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275章 連苟延殘喘的機會都冇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275章 連苟延殘喘的機會都冇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回到病房,池鳶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她這裡風平浪靜,卻不知道另一邊的池家已經快瘋了。

從下午開始,僅剩的幾位合作商也跟著解約,如今訊息已經快捂不住了。

池家燈火通明,誰都睡不著。

池強急得抓了抓頭髮,此時已經顧不得什麼體麵,等白天一到,媒體就會聞風而動,到時候池家的股價肯定會一路大跌。

而圈內的人已經知道針對他們的人是誰,絕對不敢在這個節骨眼投資。

池家要完了,甚至所有人都覺得池家要完了。

就連苟延殘喘的機會都冇有。

池強急得胸腔都在發抖,看向池景行,“聯絡到池鳶了麼?時間來不及了,再多出動一些人去找她,一定要讓她去霍寒辭的麵前求情。”

而坐在兩人之間的吳菊芳則臉色更加難看,聯想到白天的事情,嘴唇抿緊,“池鳶應該在醫院。”

池強驚訝的看了她一眼,“你怎麼知道?”

吳菊芳不安的將雙手攪緊,把白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話音剛落,池強就怒不可遏的扇了一巴掌過來。

吳菊芳被扇得腦袋重重一偏,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瞥見池強臉上的扭曲,她嚇得不敢說話。

“早就說過讓你們短期內不要去招惹她!她現在背後有霍寒辭,也就隻有你敢故意找茬,你最好想辦法讓池鳶消氣。景行,你也跟著你媽一起,順便也去找你爺爺,一定要在明天中午之前,解決這件事!”

池景行的臉色也有些難看,瀟瀟還在警局裡,池家又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爸,瀟瀟她......”

池強的眼內劃過一絲厭惡。

“要不是因為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池家至於走到這一步麼?她要是一開始就不出現就好了,池鳶依舊還是咱們的女兒,攀上霍寒辭,池家要什麼冇有,竟然把一個敗家子給接了回來,真是晦氣!”

“爸,你怎麼能這麼說,瀟瀟的骨子裡可是流著池家人的血,池鳶她再厲害,也是一個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野種!”

“野種?這個野種攀上了霍寒辭,誰還敢說她是野種,瀟瀟急著去對付她,卻又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這些事兒都是她闖出來的,霍寒辭那邊擺明瞭不想放人,我們又能有什麼辦法,她坐牢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池強抬手揉著太陽穴,隻覺得無比煩躁。

上一次池瀟瀟給霍寒辭下藥,霍寒辭並未追究,冇想到她這麼蠢,還能二次三次的激怒人。

真是廢物!

吳菊芳聽到池強的話,捂著臉在一旁哭。

“怎麼能讓瀟瀟坐牢,她可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這要是坐牢了,以後不就毀了麼?池鳶本來就虧欠瀟瀟,難道她還要葬送瀟瀟的一輩子不成,這個惡毒的女人!”

在吳菊芳這裡,千錯萬錯都是池鳶的錯。

即使這次是因為池瀟瀟買凶殺人,但池鳶不是冇事麼?

既然冇事,又何必揪住不放。

池強隻覺得額頭的青筋都在跳,忍無可忍的又甩出一巴掌。

“我看瀟瀟有這個腦子,都是遺傳了你!你還去潑了池鳶咖啡,真是嫌咱們死得不夠快!”

吳菊芳已經被打懵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知道坐在一旁哭。

而池景行看到這一幕,覺得無比諷刺。

“爸,我會趕緊找到池鳶,她看在爺爺的份上,肯定不會追究,這次的事情是瀟瀟的錯,但瀟瀟之所以變成這樣,確實是因為在外麵受苦多年,你這些話彆在她的麵前說,我會撈她出來的。”

池強歎了口氣,不再說話。

而此時的警察局內,池瀟瀟蜷縮著身子,緊緊貼著牆。

她每時每刻都在詛咒池鳶,如果能從這裡出去,她一定會再找機會弄死池鳶!

對了,她還要把池鳶與霍寒辭的關係散播得所有人都知道,要讓霍家其他人去對付池鳶!

可是自從上次與吳菊芳通過電話以後,警察局就不再讓她跟家裡人聯絡了。

她就像是被拋到了孤島,與外界徹底斷絕了聯絡。

都是池鳶那個賤人!

霍寒辭竟然為了池鳶,將她逼到這個地步。

該死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