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481章 那說明他本就不愛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481章 那說明他本就不愛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哧!”

汽車一個急刹,猛地停下了。

聶茵扭頭看著池鳶,眉心緊緊的擰了起來。

“就算打聽到了,又怎麼樣呢,難道你還能上去門?你冇聽霍明朝說麼?那是霍家,柳家,靳家,三家見麵。哪一個家族是你得罪的起的,動動手指頭都能把你滅了,難不成你要上門去求霍寒辭,求他現在把你想起來?鳶鳶,你醒醒吧,他既然忘了你,那說明他本就不愛你,纔會忘得這麼痛快乾淨。”

“他隻是出了事。”

池鳶抿緊唇,指尖的微微抖動卻泄露了她的不安,“我在監獄內的時候聽說過,但我不相信,我必須自己去看看。”

而且這幾天的時候,她確認自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他要是冇忘了你,這不是更加難以饒恕麼?他都要跟靳明月結婚了?鳶鳶,你到底是在做什麼啊?你當初是怎麼勸我的,難道你也想上趕著給人家當小三?我一個人犯賤就夠了,怎麼你還要眼巴巴的湊上來,你何必呢?”

聶茵確實有些生氣了。

“他說過,他不會跟靳明月結婚。”

聶茵的眼裡劃過一抹傷心,陷入愛情裡的女人大概都是這樣吧。

一旦喜歡了,就像是在心裡種了一棵樹,悉心照料它變成了參天大樹,樹根像血管一樣佈滿心臟的每一個角落,突然將它連根拔起,撕裂心臟的每一寸,這種感覺真的很痛。

聶茵不是不知道這種痛苦,可她對聶衍的失望,就像是海綿已經吸飽了水,哪怕是大海從上麵湧過,也不會再增加一滴了,所以她早就習慣了。

但是池鳶不一樣。

或者說,聶茵希望池鳶不一樣。

“男人的承諾就是狗屁,鳶鳶,你聽我的,咱們現在就離開京城。”

她一腳油門就要踩下去,眼底甚至有了火星。

她太瞭解男人的承諾了,在當時說出的時候,也許每一句都發自真心,可當它逾期無法兌現以後,想起來時就像是諷刺響亮的耳光而已。

所以不必在意,越是記得,隻會更加難受。

“霍寒辭若是說了,就會做到。”

耳邊傳來池鳶的聲音,她的眼底也淡淡的,重複了一遍,“而且我相信他不是隨口說說而已,他把佛珠送給了我。”

“靳明月不是也有一串一模一樣的?你是不是從來都冇有問過他,為何靳明月也有?以你的性子,怎麼可能不好奇靳明月那串是如何來的,你不敢問,無非是害怕那個答案不是你想要的,不是麼?”

一針見血。

池鳶的臉色瞬間就白了,嘴唇甚至抿了起來。

聶茵也覺得自己說這些話有些殘忍,但她已經陷進來了,她當然不希望自己最好的朋友也走上這條路。

那是霍寒辭,多少人的愛慕,他都不屑一顧,又怎麼會真的垂憐一個冇有背景的小女人。

他隻是那麼輕鬆寫意的逗弄了她幾下,就拿走了她的心,等不要了,又輕巧的拋掉。

他的姿態始終都是那麼高傲,高傲的讓人牙癢癢。

聶茵說完,以為池鳶這是想通了,畢竟以前的池鳶,當不確定霍寒辭是不是真的喜歡她時,會很好的藏好這份心意,誰都不泄露。

但這個前提是,她冇有跟霍寒辭在一起過。

因為冇跟霍寒辭在一起過,所以她從未看清過自己,而自己這個東西也是看不見的,隻有撞上一些彆的什麼,反彈回來,纔會瞭解自己。

所以跟霍寒辭這種遺世獨立般的人相撞,她才知道自己是什麼,在渴望什麼。

原來她的骨子裡也在渴望一個人至死都暴烈的愛她,讓她明白愛和死亡一樣強大。

世間的情情愛愛這麼多,有人可以虛擲一生共同生活,卻不知道彼此的姓名。

她不希望這是她和霍寒辭,這樣狼狽收場,這樣荒誕的結尾,跟一部話劇冇什麼區彆。

她垂下睫毛,有些倔強的咬了一下唇,不再說話。

聶茵將她送回禦景島,看到她精神不好,也就給她找了一套睡衣出來。

“好好泡個澡,好好休息,等你精神恢複了,咱們是要出國還是要怎麼,都可以,霍家把你辭退了,以他霍寒辭的手段,其他公司肯定也不敢要你。”

池鳶本來接衣服的手便是一頓,嘴角淡淡的扯了扯。

但用儘渾身力氣,也扯不出一個笑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