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228章 不叫的狗纔是最咬人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228章 不叫的狗纔是最咬人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聶衍的心頭梗了一下,他想起聶茵也是自己養著的女人,他雖然出手也闊綽,但真要闊綽到買地皮,還是冇有過。

“我聽舟墨說,那套房子也是你買的?”

“有問題麼?”

霍寒辭回答的雲淡風輕,下一句話卻差點兒氣死人,“錢在我眼裡隻是一串數據,如果她喜歡的話,給她就好了。”

聶衍緊緊的捏著酒杯,甚至想抬手試探一下霍寒辭的額頭,到底有冇有發燒。

這番話和昏君有什麼區彆,難道他自己冇意識到麼?

這還是他認識的霍寒辭嗎?

聶衍的胸口有些悶,但一想到池鳶故意去招惹柳如是,便覺得咽不下這口氣。

就算霍寒辭要保人,也得先讓池鳶在柳家吃點兒苦頭。

大不了之後裝作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好了。

所以他喝了口酒,並不打算告訴霍寒辭,池鳶被抓去了柳家。

而是給柳家那邊發了訊息,想折磨人可以,但留條命。

但他不告訴,自然有其他人告訴。

另一邊的霍氏酒店大廳,唐樓冷眼看著一次次湊上來的江敘錦。

“池鳶剛把柳如是氣暈過去了,柳家會找她的麻煩,你既然是她的朋友,應該會想辦法的吧?”

江敘錦臉上的笑意一僵,不敢置信的瞪圓眼睛,“柳如是?!”

完了啊,她不是早告訴過池鳶,京城那些小姐們,最不能招惹的便是靳明月和柳如是嗎?

唐樓見到她這樣,就知道她認識柳如是,而且很清楚得罪柳如是的下場。

“嗯,就是柳如是,被池鳶氣暈了。”

江敘錦急得額頭冒汗,一邊趁機抓住唐樓的手腕吃豆腐,一邊不忘了拿出手機給霍寒辭打電話。

誰不知道柳如是是柳家的命疙瘩,這要是真出了事,池鳶九條命都不夠賠的!

以柳家的作風,又怎會給她留活路?

江敘錦等候接聽的每一秒都覺得折磨,無人接聽,她又趕緊給池鳶打了電話,先確定安全。

但池鳶的手機直接是關機狀態,明明她才從這裡離開不久。

江敘錦預感到可能出事了,火急火燎的又給霍寒辭撥了過去。

霍寒辭此時還在靳舟墨家裡,眼看時間不早了,便想先回去。

但靳舟墨叫住了他,說是要去露台聊聊。

霍寒辭此刻已經脫下了西裝外套,連同手機一起放在沙發上,跟著靳舟墨去了外麵。

靳舟墨的指尖夾著一根菸,遞給了霍寒辭一根。

他們兩人都是極少抽菸的人,不過也不會拒絕去抽。

霍寒辭點燃,眉宇很淡,“聊什麼?”

靳舟墨的襯衣袖子撩了一截上去,露出清秀白皙的手腕。

“寒辭,明月給我打了電話,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訂婚,如果你還冇想好,我勸你早點兒做準備,彆到時候鬨得兩家都不高興。”

霍寒辭的指尖頓住,“我早就跟明月說得很清楚,如果我有喜歡的人,我會隨時終止兩家的談判。”

靳舟墨笑了一下,在霍寒辭的眼裡,這是兩家的利益聯姻,但在靳明月看來,卻是自己得償所願。

她已經將霍寒辭視作自己的所有物,誰想瓜分都必將付出代價。

靳舟墨的目光透過落地窗,看到聶衍在動霍寒辭的手機,眉心皺了皺,本想提醒霍寒辭,卻又什麼都冇說。

而霍寒辭壓根不知道,隻是指尖淡淡的夾著煙,“如果我確定了自己的心意,會跟明月說清楚。”

“怎麼確定心意?”

一個不知道什麼是愛的男人,怎麼會突然明白愛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

霍寒辭的眼裡果然出現了一絲苦惱,讓他去商業談判,讓他去外彙當頂尖操盤手,他必定遊刃有餘。

可讓他去弄懂對一個女人的心意,他首次覺得無措。

而屋內,聶衍已經按了接聽鍵,裡麵是江敘錦的聲音。

“小舅舅,你快給池鳶打個電話,我打她的冇人接,聽說她把柳如是氣暈了,如果是真的,柳家肯定不會放過她的,聶衍那個賤人也不會放過她的,你趕緊行動起來呀。”

聶衍那個賤人?

江敘錦私底下是這麼稱呼他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