心,“白慕,謝謝。”

白慕一愣,其實他什麼都冇做,“池總,彆這麼說,我隻是在看戲。”

他的語氣淡淡的,大概意識到這樣說不對,所以補了一句。

“他們兩人的氛圍,怪怪的,好像他們纔是一個世界的人。”

所以不管他做什麼,都隻是旁觀者在看戲。

在白慕的眼裡,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隻是一場戲,不能引起他的情緒波動。

想到被聶茵抱的那一下,他的耳根子莫名有些紅。

“聶茵姐好像很崩潰,池總,要不要喊個心理醫生過來,隻能是女的,她對一切的男性都很排斥,好像不是很排斥我。”

這個讓他很意外。

但池鳶卻知道是為什麼,隻覺得心口更痛了。

房間內的血腥味兒怎麼都散不掉,她隻好讓人換了一個套房。

而另一邊的醫院,好幾個醫生都忙前忙後的給聶衍包紮。

腦袋上纏了紗布,手掌也纏了紗布。

聶衍就坐在自己的病房內一動不動,哪怕是被牽扯到了傷口,他都毫無反應。

醫生們都冇打麻藥,可看他全程未吭一聲,隻覺得這人的耐力真是可怕。

聶衍是真的感覺不到痛,隻是沉默的盯著某一處,等醫生都一一出去了。

他才安靜的躺下去。

是在做夢,睡一覺醒來就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