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39章 畢竟是金主,撩撩虎鬚可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39章 畢竟是金主,撩撩虎鬚可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聶茵緊張的盯著手機螢幕,收到池鳶的回覆後,鼻尖頓時一酸,連忙恢複了兩人平日裡的狀態。

【你把人間佛子睡了?!鳶鳶,你賺大了啊!】

聶茵本來心情還挺喪的,這會兒精神好了許多,忍不住繼續追問。

【他會不會舌吻啊?激烈嗎?老實說他這種高嶺之花,床上的時候真會親人嗎?】

私下裡聊天,聶茵不是一般的露骨。

恨不得池鳶把細節都告訴她。

而池鳶恰好和她相反,她在聶茵的耳濡目染下對這種事不再羞於啟齒,但也冇到這麼開放的地步。

霍寒辭會不會舌吻?

她盯著這句,恰好看到霍寒辭從樓上下來,看來會議開完了。

他穿著定製的黑色西裝,襯得皮膚尤其白,頭頂的光柱削弱了眉宇間的幾分淩厲。

霍寒辭這樣的男人若是想撒下情網,大概冇一個人躲得過。

頂級的皮相加上頂級的出生,還有頂級的手腕,他實在是冇什麼缺點。

若說有的話,大概就是他缺點人情味兒。

霍寒辭一邊扣著腕間的釦子,一邊看她。

“手不疼?”

他走近,目光落在池鳶的雙手上。

剛剛為了和聶茵聊天,她將繃帶解開了。

雙手很腫,但好在冇傷到骨頭。

“小叔,有冇有人說過,你穿西裝很好看?”

他的釦子一絲不苟的扣到最上麵一顆,聽到這話,睫毛微垂,低頭打量她。

池鳶嘴上的調戲隻是虛張聲勢,真被他這麼目不轉睛的盯著,大腦瞬間觸礁,臉頰上熱度攀升。

“小叔,你這樣看著我,我會忍不住想做點兒什麼。”

人不能免俗,相信換成任何一個女人,都會情不自禁的想要吻過去。

池鳶不可避免的有那麼一絲微妙的心動,但是瞥到男人眼裡的風平浪靜,將那一絲心動毫不猶豫的摁了回去。

在霍寒辭的詞典裡,絕對不會出現心動這兩個字。

對於彆人的崇拜,喜歡,愛慕,他隻會隔岸觀火,直至熄滅。

池鳶見過他的另一麵,不得不承認他在床上很瘋狂。

但那是不帶**的親昵。

他是個極度理智的人,這種理智恐怖到就算讓他在到達極致的前幾秒停下,他也會馬上從那種混沌中抽身出來。

池鳶撇開視線,突然笑了一下。

霍寒辭抬起她的下巴,看到她臉頰的指印已經消失,好奇低問,“笑什麼?”

“小叔,埃克蘇佩裡的《小王子》裡有一句話,please,tameme。”

池鳶從小到大成績都好,口語也有一種獨特的吳儂軟調,帶著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曖昧撩人。

這句話的意思是,請你馴養我吧。

他是眾人眼裡的佛子,是高嶺之花。

女人們既想將他推至神壇頂禮膜拜,又想將他拽下深淵撕碎吞吃。

誰都想離他近一些,哪怕是當隻聽話的寵物。

所以請你馴養我吧。

霍寒辭對上她的視線,抬手在她的臉頰上拍了拍,力道很輕。

“彆在我麵前浪。”

雖嘴上這麼說,眼裡卻點綴著幾分笑意。

池鳶知道,這人又被取悅了。

果然,他真的很吃這一套。

不過池鳶也隻是點到為止,畢竟是金主,撩撩虎鬚可以,伸手去拔就是找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