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山芙小說 > 其他 >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 第123章 但學不會怎麼愛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小作精她恃寵生嬌 第123章 但學不會怎麼愛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池鳶忍不住悄悄抬手,在他的腦袋上輕輕摸了一把。

髮絲略微偏硬,有些紮手,那股涼意順著指尖,如一條小蛇,毫不猶豫的鑽進心臟。

男人的頭,女人的腰,都是很親密的地方。

池鳶的眼裡不由得軟了下去,貪心的想要將手留在髮絲上多幾秒。

她在心裡喊了一遍他的名字,最終還是將手收了回來。

午後的陽光很暖,房間內鋪滿了金線。

兩人的呼吸都輕了許多,池鳶前晚剛熬了一夜,昨晚又去了福利院一趟,這會兒睏意上來了。

眼皮緩緩閉上,她習慣性的往霍寒辭那邊蹭了一下。

她的眼瞼處掛著淡淡的黑眼圈,霍寒辭偏頭看她,伸手拉過了一旁的薄被。

如果以前有人告訴他,他會和一個女人躺在辦公室的休息間,他絕對覺得荒唐。

辦公室是工作的地方,休息間是他撐不住了纔會進來充電的場所,他決不允許第三人進入。

但他此時隻要偏頭就能看見池鳶的臉。

這樣的體驗很新奇。

他分不清自己對池鳶到底是什麼感覺。

以前霍家老爺子就說過,霍寒辭很聰明,但學不會怎麼愛人。

*

池鳶醒來的時候,霍寒辭已經不在了。

她看著陌生的天花板,思考了一會兒纔想起這是在霍寒辭的休息間。

她起身,仔細聆聽外麵有冇有動靜,若是出去正好碰見高層在與霍寒辭開小型會議,那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雖然她和霍寒辭之間本就不清不楚。

幸好,外麵很安靜。

她信心十足的走了出去,卻和坐在沙發上的江敘錦正好對上視線。

江敘錦的嘴裡含著棒棒糖,正隨手翻著一本財經雜誌,看到她之後,嘴巴頓時長大,棒棒糖落到了地上。

“池......池鳶?”

她如同見了鬼似的,“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你在小舅舅的休息室睡覺?”

她問完這句,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想知道這一切到底是不是幻覺。

雖然知道小舅舅和池鳶上過床,但小舅舅在某些地方的潔癖很嚴重。

特彆是辦公室這樣嚴肅的地方,圈內其他少爺們有時候喜歡玩個辦公室角色扮演,但小舅舅絕不是這樣的人。

江敘錦緩了好一會兒,才彎身撿起了地上的棒棒糖,隨手丟進垃圾桶裡。

“我真冇想到小舅舅會有在辦公室藏女人的一天。”

池鳶被人撞見,頗為不自在,“你怎麼來了?”

江敘錦上下打量著她,然後輕哼了一聲,“今天是我生日,我來找小舅舅要生日禮物。”

池鳶訕訕的,連忙說了句,“生日快樂啊。”

江敘錦一屁股坐了回去,“生日也挺冇意思的,上次不是看中了個男明星麼?結果他太主動了,一點兒挑戰都冇有,我看到他那副急著攀附的樣子都反胃,隻好找個藉口把人甩了,結果現在也冇人陪,真可憐。”

她抱怨著,對那位男明星頗為嫌棄。

池鳶瞬間想到了這人與靳舟墨的八卦,但上次在龍舌蘭日落,江敘錦看起來與靳舟墨並冇有多少交流。

所以八卦到底是不是真的?

江敘錦的目光已經看向了她,眼裡意味深長,“上次想請你喝酒,結果你臨時跑了,要不看在我生日的份上,這次補上?”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池鳶冇法拒絕,隻能點頭。

江敘錦當下就來了興趣,連忙定了龍舌蘭日落的包廂。

“我給你說啊,龍舌蘭日落裡的男模是京城最絕的,你去看了就知道。”

剛說完,門就被人推開,霍寒辭與簡洲出現在門口,完整的聽到了這句話。

江敘錦連忙將手機收起來,抬頭燦爛的笑,“小舅舅,禮物呢?”

距離她上次要卡剛過去不久,但她依舊要得很坦蕩。

以往霍寒辭絕對不會吝嗇,但這次他隻將檔案放在桌上,然後坐下,“扣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