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239章 我不可能需要他庇護一輩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239章 我不可能需要他庇護一輩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昱很想得到靳明月的青睞,恨不得使出渾身解數去完成任務。

靳明月是他心裡最完美的女人,如果能喜歡他,該多好。

他掛了電話,馬上從床上起來,特意穿了一身嶄新的西裝,拿著鮮花便去了醫院。

昨晚外麵就有小道訊息,說池鳶住院了,有人在醫院看到了她,還有一個男人。

薑昱看到這些訊息,是不屑的,想著池鳶果然是離不開男人。

他來到醫院的前台,報上池鳶的名字。

前台看了一眼他的長相,想到霍先生臨走之前交代過,不能透露病人池鳶的任何問題,所以她禮貌微笑。

“很抱歉,先生,醫院裡並冇有叫池鳶的病人。”

薑昱的眉心捏緊,難道得到的訊息有誤?

“你再好好查一查。”

護士裝模作樣的又查了一遍,依舊得出的是同樣的答案。

薑昱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拿著花走出了大廳,給自己的手下打了電話。

“查查池鳶在哪兒,我要她的位置。”

而樓上,池鳶已經醒了,看著窗外的景色發呆。

聶茵拎著早餐推門進來,看到她手腕都包著,連忙關上門。

“我聽說了,你把柳如是氣暈了,就這還能活著出來,能耐啊。”

聶茵的嘴上陰陽怪氣,但眼神卻小心翼翼的檢查她的渾身上下,看到她情況不算糟糕,才鬆了口氣。

“鳶鳶,早上柳家那邊傳出訊息,柳如是又進醫院了,聽說這次的情況比昨晚更嚴重。”

池鳶的嘴角扯了扯,勾起嘲諷的弧度。

聶茵坐下,將粥餵了過去,“我猜柳家不會善罷甘休,霍寒辭早不出國晚不出國,偏偏在這個時候離開。”

池鳶咳嗽了兩聲,用虛弱的聲音開口,“彆這麼說,我不可能需要他庇護一輩子。”

聶茵一頓,許久才攪拌著碗裡的粥,“你不喜歡霍寒辭?”

“不是不喜歡,而是不敢去喜歡。”

麵對霍寒辭這樣的男人,誰都會心動,到如今還能冇陷進去,大概隻有池鳶能做到。

聶茵輕笑了一聲,眼裡都是苦澀。

“鳶鳶,你果然跟我不一樣,我以前總說,等你到了我這個地步,就會知道我為何要在聶衍的身邊委曲求全,現在看來,你大概不會到我這地步了。來,喝粥,咱們不說男人。”

池鳶點頭,剛吃完半碗,病房的門就被人一腳踢開,渾身都是火氣的聶衍闖了進來。

他的身後還跟著一臉無奈的靳舟墨。

聶衍的目光似鬼目螢火,重重落在池鳶身上,上前一把便抓住了她的手腕。

池鳶的手腕還有傷,被這麼一抓,傷口崩開,紗布上滲透了星星點點的血跡。

“池鳶!你跟我走,你必須去如是的病房門口道歉!”

聶衍對其他女人向來不會溫柔,更何況這個女人是他討厭的池鳶。

身後的靳舟墨握住了他的手腕,不讚同的皺眉,“聶衍,你先冷靜一下。”

“我怎麼冷靜!如是她現在還在搶救室裡。”

池鳶疼得臉色都白了,整個人被拉得差點兒跌下床。

“嘭!”

聶茵看不下去了,直接將剩下的半碗粥直接扣在了聶衍的腦袋上。

世界頓時安靜,聶衍下意識的便鬆開了手腕,隻覺得腦袋頂上熱乎乎的。

他看向聶茵,許久才找回聲音,陰惻惻的開口,“你找死?”

聶茵深吸一口氣,將他往外推,“你最好還是先去看看你的未婚妻,我怕她撐不過這次,直接嗝屁了。”

話音剛落,聶衍將聶茵拉了出去。

池鳶起身想下床去追,卻被靳舟墨按在了床上。

“彆去追了,他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一個外人摻和什麼。”

“可我擔心......”

“池鳶,你自己的臉色更難看。”

靳舟墨的語氣很溫柔,看到她手腕的紗布在滲血,按了一旁的鈴,叫醫生過來。

而走廊的儘頭,聶衍將聶茵推進洗手間,鎖上門後,直接將自己的腦袋放在涼水下衝。

等上麵的粥衝乾淨了,他才一把拉過聶茵的手腕,將人壓在洗手檯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