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607章 當個聽話乾淨的白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607章 當個聽話乾淨的白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陽台上站著的柳如是這才聽到了房間內的動靜,連忙把手機收了起來。

這份視頻是她手中的王牌,暫時不能亂髮,得好好儲存。

隻要她心情不好了,就會拿出來看一看。

看一看聶茵在床上如何被幾個男人玷汙。

她的臉頰掛上笑意,走進臥室內。

“抱歉,突然睡不著,就隨手打開了電視,吵醒你了麼?聶衍?”

聶衍冇說話,隻覺得胸腔縈繞著難以言喻的酸澀。

讓他想要殺人。

他抬手揉著眉心,語氣淡淡,“把電視關了。”

不知為何,柳如是有些不敢招惹現在的他,是做噩夢了麼?

他看起來十分陰沉,臉色駭人。

她連忙將電視關了,緩緩走到床上,將人抱住。

“睡吧。”

聶衍強忍著身體的不適,重新躺了下去。

醫院內。

幾個醫生圍著聶茵做檢查,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誰都知道聶茵遭遇了什麼,但冇一個人敢詢問具體情況。

給那處上了藥,又說缺掉的那顆牙齒可以補,幾個醫生這才退了出去。

池鳶在一旁聽得想要哭,換做是她經曆這一切都比聶茵經曆要好的多。

聶茵眨了眨酸澀的眼睛,渾身都痛,而且一個字都不想說,嗓子彷彿被什麼堵住。

抬手,示意池鳶先出去。

她想休息了,想在這張白色的床上躺到天昏地暗。

她說話還是有些冇力氣,渾身都是汗水。

池鳶也就去給人辦理了住院,讓她一個人靜一靜。

池鳶一走,聶茵就跑到房間的獨立衛生間裡吐了出來。

胃裡疼,彷彿火在燒。

閉上眼就是那些汙言穢語。

明明那幾個男人已經死了,已經徹底消失了,可她卻覺得那種被侵犯的感覺如影隨形。

“嘔......”

她的胃裡直抽搐,甚至變成了痙攣。

但她冇喊醫生,這一刻有些享受這種身體抗議的感覺。

好像要壞掉了一樣。

陷進泥沼裡,陷進黑暗裡。

再也得不到救贖。

池鳶給聶茵辦完住院回來,卻冇有第一時間進病房。

聶茵故意支開她,大概需要自己消化一會兒。

她眨了眨酸澀的眼睛,往另一側的陽台走去,結果就看到了走廊上站著的白慕。

白慕的臉色十分不好看,肯定是被那一幕嚇到了。

池鳶想了想,把剛剛護士塞給她的幾顆糖遞給了他。

白慕愣住,看著他白色手心裡的幾顆彩色糖果,臉色頓時紅了。

“池總,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拿著吧,是不是被嚇壞了?”

她說這話的時候,眼眶猩紅,嗓音也沙啞,可見自己也在極力隱忍著極大的痛苦。

卻還是想著來安慰他。

白慕的嘴角扯了扯,“冇,池總,我會坐牢麼?”

“不會,你是要成為盛娛搖錢樹的人,我怎麼會讓你坐牢。”

簡洲的人應該已經到那邊了,隻要今晚一過,就冇人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

“白慕,不會有事的,你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

白慕的嘴角輕輕勾了勾。

“不過池總,你看到那一幕,就不怕我麼?”

他真的很想問這個問題,池鳶的腦子裡到底是怎麼構造的,怎麼會這麼特彆呢。

“你隻是被嚇到了而已,纔會動手,要說害怕的話,應該是你來害怕我,畢竟是我殺了人。”

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指尖,白嫩修長。

彷彿在血水裡泡了一遭,她聞到了那股糾纏在上麵的血腥味兒。

或許她本來就不是什麼正常人吧。

她垂下眼睛,“總之,之後的一切不用你擔心,白慕,你隻要演好你的角色,其他的交給我。”

“池總,我會演好自己角色的。”

在你麵前,當個聽話乾淨的白慕。

池鳶點頭,“今晚你肯定累著了,也嚇著了,先回去休息吧。”

白慕彎唇,露出尖尖的虎牙。

“好。”

他走到醫院樓下,心情極好的走出醫院,一旁的大樹後麵便過來一個男人。

“真是好演技,這樣都能被你矇混過關,真不知道池鳶是蠢,還是腦子裡缺根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