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16章 要不帶上你的金絲雀一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16章 要不帶上你的金絲雀一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金絲雀這三個字,滿是揶揄,就連打量在她身上的目光,都如同毒蛇吐出的信子。

霍寒辭隻是輕輕攬了她一下,便放開了,彷彿片刻的溫柔不複存在。

或者本來就是池鳶看錯了。

龍舌蘭日落的經理畢恭畢敬的走了過來,“霍先生,聶先生,酒水已經送去包廂了,請。”

聶衍嘴角一勾,“寒辭,要不帶上你的金絲雀一起?”

這裡距離龍舌蘭日落的大門很近,但他們要去的包廂和眾人很遠。

龍舌蘭日落雖是頂級的銷金窟,但這裡也是分等級的。

像霍寒辭,聶衍這樣的人,會去更後麵的那棟樓。

和瘋狂的舞池不同,那裡環境優雅,更適合風花雪月或者是談論商戰江湖。

池鳶知道自己不該去,作勢就要往後退,卻看到大門那裡進來兩個人,是霍明朝和池景行。

池景行是池鳶的大哥,但因為池鳶十歲纔來到池家,兩人的關係並不親近。

而且池景行和吳菊芳一樣,都對池瀟瀟表現出了極大的好感。

如今池家交到了池景行的手上,他每次出差回來,對池瀟瀟的禮物必定精心挑選,但對池鳶,無非是售貨員隨口推薦購買的一件東西。

池景行在池家的時間並不多,他在外麵有自己的彆墅,聽說還有固定的床伴。

但池鳶總覺得這人喜歡的是池瀟瀟,因為她見過他們接吻。

應該是池瀟瀟養在魚塘裡的一條魚。

池鳶往後退一步,連忙背對著他們,埋進了霍寒辭的懷裡。

霍明朝也見到了霍寒辭,態度變得恭敬,“小叔。”

他的臉色有些焦急,因為瀟瀟在這裡遇到了麻煩。

打完招呼就要離開。

但站在他身邊的池景行卻點點頭,喊了聲,“霍總,久仰大名。”

接著池景行的目光轉向聶衍,微微皺眉,“聶總,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你。”

池景行去年一整年都待在國外,跟聶衍在一場收購上交過峰。

聶衍這個名字在京城很有威懾力,因為他從不給對手留麵子。

和霍寒辭的矜貴冷漠不一樣,他做什麼都帶著一股子狠勁兒。

他是火,張揚暴虐。

而霍寒辭是冰涼的水。

火熱烈,水清冷。

火高調,水低調。

十幾年前,霍寒辭和聶衍第一次見麵,聶衍就說自己要火燒南極洲。

南極洲是冰封之地,是水的極致,常理上水能滅火,但聶衍敢說自己要火燒南極洲,隻要足夠猛,就能把水耗乾。

但兩人最終也冇打起來,因為霍寒辭去了華爾街。

如今他們站在一起,想來關係不一般。

池鳶這個時候總算回過神了,這位應該就是聶茵的哥哥。

思索間,耳垂被一隻帶著涼意的指尖捏住揉搓。

她渾身一激靈,整個耳朵頓時紅了,溫度節節攀升,熱得口乾舌燥。

霍寒辭的動作,讓其他三個男人都看向了池鳶。

霍明朝是第一個開口的,“靳小姐回國了?”

靳小姐這三個字,讓池鳶臉上的紅潤消散了許多。

上流圈子裡,冇人不知道靳家那位名媛。

驚才絕豔,並且一直致力於研究,聽說和霍家兩位老人的關係很好。

當年霍家要和她聯姻,被她拒絕了,出國進了研究院,一直被眾人奉為美談。

難道她拒絕的,是和霍寒辭的婚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