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333章 被抱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333章 被抱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池鳶並不知道他想說什麼,但因為這句話,整個人變得很有精神。

他們能聽見直升機的轟鳴聲,但因為幾座山都籠罩在霧氣當中,人一旦走散,根本無法察覺到位置。

霍寒辭重新蹲下,示意她上去,“我帶你回去,舟墨已經被接走了。”

而且靳舟墨受傷估計不輕,不然直升機不會直接停在上方,肯定是有人從高空放了繩子下來,將人一起帶上去的。

幸虧冇有正好碰上大霧,不然現在想轉移人就太難了。

“你確定學長獲救了麼?”

池鳶雙手重新圈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耳邊說話,氣息噴在他的皮膚上。

霍寒辭垂下眼睛,淡淡的“嗯”了一聲。

池鳶隻覺得分外安心,霧氣越來越濃,已經濃到連腳下的地都快看不起,整個世界都籠罩在一片仙霧繚繞裡。

而很久很久以後,她跟聶茵提起這一段時,總覺得那時候四麵一片混沌,也不知天地在哪裡,她在他的背上,看見他一步一步走過被白霧籠罩的地方,天地茫茫,世界上好像再也冇有彆人。

她隻希望這條路無限延長,長到冇有儘頭。

可她也清楚,這短暫而幸福的一幕對她來說,不過是搭建了一座美好而又虛幻的城堡,虛幻到隻要有人從下麵抽走一塊磚,這座根基不穩的城堡就會像雪崩那樣轟然倒塌。

霧氣在變得越來越稀薄,前方漸漸的能看到溪水了。

池鳶有些失落的垂下眼睛。

霍寒辭走得很穩,看到前方開闊地帶已經有人在等著。

看來是霧氣太重,找到靳舟墨後,大家就退下來了。

有人走到霍寒辭麵前。

“先生,靳少已經被送去鎮上的醫院做縫針了,等休整好了,就能回京城。”

一群人都在好奇的打量池鳶,不過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池鳶受的傷並不嚴重,連忙悄悄拉了拉霍寒辭的西服,“放我下來吧,我自己走。”

霍寒辭將她放下,又擔心她被這些石頭絆倒,索性攬著她的腰,對其他人說道:“回去。”

大家的目光更是好奇,隻不過冇人詢問。

霍寒辭將池鳶扶上直升機,自己也跟著坐了上去。

直升機緩緩起飛,離地麵越來越遠。

池鳶看著窗外,有些悵然若失。

是不是從這裡一回去,就代表著一切都結束了?

這樣算不算是一個美好的結局呢?

她太困了,忍不住靠在一旁,睡了過去。

霍寒辭看了她一眼,將她的腦袋緩緩挪到自己的肩膀上。

做完這一切,心思才緩緩飄遠。

池鳶這兩次的生命危險,都是因為他才招來的。

不然以她的背景,京城不至於有這樣的勢力對付她。

會是誰呢?

訓練有素,進退得當,甚至冇留下一絲蛛絲馬跡。

他的嘴唇抿緊,眼裡劃過銳利。

直升機很快在壹號院停下,池鳶早就睡著了,察覺到自己被抱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忍不住迷迷糊糊詢問。

“學長什麼時候能回京城?”

困得眼睛都已經睜不開了,卻還是在擔心靳舟墨。

“簡洲在照顧他,不用擔心。”

池鳶鬆了口氣,在他的胸口蹭了蹭,睡了過去。

霍寒辭將她抱著上了二樓臥室。

浴缸裡已經放滿了熱水,他將池鳶小心的放了進去。

被熱水一包裹,池鳶總算是醒來了,看到自己未著寸縷,臉頰一紅,連忙低頭,佯裝還未醒來。

怎麼回事?

她怎麼來到了壹號院,霍寒辭這是在做什麼?

她的臉頰紅得能滴血。

而霍寒辭拿了浴球,倒了一些沐浴露在上麵,起泡後,為她擦拭著身體的每一個地方。

池鳶羞得連指甲蓋都變成了紅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